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人影寒灵真人又出现了三次,期间萧云终于发现了一个问题。

    那血色人影寒灵真人可不是胡乱的杀人,他杀人吸血之后明显速度急速飙升,同时附着在身上的血色气劲更加的浓郁,而且萧云还似乎闻到了血腥的问道,这是一种化气劲为真实的力量!

    化气劲为真实,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

    这种力量萧云见过啊!

    那是他终生难忘的记忆,曾经自己生活了数年的家就被百花覆盖,那就是一种花气劲为真实的力量!

    是什么力量能够化气劲为真实?

    萧云似乎寻找到了一个基点,和义父争斗的人能够有化气劲为真实的力量,那么自己想要报仇,自己必须有这个力量,但是达到什么境界才有这个力量呢?

    与此同时萧云也再想到底义父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萧云看着远去的血色身影,看了很久很久···

    一条河流横贯谷口,这里是出谷的毕竟之路,这条河纵贯整个阴风谷,不知道源头在哪里,但是这条河却是整个阴风谷的命脉无疑,而萧云他们第一次被袭击的那条小河其实就是这条河的一个小支流!

    河面宽阔,河水不急,河水清澈见底中有鱼,游来游去,很是欢快!

    河水无毒!萧云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一条钢索横贯大河两岸,这里就这么一条钢索,若是没两下子根本就走不过去。

    当时来的时候走的不是这里,萧云很清楚,因为当时他就没有见到过这条河,当然也没有经过这条河,但是很明显地图上却是清楚的画着这条河!

    来的时候没有经过,而按原路回去的时候就必须通过,这····说不通啊!

    自然是说不通的,但是事实就摆在眼前,若是来的时候就是这么一条铁链桥,那么萧云相信自己一定会记得,会很清楚的记得,因为这些人能不能走过这条铁链桥还是个问题!

    “大家小心些,不要像来的时候那样落入河中,现在很危险,尤其是河中!”燕玲双叮嘱着大家大道。

    大家异口同声的答应了是,这次是燕玲双带头走在前面。

    萧云愣住了,这里···他们来过?

    的确来过吗?萧云一点的印象都没有了。

    燕玲双已经迈步走上了铁索桥,小心翼翼的,像他这样的高手都需要小心翼翼的,更何况是他人?

    萧云是最后一个上桥的,晃晃悠悠的感觉自己就像是在云中、梦中,他人在桥上晃荡,但是脑中却是努力的回想着经过这里的事情。

    走过一次这铁索桥吗?走过吗?没有吧!

    萧云不记得了,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记忆走过这里!

    晃晃荡荡之中,萧云的脑海很乱,突然他有一种很奇怪的想法:自己在干什么?

    忘记了!萧云忘记了自己在做什么,自己正在哪里,又为什么在这里!

    茫茫世界天地之大,仿佛这个世间一切都没有了声音,没有了光暗阴晴、风雨雷电、春暖夏热球爽冬冷,自己就像是漂浮在一个茫茫的无声无色的世界之中!

    摇摇晃晃,萧云走在铁索桥上眼中空洞洞,看似看着前方,其实谁也不知道他看在哪里!

    “都不要动!”燕玲双大喝了一声,同时所有的人都停止了下来,保持着当时的动作,但是脚下铁链的晃动却是没有停!

    铁链在晃动那就是说明着还有人没有停,他还在走,在一步一步地走!

    不是所有的人都听到了燕玲双的警示声,虽然这声音很响!

    萧云依旧是在一步一步的晃晃悠悠的再走,眼神空洞的,根本就无视任何的人和声音!

    众人停下了,但是萧云没停,这样走下去他一定会把前面的人撞下去,但是他没有等到撞到面前的那个人异状突发!

    水中一个巨大的血色影子在快速的接近,同时他还几次跃出水面,发出“呱呱”的叫声。

    他的速度太快,还仅仅是听到一声似蛙非蛙的叫声,紧接着看着一个红点在远处的河水之中,但是下一时刻那血色人影寒灵真人已经出现在了铁索桥下!

    在水中这血色人影的速度绝对是快,快的不可思议!

    他从水中跃出,像是一只巨大的青蛙,一道血红色的气劲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舌头向萧云卷来!

    骤然间遭受到了攻击,萧云的眼神依旧是空洞,但是他动了!

    他的剑骤然出鞘,出鞘之时带着一道光闪,一道蓬勃的剑气喷薄而出,剑气是血红色的,红的如血,红的如残阳西坠。

    萧云出剑的同时人也从铁索桥上一跃而起,剑如毒蛇直刺向那血色人影!

    “呱呱!”两声怪叫,那血娃身上如血的气劲一吐,竟是将萧云的剑挡下,同时那卷向萧云的气劲一个回卷,将萧云的腰卷住!

    萧云一下子被拉入到了水中,很快的被那血色人影拖着几下子起越就不见了踪影!

    燕玲双和万剑威一剑大吃一惊,但是两人的武功相比起那血蛙来实在是相差的太远了,他们有心也是无力!

    终于到了河对岸,两人望着缓缓流淌的河水,只是不见了萧云,这让两人不知所措!

    “威哥,怎么办?”燕玲双问道。

    万剑威也是看着河水发呆,“不是我们故意让他死的,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我们也是无能为力,保证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或许云兄弟武功高强,又是富源深厚,能逃得性命也说不定,现在我们也是无能为力,眼下只好如此了?”燕玲双也是叹了口气!

    毕竟两人对萧云并没有所谓的臣服,只是萧云的武功大大的震慑了两人,让两人从武功上对他畏惧,而不是从心中的臣服,他们的确是少了一种忠诚!

    按照原来的计划,燕玲双和万剑威终于走出了阴风谷,但是他们没有直接的出谷,而是在谷口附近选了一个比较隐秘的地方躲了起来!

    躲藏起来其实并不容易,因为缺少粮食和水源,但是眼下只能如此,在艰难也要熬下去,毕竟这里还有很多的植物和动物,还有水,总比出去直接被人杀死的强!

    丰小依很伤心,好心救他一命反而被他泼头盖脸的一顿骂,这种心被刺伤的滋味真是太难受了!

    她提着剑,缓缓的漫无目的在草丛中穿行,边走着变对着身边的草木发泄着心中的不快!

    她尚且不知道萧云的危机,但是她自己却是先遇到了危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