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地血牢之中萧云终于窥视到了端倪,已经参悟到了意境的真谛,就像是窗外的太阳,光明就在眼前,没想到突如其来的一把剑突然把天地血牢打破,他的参悟也终于终止。

    这把剑他很熟悉,而且还仔细的参详过,这是丰小依的剑!

    是丰小依击碎了那层薄薄的血色光幕,让萧云的参悟骤然间打断,在之后萧云再也难以抓到那种奇妙的感觉!

    参悟不仅仅是需要条件,还需要一定的时机、运气,缺一不可。

    功亏一篑!这就叫功亏一篑,自己已经抓住到了端倪,眼前就是出路,但是却被人硬生生的打断!

    这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萧云“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血是紫黑色的,成块的,这是淤血!

    原来方才与那血色人影的对决之中萧云强忍下了一口血,虽然保住了精气不外泄,但也是给他的身体带来的极大的负担,没想到在这天地血牢的威压之下终于把这一口淤血吐了出来,将埋在心中的隐患彻底的消除!

    丰小依一身粉红色的衣裙迎风飘摆,剑已入鞘,青绿色的剑配上粉红色的衣衫,更显得整个人光彩照人!

    丰小依笑颜如花,面带着微笑的看着萧云,很是得意,那意思很明显来吧,来感谢我吧,这不,这姑娘现在还真说上了。

    “我又救了你一次啊,你···怎么感谢我?大恩不言谢,只有···”

    萧云不但不想感谢她,还很想把她撕碎,他的脸色自然也不好看!

    “那你打算我怎么谢你?以身相许?”萧云言语冰冷,蓦然转身!

    萧云再忍耐,极力的忍耐,他的胸中涌现出了强大而爆炸性的杀念,他怕他忍不住的出手!

    “喂,你怎么这样?人家好歹是救了你的性命呢,不该感谢我一下,也不用这般的对我吧,我对你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更没有去破坏你和梦倪裳的感情?”

    剑骤然出手,一道电闪,扭曲如蛇,寒芒闪烁直刺到丰小依的咽喉之前。

    萧云面罩煞气,眼中都是愤恨之色,厉声道:“在跟着我,别怨我剑出无情!”

    萧云心中清楚是丰小依以为自己遇到了危险,所有才出手相助,没想到她是好心人做坏事,反而是坏了自己大事!

    自己的冷眼寒面已经让她伤心欲绝了,如果真要拔剑相向,那么可以想象,她是多么的伤心!

    果然还是如花般笑容顿时凝固,呆呆的看着萧云远去的身影,她咬了咬唇清泪缓缓的滴下!

    看着丰小依的右眼之中含着泪光,萧云莫名的一阵后悔,心中也莫名的一阵酸楚,最后强自忍住不让她看出自己的纠结。

    萧云几个起跃已到了正在盘膝打坐疗伤的万剑威和燕玲双的身后,他伸出双手,手上内劲凝聚,按在了两人的背后之上。

    借助萧云打入体内的内劲,两人都是松了一口气,同时吐出一口淤血,两人这才缓缓的收功!

    “云弟,刚才那红衣女子去了哪里?”

    “她走了!”

    萧云看了看山顶,那山顶之上依旧有一个人影,只是这人看起来形单影只楚楚可怜,她依旧在望着这里!

    萧云的心中野蛮不是滋味,那时候他的心中被煞气笼罩着,只有一股暴戾之气充斥,欲要斩杀一切眼前可见的活物!

    那一剑刺出,即使没有刺中丰小依,但是他的暴戾之气也得到了发泄,同时在千钧一发的时候他的煞气被压制下了,他才即使的收剑!

    他知道自己有一次深深的伤害了她!

    但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他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人不是她,他最爱的人已死,他最喜欢的人已是名花有主,而且自己还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这都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他能做的就是给丰小依足够的自由!

    她对自己不死心,以其追求这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还不如快刀斩乱麻,所以他没有解释,他只是用这个行动告诉丰小依,她的追求一切都是惘然!

    “好了,我们起身吧,那怪物随时都可能回来,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在遇到他我们必死无疑!”

    万剑威和燕玲双都是点了点头,很快一群人回合在了一起!

    艳玲双向众人道:“这次试炼的危险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所有现在咱们必须赶快的走出去,只有走出去才能避免遭遇到这里面的危险,但是途中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请大家相信我,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把大家带出去!”

    “同时,我也告诉众位师弟,此间危险,或许遭遇不测,但那也是命之使然,人力又岂能扭转?但是我也要警告众位,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千万不要慌张,一切有我,完事有我指挥,莫不要自行行动!”

    众人点头,这才起身跟着萧云、万剑威和艳玲双向着谷外而去!

    萧云等人入谷花费了一天的时间,在那圈中又转了将近一天的时间,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出去,否则就要饿死、渴死了!

    一路之上燕玲双和万剑威断后,萧云在前开路,所有的人都是沉默无声,没有一个人说话,气愤压抑又紧张!

    正走着燕玲双和万剑威走到萧云身边,万剑威道:“云兄弟,我们···是不是可以休息一下!”

    萧云一愣,这本是不应该提出的问题,但是他却是说了,这说明他们两个人一定有什么事情,否则绝对不会选择在这危机重重的地方休息!

    萧云选了一个开阔地安顿好众人,这才安心和万剑威和燕玲双走到一旁!

    三人席地而坐,萧云道:“万大哥、万大嫂,不知道却是发生了何事?”

    燕玲双道:“云兄弟,这一路上我和威哥一直在交换意见,我们两人达成一致的认为,所以这才在这危险的境地停下来休息!”

    “哦?不知是何事情?”萧云问道。

    万剑威眉头紧皱,半晌才道:“不知道云兄弟修习的是何种功法?”

    萧云也是眉头大皱,询问别人的武功乃是武林之中的一大忌讳,两人都是门派之中的精英,不该不懂这个忌讳,此时却出言来问,一定是有着什么隐情?

    “说实话具体什么武功我也不清楚,只是一次偶然间所得一本残破的秘籍,这武功就是这秘籍之中所载。”萧云说了个慌,他自然不能讲服用那神秘东西的事情讲出来。

    燕玲双道:“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武功,但是缺少可以确认那必定是六道魔门的武功,若是云兄弟以后在武林之中行走,这种武功能不施展就不施展,否则容易被人抓住,成为攻击的把柄!”

    万剑威、艳玲双谈到了六道魔门,他们到底要和萧云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