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无缘无故的被萧云一顿臭骂,不但是没有演成美救英雄的戏码,法尔还惹怒了英雄,这心中自然是不快。(书屋 shu05.com)

    她提着剑,缓缓的漫无目的在草丛中穿行,边走着变对着身边的草木发泄着心中的不快!

    “姑娘,怎么就你一个人呢?”一声桀桀怪笑传来,同时一个细长的身影出现在了丰小依的眼前!

    丰小依心中正不痛快,一见这人正YIN邪的看着自己笑,不拿他当出气筒子,简直就是浪费了这个时候出场的人了。

    这人生的就是极其的猥琐,再加上这猥琐的神情,就差把欠揍两字印在脸上了。

    丰小依冷笑一声,连搭话都觉得这人是侮辱了自己了,当下剑光如网一般的当头照来,起手就是剑罩人间!

    凡是进入阴风谷的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人物,这人一见剑网笼罩,又是桀桀一声怪笑,“姑娘倒是泼辣的很,本公子最是喜欢有性格倔强的女人!”

    他说在身影已经跳了开去,同时手中一条软鞭向着丰小依卷来!

    丰小依剑网卷过,剑势已如大山般压来,同时剑上寒光一闪,一道剑芒向着那软鞭削去!

    那人大吃一惊,没想到能够一手攻击自己一下又能化解自己的攻击,这样的反应速度太过可怕。

    那人轻功也是不赖,踏草急退,同时长鞭一卷,却是卷向了丰小依射出来的那道剑芒!

    丰小依冷笑连连,心中的杀意更浓,那道剑芒一转却是挂在了她手中的宝剑之上,剑芒旋转,随后如电一般的旋转飞出!

    长鞭要卷走这把子剑,同时这把子剑却也要砍断长鞭!

    长鞭卷中了那把子剑,同时那把子剑旋转着飞出,也将长鞭砍断!剩余的鞭身又是一卷,终是把那把子剑卷住!

    谁更胜了一筹?

    一道寒光闪过,丰小依手中的剑搭在了那把子剑之上,剑身一收子剑被收入到了母剑之中,剑已入鞘,连在一边一手捂着咽喉的那人看都没看一眼!

    “姑娘好手段,不知是哪个门派的?”

    一个声音传来,同时一个身穿青色衣衫,手持一把青色宝剑的男子出现在了丰小依的眼前,丰小依不认得此人,此人非是别人正是天道盟盟主元浪!

    丰小依见到元浪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因为她感觉到了这人的气场很强!

    “这人是意境级别的?”丰小依暗暗猜度着!

    按理来说除非是拥有奇遇得到了意境种子才能在这个年纪修成意境,意境种子乃是修成意境的人将自己的所有参悟以全身的精华凝聚成的种子,按理来说武林中不该有多少意境种子,因为那些老牌的意境高手在二十几年前早已失踪!

    那些意境高手几乎都没有谁留下意境种子,想要得到他们的传承几乎不可能,除非是他得到的是六道魔门所留的意境种子,因为只有六道魔门的特殊法门凝结的意境种子才可以确保在本人不死的情况下完成。

    六道魔门所留下的意境种子?这人是和六道魔门有着密切关系的人?丰小依一下子联系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你是谁?”丰小依戒备的问道。

    “元浪,天道盟的盟主,天道正教的少掌门!不知姑娘芳名?”元浪面带着微笑看着丰小依。

    “我说了名字你也不认识,还是不说了吧,省的到时候被你取笑了,我与公子无甚渊源,今日一见已属非分,就此别过!”丰小依说着转身就要走。

    “谁说我与姑娘没有渊源?在我看来我与姑娘有着很深的渊源,我若是猜得不错的话,姑娘应该是得到了意境种子吧,只是不知道姑娘得到的是那一道的意境种子?”

    丰小依脸色阴冷的道:“要你管?”

    此时丰小依已经确信元浪真的是六道魔门之后。

    元浪哈哈一笑,“此事不管也罢,但是姑娘擅杀我门下人,这可不能不算了!”

    丰小依看了看刚刚倒地的那细高挑猥琐男子冷笑道:“他既然是你的手下,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姑娘是六道的人?若是不,当是听说过我元浪的名字,看姑娘听到我名字的时候神情丝毫没有变化,当是没有听说我我的名字,所有我才猜测姑娘是六道的人,而且还是身居阴风谷中之人!”

    丰小依也懒得解释这个事情,她也知道这也不过是元浪的借口而已。

    她不是没有听说过元浪,不仅仅听说过,他还见过,但是她对元浪充满了鄙视和不削,自然也就没有了震惊之色了。

    “是又如何,不是又能怎样?”丰小依的手握在了剑柄之上。

    “姑娘何必对我有如此敌意,你我之间若是通力合作,当可取得这其中的宝物,到时候你我在分配这些宝物,不知姑娘以为如何?”

    丰小依冷笑道:“免了,本姑娘不需要什么宝物,也没兴趣!”她说着转身就要在。

    “姑娘慢行,我与姑娘打个赌,今日我与姑娘赌斗一场,若是再下运气稍差,败在姑娘剑下,此间杀我门人之事,我在不追究,若是我运气好些胜了姑娘一招半式,还请姑娘留下!”

    “你若打败我,我想走也是不能,你若不胜我,自然由得我来去,你这赌斗却是没什么意思!”丰小依嘲笑道。

    “我若败了自然让姑娘自由离去,但是我若胜了,还请姑娘下嫁在下,不知姑娘可愿否?”

    丰小依打量着元浪,随后呵呵一笑,笑的犹如冰峰吹雪,“我很想答应你呢?只是···我需要问下我的夫君答不答应!”

    “姑娘刚刚动手间我已瞧见那守宫朱砂还在,姑娘还是处子之身,所有在下才冒昧一问,只要姑娘答应就好,你那夫君答不答应,自有我来解决!”元浪说着,青云剑已经缓缓的出鞘。

    “好啊!正好拿你出出气!”

    丰小依的剑出鞘,面对着同样的意境级别的高手,装腔作势的根本就没有半点作用,不但如此反而还会被人可趁之机!

    丰小依拔剑出鞘,她的剑就这么直直的刺来!

    这一剑毫无变化,剑势内敛,剑速更是不快,就像是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刺出的一剑!

    元浪却是在这一剑之下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他本想着抓住丰小依出剑的瞬间给予反击,但是他没有抓到机会!

    丰小依的剑出鞘,之后她的手臂缓缓的抬起,剑身平举,再然后···这把平举的剑就这么平平直直的刺了过来!

    毫无变化,就像是她没有动一般!

    没有动就没有破绽,没有破绽就没有可以趁机攻击的目标!

    第一招出手元浪就失了先机!

    丰小依会战元浪,胜负又将如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