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的剑缓缓的出鞘,剑身弯曲,犹如蛇形,剑身寒光如水!

    剑出鞘不足一半,已归鞘,因为他看到了万剑威、燕玲双夫妻的脸色已经变的惨白!

    萧云没有出剑,仅仅是将剑拔出了一半,又归鞘,却是早已震惊了两人。(书=-屋*0小-}说-+网)

    萧云的剑没有这么大的威力,但是对这两人却有着巨大的震慑之力,这把剑在两人的心中已经成为了心魔!

    先要征服你的人,必先破去你骄傲的心!这就是云傲老师所传授的本领,不战而屈人之兵乃是大善!

    “可是还想与我一战,我不想造此杀孽,但是有些人不想活的话,我是不在乎让我的剑饮血!”

    “你···你···”万剑威和燕玲双脸色惨白,却是说不出话来。

    “臣服于我,等我有朝一日成为昆仑派的掌门少不得你们的好处,你们就是我的心腹,如何?”

    这是赤·裸·裸的利诱!

    萧云先是显露出自己的云梦柳宝剑,亮出自己的本事,这是威逼,再加上许诺的利诱,威逼利诱之下顿时让万剑威和燕玲双的心思百转!

    臣服还是反抗?

    反抗必死无疑,臣服说不定还会飞黄腾达,这简直就是无从选择了!

    但是要让两人就这么心甘情愿的臣服,两人的心中也完全的不是滋味!

    “你们或许现在心中有些不舒服,但是当我掌控了整个昆仑派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你们今天的选择是多么的正确!”

    萧云的身上释放出一股霸绝的凶煞之气,说话间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变化,有一股藐视天下的意味,就像是皇者高坐金銮殿俯视众臣。

    这就是萧云服用的那神秘的东西所带来的力量,萧云总感觉那是一种皇者俯视众臣的感觉,那东西就是皇者的代表!

    顿时万剑威和燕玲双被这种气势所折服,他们现在只能对萧云仰视,臣服已经成为了必然。

    萧云站在山顶之上,他的手中提着云梦柳,背后却也是背着一把剑,这把剑从外表看平平无奇,没有什么起眼的地方,但却是被萧云背在了身后!

    山风呼啸,吹起他的衣衫,衣衫猎猎做舞,显得萧云更加的潇洒俊逸!

    他的身后站着一男一女两人,男的伟岸女的飒爽,正是万剑威和燕玲双。

    萧云俯视着大地,大地的轮廓清晰可见,这地貌看起来就是一个圆形的。

    高低起伏不平的地貌,以及高过人的杂草,同时还有枯树、乱石,也难怪众人会迷失在这样的环境中。

    萧云不懂阵法,看了半晌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倒是看到了与自己等人同来的那些人,他们正百无聊赖的或作或躺在草丛中!

    萧云无奈的摇了摇头,就在此时眼中却是一寒!

    他发现了远处的草丛一阵的晃动,那晃动的草丛前进的速度很快,同时一道血影在草丛之中乍现,瞬间又隐遁到了草丛之中,血影已经不见,只留下不断晃动的长草!

    这异状不仅仅是萧云看到了,就是他身后的万剑威和燕玲双也看到了!

    “那是什么?”万剑威指着刚才那道血影经过的地方道。

    “不像是个人,但他的确是个人!”萧云看着那草丛晃动的地方,眼睛眯了眯。

    “那是在圈外,我们现在很安全,但是一旦走出这个圈,我们可能会面对这个东西,这个人很可怕!”燕玲双说道。

    萧云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燕玲双说的没错。

    “万大嫂,可是想到了出去的办法!”萧云道。

    自从燕玲双和万剑威表示臣服萧云之后,两人就和萧云和解,唤萧云为云弟,而萧云称呼两人为万大哥、万大嫂!

    “这里的地势我们不能更改,而且这个圈看起来不大,若是深入其中,就会知道他很大,所以利用地势我们根本就出不去!”

    “地势无法利用,那么只好利用环境,我看到了一条路!”萧云淡淡的道。

    “我也看到了,只是这条路有些不好走!”燕玲双道。

    “哪里有路,我怎么看不到,又怎么的不好走?”万剑威问道。

    燕玲双白了自己的丈夫一眼,“你跟着走就行了!”然后又对萧云道;“云弟,可是有了法子?”

    萧云点了点头,而后身形拔起,向着那群休息的人飘去,随后万剑威和燕玲双也飘飞了下去。

    萧云的身形降落了下来,顿时引起了众人的注意,这些人谁也没有想到萧云居然还会如此高明的轻功。

    萧云向众人拱了拱手,“叫众位师弟久等了,我们已经寻到了出去的路,现在我就带大家出去,出了谷,到了谷外,我们就安全了。”

    众人顿时大喜,紧紧的围绕在了萧云的身边。

    萧云又道:“现在我需要一根绳子,一根很长的绳子,现在这里的草很长,又很韧,我需要用它变一根草绳。”

    这其实很简单,萧云所有需要而且还是要就大家性命的,众人自然是不敢怠慢了。

    武器每个人都带了一把,只不过是防身之用,但是很多人都知道带了也没什么用,但是现在却已经派上了用场。

    用刀剑割草,却比杀人还要麻利的多!

    长绳很快的编完,其实这条绳子并不算很长,因为太长了这势必就是一种累赘,东西不在长,够用就行!

    萧云的剑不能丢出去,这是他视为生命的东西,所有他借了一把,这些人根本没有把剑看做多么重要,说借也就借了!

    剑缚在了草绳之上,萧云看准了方向,用力的掷了出去!

    剑上附带着气劲,鲜红如血,最是显眼并且确保剑在掷出之后不会收到风和草木的影响而改变前进的方向。

    在草绳快被用尽的时候,剑上附着的气劲也消散殆尽,剑落地,斜插在了地面之上。

    “沿着绳子走,如此就可以确保不会受地势和环境的影响,可以一直的走出去!”

    “好办法!”燕玲双虽然看出了这条路,这条没有人走过的路,但是如何能够消除地势和环境的影响她还没有想到,没想到萧云已经做到了。

    这条路的确不好走,而且路上有时候会出现大的坑洞沟壑甚至是一条河流拦住去路。

    好在路上没有遇到大山阻挡,当然萧云选择这条路的时候也是选择了没有大山阻隔的,否则这条路该怎么走?

    貌似是寻到了走出迷魂阵的法子,只是萧云他们又真的可以安全的走出这片绝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