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万剑威和艳玲双在绝地之内寻找到了走出去得法门。

    一路上有惊无险,三十九人前来,结果只回去三十六人,有三人不幸遇难,其中一人被毒蛇咬伤,抢救无效死亡,那毒蛇很怪,咬人无痛,到毒发的时候才发现,却是错过了最佳的救援机会,不过还好总算是救了其他四个被咬的人。

    还有两个人死了,其中一个不慎落到了沟中,头正碰到了一块突出的石头上,登时就死了,还有一个更倒霉,摔了一个跟头,却是被自己的剑插死了。

    死了人,自然也就心情不畅,整个队伍都沉寂了起来,一层恐怖的阴影笼罩住了这些人,因为下一个时刻还不知道谁会死。

    不仅仅是这些人就是萧云也有一种极其压抑的感觉,他还记得那到血影!

    离得太远了,萧云也没有看清,但是那道血影的大概轮廓他倒是看到了,那样子的确不像一个人,但看体型又完全的是一个人!

    那人就在附近,至少是在这个圈子的边缘上,如果那神秘的血色人影离得众人足够远,那草丛的晃动和那道血影萧云也看不到,但是他真真确确的看到了,那只能说明那神秘人就在附近。

    终于走出了圈子,萧云心中对比着自己的那副地图,知道再向前行不长的路就会走出阴风谷。

    萧云必须要入阴风谷,但是绝对不会拉上这么多的无辜,既然已经收复了万剑威和燕玲双,有他们在,当是可以确保这些人的安全。

    萧云看着众人都很疲惫,选了一个地势比较平坦的沙地,叫大家休息,拿出饮食补充一下体力,不远处一条小河流淌,河水清澈,潺潺有声。

    有两个女性弟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了看不远处的河水,顿时心中一喜,上前而去。

    萧云看着这两个人也没有说话,河水清澈,收到阳光照射也没有什么异样,同时他也检查过这河水,应该是无毒的。

    虽然是毒雾胀气弥漫之地,处处都要小心,但也不代表着所有的食物、饮水都不能用,因为这里面还有六道魔教的人在生活过。

    人能生活的地方自然有着他们必须的资源,不可能处处都有毒!

    两个女弟子看着清澈的河水顿时大喜,伸手在水中拨弄着,阵阵清凉传来,让两人顿觉舒爽无比!

    两人用水洗着脸,又欢喜的泼水打闹着,此时其中一女在靠近岸边的河水中似乎勾到了什么东西,象草一样,但却是比草更加的纤细和坚韧、柔滑!

    那女的一愣,把抓到的东西给一把拽了上了,那东西居然很是沉重,若不是这女子自小就喜欢武艺,经常演练,练就了一身力气,否则还拉不到这东西!

    东西拉了上来,这女子顿时一声惊叫,把手中的东西狠狠的扔在了水中,原来水中居然漂浮着的是一具尸体,一具男尸。

    这女子惊叫声顿时惊动了萧云众人,燕玲双和万剑威同时飞身而起,萧云只是手握在了剑柄之上,却没有动!

    萧云不能动,这里的人中只有三个人有一战之力,两人已经离开,若是自己再走,余下的人岂不是就没有了保护!

    萧云到了此时仍然是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他也必须保持清醒,因为这里面的危机不仅仅是来自六道魔教,还有来自同为武林正道的各大门派以及散人。

    调虎离山这样的手段,萧云不得不妨!

    只是一个死人!看他的衣服穿着就是武林中人,这是一个刚刚闯进来不久的武林中人!

    这人是怎么死的?

    万剑威把人拉了上来。

    与此同时萧云护送着众人也到了河边,看到了河边草地上躺着的尸体!

    尸体尚未腐烂,这说明他也是刚死不久的,只是这个人的脸色苍白,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这个人身上难道是没有血?

    在这个的脖子上有一个伤口,这伤口不是刀伤更不是剑伤,伤口上有着清晰的牙齿印,这是啮咬的伤口!

    恐怖顿时笼罩在了众人的心头!

    能来到这里的人至少没有多少是怕死人的,同时大多数人手中都死过人,毕竟这是武林,一言不合拔刀相向乃是家常便饭,更有许多人就是杀了人之后才跑了出来,想加入门派,寻求庇护的!

    不怕死人,但是不代表着这些人不惧死亡,刀光剑影他们是见惯了,但是活生生的被咬死这就很恐怖,更何况是被吸干了全身的血液?

    这里有什么怪物?

    不知道的威胁才是最恐怖的,所有的人都感到了恐惧,即使是萧云也不感到了阵阵的不安!

    山顶上仅仅是一瞥,那道血影的速度简直就是快的不可思议,但是毕竟离得远,中间又有重重阻隔,到底这人的速度有多快,萧云心中还是没有一个衡量的标准。

    就在此时萧云感觉到了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同时他的双眼瞪圆,手上青筋暴跳。

    他看到了一个血影在河底迅速的闪过,刚刚还是在很远的位置,仅仅是一个血点,但是下一时刻这血点就变成了血影,而且已经到了众人的不远处!

    “小心!”

    萧云的话刚一出口,人已经电射般的向着河中的血影冲去,同时手中的剑一扬,借助了剑的摆动之势,云梦柳骤然出鞘。

    拔剑诀如同电闪一般的施展了出来,其势如电,其猛似巨石砸落,其利如毒蛇噬咬···这一剑萧云几乎用了九成以上的力量。

    “拔剑斩!”一剑斩出气势犹如摧山断岳,劲气激射笼罩住那道血影。

    一道血影扑来,带着无边的威压,似是一面血山向着萧云撞来,同时一只血色的手掌就像是地狱的来者向着云梦柳拍来!

    一击,仅仅一击就将萧云强势的一剑拍撒,威力无匹的剑气顿时被轰的四散!

    萧云几乎用尽了全身力量的一剑就被这一拍化解,同时那股绵绵大力就像是滔滔大河翻涌,一浪叠一浪,一重接一重的拍击过来!

    明明就是一掌,却能发出多重的掌力,这是什么武功?

    那人一掌将萧云的剑拍开,同时连绵不绝的掌力带起大蓬的血色气劲向着萧云拍来,顿时萧云连人带剑都被掀飞了出去。

    萧云身子旋转着倒飞了回来,而那血色人影并非追杀萧云,而是身形一转已经扑止岸边,将岸边的一人拉入水中!

    那人连喊都没喊一声就被拖下水,同时血色人影拉着那人完全的沉入水底,可见一道清晰的血色人影拉着一人在水底急行!

    危险危险危险,萧云等人刚出绝地又缝强敌,不知后果如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