这是有意引导还是当时绘画地图的人根本就没有意识的到的一个错误?

    萧云不相信巧合,这一定是有意的把燕玲双和万剑威引入死地,因为这群人身上带的粮食仅仅够三天的食用,三天之后,所有的人岂不是非要饿死、渴死?

    燕玲双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向万剑威道:“威哥,从地图上看我们走的完全没错,但是却一直在这里绕圈子,难道这是鬼打墙?”

    万剑威本就是一个粗人,一直的看着地图,眉头都皱成了一个疙瘩,他又那里看得出这里面的虚实?

    “难道要困死在这里?”万剑威轻声的道。

    他这话本是有些自言自语的意思,但是让身后的萧云等人听到可就是完全的变了味道。

    此时很多人都在一旁休息,燕玲双和万剑威身边的人并不多,虽是不多但这影响也足够大了。

    万剑威的声音没有传多远,但是很快他的话所有人都知道了,所有的人都围了过来。

    萧云高举右手大声道:“众位同门,莫要慌张,或许是你们听错了,有两位师兄、师姐在,我们怎么会死在这里,请大家静一静,马上师兄、师姐就会有了对策。”

    余下之人虽然有些心慌,但却也是无可奈何,在萧云的安抚之下终于又到一旁休息去了,因为她们一点忙都帮不到。

    萧云造足了势,俨然已经成为了这群新人的代表,他的身后站着其余三十六人,如此就有了与燕玲双和万剑威对话的资格,因为他代表的是三十七人,而不是单独的一人。

    萧云道:“万师兄、燕师姐,能不能把这幅图给我看看?”

    万剑威的额头上的青筋暴起,都快顶成两个角了,刀仅仅是出鞘一半就被燕玲双挡了下去。

    她也恨萧云,这个时候就不要来添乱了,但是她很清楚,萧云杀不得啊。

    现在的萧云是那群新弟子的代表,杀了萧云就等于在那剩余的三十六人之中失去了威信。

    燕玲双微笑着,将那地图取了过来,“萧师弟啊,你看得懂这么复杂的东西吗,若是不懂,师姐知而不言!”

    燕玲双的双眼之中带着笑,其实乃是嘲讽萧云涉世未深,不懂装懂,更是有一种警告的韵味,让他知道谁才是师兄、师姐!

    萧云假装不懂,伸手接过地图仔细的端详着,而燕玲双的眼中的笑终于消失,冷哼了一声,与万剑威站在一旁!

    萧云看着这地图,这里应该是整个阴风谷的入口处,是通往六道总坛所在地的总枢纽,无论从哪里进谷,这里是永远也绕不过去的。

    换句话讲,这里本来就应该是葫芦口的最窄之处,所有人都必须通过这里然后才能进入谷内,严格的说这里其实还不在谷内!

    萧云看了半晌,脑海之中浮现出自己的那份地图来,两者一对比很快就发现了问题的所在,因为他们现在已在了谷中,而且是进入到了一个绝地之内。

    “师兄、师姐我发现这地图有个问题!”

    万剑威和燕玲双眼中露出了疑惑之色,看着地图,“师弟,可是发现了什么问题?”

    萧云指着地图上他们走过来的小路道:“师兄、师姐可是瞧见这条路了,这就是我们走进来的地方,但是在条路上却有一个分支,开始寻路的时候我就见到过,两条路的方向正好相反!”

    燕玲双点了点头,“确实是,当时我还在怀疑,但按照地图所绘,还是走上了这条路,难道是那时候我们就走错了路?”

    萧云道:“从地图上看我们这里应该是进入山谷的必经之地,我们手中有图尚且迷路,而那些先前闯进来的人他们手中大多没有这地图,他们怎么不迷路?”

    萧云的意思很明白,如果这里是正确的路,即使是迷路在此绕着圈子,那么会有更多的人闯入这里,绕着圈子,早晚都会遇到其他人。

    但是现在却没有,就像是这三十九个人与世隔离了,一个人也没有遇到,这已经很说明的问题。

    “我们走上了一条极其隐秘而且人迹罕至的道路上了,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还见到白骨累累,血染石路,可是现在这里几乎没有一个尸骨,这里面当是一个无人发现之地,这恐怕不是一个失误!”

    “你是什么意思?”万剑威对这个“失误”理解有了错误,在他听来是萧云在责怪他带错了路。

    燕玲双却是不这么想,因为萧云的话触动了她的心思。

    这幅地图可谓是门派至宝,不仅仅是在门派之中,就在在武林之中也是绝密的珍贵宝物,除了那些多次参与正魔大战的大宗派之外,外人根本就无从获得,说这地图乃是无数先辈的鲜血绘制成的,一点也不过分。

    这样珍贵且秘密的地图,武林中该不会有更多的人拥有,而很遗憾的是燕玲双和万剑威都属于这更多的人之一。

    按照两人在昆仑派的地位,想要拿到这幅地图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两人却是实实在在的拿到了地图。

    燕玲双看着地图眉头紧皱,这地图的材料很奇怪啊。

    这副图该是数代昆仑派前辈以生命绘制成的,少说也有几百年的历史了,虽说这不是原图,但至少按照最近的一次修改,也是二十几年了。

    二十几年的时间总可以刻画下岁月的痕迹,即使保存的再好!而这幅地图却是全新的!

    这是最近才有人绘制成的,这或许根本就是一张假图,是一张把所有的人都引入绝地的假图。

    “威哥,这幅图你到底是从那里得到的?”燕玲双问道。

    “是代掌门段师兄亲手给我的,说有了这张图就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糊涂!段惊羽的话你也相信,若这张图是真的,他就应该亲自来寻回那件东西了,怎么可能让你我拿到?”

    燕玲双很后悔,她很后悔不该完全的相信丈夫,他也知道丈夫一向是头脑简单,但自己确是没有问他这副图是哪里来的,就全然的相信了。

    已经走上了绝路,责备已经改变不了事实,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解决问题,萧云等人该怎么解决眼前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