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被那血色人影打的身受重伤,眼见不支之际万剑威和艳玲双赶到,刀剑出手两股劲气席卷向那血色人影。

    那血色人影“呱呱”怪叫一声,身上的血色气劲一个膨胀,顿时刀剑气劲被化解消散。

    同时两只血色手掌轻描淡写的将刀剑拍飞了出去,不仅如此,那血色人影大手一挥,两只手按在了两人的胸口之上,只需内劲一吐,两人就会被震成肉泥!

    就在此时萧云的剑光一闪,一道血光狂霸无比的席卷而来,让他来不及下杀手!

    想要杀死万剑威和燕玲双那血色人影也不是做不到,但是需要付出一些代价而已,为这两个蝼蚁一般的存在而让自己受伤,这种交换亏得很!

    那血色人影随即收手,虽然未增加内力,但是这一击的力量也是不小,而且掌力绵绵连接不断,把两个人整个都轰飞了出去,空中两人鲜血狂喷,就像是下了一场的血雨,两人摔倒与地,再也爬不起来!

    那血色人影张开大口一吸,漫天的血雨就像是百鸟归林一般的被吸入口中,同时他发出了两声“呱呱”的得意叫声。

    那血色人影身上的气势陡然间膨胀起来,似乎萧云给他制造的创伤都已经愈合一般,气劲凝聚就要向萧云再次击来!

    “呵呵,你···逃的很快···居然跑到这里来了!”一个娇柔的声音传来,同时一道血色人影飘然而至,这道血影还远但她的声音却已经传了过来!

    先前的那血色人影一听这声音发出了充满恐惧的“呱呱”怪叫声,血影如电,钻入草丛之中急速的遁走!

    萧云身上的血色气劲消散,同时他感到胸中极度的不适,浑身的骨头都似断了一般,说不出是哪里疼,因为浑身都在痛!

    萧云忍受着身上的不适,手握宝剑看向那后来的人。

    只见她一身的血红衣裙猎猎做舞,长发过膝妖艳血红,在脑后随风飘摆,远远一观像是天女降凡,又似是修罗浴血归来!

    萧云没有看清这人的脸,但是他的心中却是没有来由的一暖,他突然间感觉到一股极其熟悉的气息,这气息让他忍不住的一颗平静的心狂跳不止,暖暖的,甜甜的,多么温馨的感觉!

    萧云说不出这是一种什么滋味,他一见这女子,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想要一头扎进这女子的怀中大哭一场,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见到了母亲一般,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我怎么会对这女子产生这么奇怪的感觉?

    这女子身上罩着的血色气劲消失,一绺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

    她弯弯的柳眉,一双明眸勾魂慑魄,秀挺的琼鼻,粉腮微微泛红,滴水樱桃般的樱唇,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嫩滑的雪肌如冰似雪,身材绝美,妩媚含情,宜喜宜嗔。

    她看起来柔柔弱弱,就像是身居闺中的少女,哪里又像浴血修罗!

    萧云看着这女子,眼神被她深深吸引,他的心跳越来越快,有一种不能遏制的趋势!

    那女子脸上带着笑容,甜甜的笑,笑的让人沉迷,笑的让人迷醉····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完美无瑕的女子?

    那女子背后一个朱红色的盒子斜背身后,随着她的走动,左右摇摆,更显的这女子如风中的杨柳,柔弱而美丽!

    那女子的笑容收敛,转而浮现出了淡淡的怒意,“你这人毫无礼,怎的如此盯着人家看!”

    萧云一震,顿时清醒了过来,尴尬,真是无比的尴尬,让他红了脸,低下了头,但是眼光仍旧是瞟向那女子。

    “随我来!”那红衣女子说着慢转身姿,人已向前走去。

    萧云脚迈出一步,却又止住,他回头看了看万剑威和燕玲双,见两人已经服了丹药,正盘膝打坐练功疗伤,心终于放下,迈步赶了上去。

    这女子脚步不快,看起来是莲步轻移,但是萧云轻功卓绝却是追赶不上!

    女子身形拔高,几个起落已到了一处山坡之上!

    “你····叫什么名字?”那女子背对着萧云缓缓的开口道。

    “我叫萧云,姐···姐···你不记得我了?”萧云嘴角之上带着笑容。

    “姐姐···?”那女子犹豫了一下,仔细的看着萧云,却是想不起来!

    萧云伸手从怀中掏出一物,那是一块小小的铜牌,上门刻画着天道联盟的标识,同时刻画着几个字:冰宫不泪天!

    红衣女子眼睛眯了眯,看着萧云,脑海之中回忆着有关这个男子的所有记忆,只是很可惜,他没有想起来!

    “我想不起你,不过···我喜欢你叫我···姐姐,其实我也是有一个弟弟的···呵呵···”那红衣女子笑着道。

    “你不记得我了,姐姐?可是我记得你,永世不忘,因为没有你我早就死了,你的出现就像是神女将世、菩萨降临,让我有了重生的机会!”萧云的眼中已经泪水涟涟!

    谁说有泪不轻弹,那是未到伤心处,伤心不见到会哭,萧云很坚强,但是这种幸福的落泪,他从来没有过,这是他的第一次!

    “我记得我见到姐姐的时候是在距离天道城不远处的一个废墟之中,我不知道我怎么到了那里,但是我却在那里见到了姐姐···,那时候的姐姐一脸的哀伤,从来不会笑,那时穿的是白衣···如雪的白衣···”

    “那时候姐姐给了我这个铜牌,送我到天道山,而且还教会我一门很有用的内功心法逍遥决!”

    “哦,我想起来了,呵呵····还真是弟弟啊!”那女子的嘴角之上露出了一丝让人玩味的笑容。

    “你还活着···很好,没有辜负我对你的期望!你在这阴风谷中可是得到了什么奇遇?”那女子淡淡的问道,似乎是再问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没有什么奇遇,反而是危机重重,我们刚入阴风谷不久,反而陷入了迷阵绝地,好不容易走了出来,却是遇到了这个怪人!”

    “姐姐知道这个怪人?”

    那女子一直的背对着萧云,嘴角的微笑消失,但是随后又浮现出了神秘的微笑,“不认识,不过对他修习的功法很好奇,你也会这种功法?”

    萧云皱了皱眉,“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功法,偶得一件异物吞服下后,就自然而然的会了!”随后萧云讲述了一下自己的奇遇经过。

    “真是巧啊,呵呵···那姐姐告诉你,你所施展的功法叫血气觉醒大法,而你施展的那一剑也有个名字叫做嗜血斩!”

    血气觉醒,嗜血斩?萧云有些震惊,姐弟重逢,或许是命运的安排,或许就是天意,该来的总会来,躲也躲不过,改变他一生命运的人再次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