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向萧云解释:“那姐姐告诉你,你所施展的功法叫血气觉醒大法,而你施展的那一剑也有个名字叫做嗜血斩!”

    “其实你早该胜利了,他应该已经死在你的剑下了,只是可惜你错过了最佳的攻击时机!”

    那女子缓缓扭头,见萧云眉头紧蹙,知道他是在思考自己是如何错过了最佳的攻击时机,不由得心下满意。

    她的头缓缓的扭回,嘴角之上又浮现了神秘的笑容。

    “你爆发的一击出乎了他的意料,这一招你得手了,你就应该趁胜追击,将起斩杀在次,但是你付出的代价就是硬接他那一击!”

    “以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果实,这是实战之中必不可少的,而且在战斗之中尽量的不能把招用老,尤其是在群战之中。”

    “群战之中需要的精力很大,所有你要珍惜每一份的气力,尽量用最少的力量达到目的,举个例子给你,你一剑斩断了敌人的咽喉,这敌人已经死了,所以你没有必要再加上些气力把他的头砍下来,懂吗?”

    萧云似懂非懂,点了点头,但是心中也是怀疑“难道她看到了自己方才的血战不成?”

    那女子就像是一个老师细心的教导着萧云,教会了萧云很多不明的东西,这个时候萧云突然觉得自己的见识实在是太短浅了,现在他虽然武功上未得寸进,但是他的整体的实力可以说是上了一个新台阶!

    “萧云,姐姐告诉你,你的力量太弱了,这阴风谷极度的危险,不适合你,听姐姐的话,还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的好,除非····你也有了意境,才有了一搏之力!”

    意境!又是意境!

    “姐姐看出你是一个踏入了半意境的高手了,但是缺少指点,姐姐就指点指点你,不过能不能领悟就看你的悟性了!”

    那女子说话间豁然转身,数道血红色的劲气骤然间爆发出来,向着萧云激射!

    萧云大吃一惊,他根本就没想到这位可亲可爱的大姐姐能够突然出手,在他心中这么柔弱而又美丽的姐姐该当是不会武功的才对,大家闺秀也难有这般风采!

    但是她的确是出手了,这大大的出乎了萧云的意料之外,疏于防范!

    即使他有所防范又能如何?这女子的出手速度真是太快,快的让萧云感觉这劲气就是凭空出现的一般!

    当萧云发现红芒闪动感觉到劲气波动的时候他已被血色光芒包裹!

    天地血牢!这才是天地血牢!

    数道劲气骤然爆发,而后劲气一个扩散被拉成一个血色膜胎,就像一个笼子一样将萧云笼罩!

    萧云相信如果这劲气不扩散出去的化,定然会将自己洞穿!

    现在萧云只能凝聚气劲,能够尽可能地凝聚,但却做不到将气劲拉深延展!

    分散了的气劲还有它该有的威力吗?

    劲气之所以强大那主要是凝聚度高,如果一分散这凝聚度也就随之下降,同时劲气分散开来,劲气的量就会少,没有了相应的劲气量又怎么能凝聚出高凝聚度的气劲?

    事实上让萧云大跌眼镜,这看起来薄薄的一层血色光幕将它罩住之后,开始收缩!

    无论这女子处于什么目的,被人控制住总不是一见好事,更不是一见愉快地事情!

    萧云的劲气爆发开,一拳轰在了那血色光幕之上。

    他想象的血色光幕轰然破碎的场面没有出现,甚至这光幕连晃动都没有晃动!

    萧云也不着急,毕竟他也只用了两成的力量而已!这倒不是他瞧不起这女子,而是他觉得,自己这样的内力只需要两成力就足于把这光幕轰碎,力气用的多了,反而是浪费!

    这就是方才那女子教授给她的战斗理念!一切做到恰到好处就行,没必要过多的浪费气力!

    但是他的两成力如泥牛入海,没有激起一点的涟漪,这薄薄的一层血色光幕居然连晃都没有晃动一下!

    力气继续加大!

    但是萧云无论如何激发自己的内劲,都不能攻破这道薄薄的血色光幕!

    很快萧云就感觉到了不对,这层薄薄的血色光幕之中的气劲凝聚度相当的高,看似极薄,但是气劲的量一点也不少,凭借自己的力量很难的打破!

    这女子有如此凝聚度的气劲,若是罩住自身那么这层护身罡气就是她的保护层,她就是站着让自己攻击,也伤不得她半分毫!

    “即使是在高的凝聚度气劲其中也有缝隙,只是你看不到而已,仔细的盯着这层气劲光幕融入到这层气劲之中,你就会发现不同!”

    这话说出了简单,但是要做到却是不易!

    “你现在在哪里?”那女子突然见吻了这么一个奇怪的问题!

    萧云被天地血牢围住,在他的眼中就是一个血红色的世界,同时随着天地血牢的压缩,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似乎自己正被一座大山压着,四面八方都涌动着无穷的压力!

    “我···在···山顶!”萧云抗拒着全身的压力勉强的说着。

    “你在山顶吗?在吗?你仔细想想,你现在还在山顶吗?”

    “我难道不在山顶?我在哪里?”萧云心中疑惑着!

    “你不在山顶,你在哪里啊?”那女子又是这样的问着。

    “在姐姐的···天地血牢之中!”萧云感觉到浑身的气血都流通不畅,巨大的压力让她的每一寸肌肉都酸疼无比,每一节骨头都“咔咔”作响!

    “你也不再天地血牢中啊,你在哪里呢?我也不知道啊,你知道你在哪里吗?”

    外面传来一阵阵的女子娇笑的声音,声音渐渐的远去,但是萧云的身上压力一点也没有减轻,反而是越压越紧!

    “我在哪里?我不在山顶,我也不再天地血牢之中,那么我在哪里?”

    “我在这里,但是我又不在这里····”萧云的脑海之中“嗡”的一声似乎是抓到了什么,但是冥冥之中却很遥远和模糊,让他看不清楚,一时之间心中大急!

    “我在这里,但是我又不在这里···,那么我在那里?”萧云心中的明悟又是加深了一重,眼见那遥远不可触摸的神秘存在就要触手可得!

    “啵!”

    仅仅是一声轻响,那薄薄的血幕骤然碎裂,同时萧云的眼前大亮,他果然还是在山顶而且眼前还有一把明晃晃的宝剑!

    突来的一剑打破了薄薄的血幕,竟是将萧云的参悟打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