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风谷丰小依遇到元浪的纠缠,又缝柔姑娘和血仙碟到场,两方人各怀心思,丰小依要走却是遭遇到了柔姑娘拦路。(书=-屋*0小-}说-+网)

    柔姑娘笑着,眼中的神采奕奕,她的眼中就像是有一个世界在旋转,那是一个五彩的世界,同时这旋转的世界也印在了丰小依的眼中,但是丰小依的眼神之中的神采却是在渐渐的消失!

    “呵呵···可惜了,也不知道你哪里得来的意境种子,不过我不杀你,直接摧毁你的意志,让你彻底的成为我的奴仆!”柔姑娘笑着眼中的彩光再次强烈的映照在了丰小依的眼中。

    丰小依露出的眼睛只有一只,左眼被一缕绣发遮挡着,此时有风吹过,吹起了她的刘海,露出了她脸颊上的梅花,以及那只左眼,那是一只血红色的眼睛,眼睛之中似乎也有一个不属于人的世界在旋转!

    这是一个剑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之中只有剑!只是剑的影子很淡···

    剑的影子逐渐的实体化,一把剑闪烁着寒芒在她的世界之中旋转,剑芒过处一切的颜色都被搅成了碎片!

    五彩的世界正在崩塌!

    剑光从丰小依的左眼之中射出,映射到了柔姑娘的眼中,顿时她眼中的世界被彻底的搅乱,五彩的世界开始混乱!

    歪打正着,丰小依竟是打出了一招意识之剑。

    “噗”一口鲜血喷出,吐血的居然是柔姑娘!

    “谢谢你的幽冥魅力,否则我的意境缺陷永远无法弥补!”丰小依的眼中又恢复了色彩!

    “你在利用我?”柔姑娘身上五彩光华流转,她在调息,她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战力!

    “是,从第一次被你的幽冥魅力影响之后,我就知道了你的身份,就有了这个计划,我要用你的幽冥魅力凝练我的意志,改变我的意志!”

    “原本我的意念之中只有剑,但是现在我要将一个人融入进去,但是我做不到,而你却敲开了这个大门,让那个人融入到了我的世界之中,我就是借住你的力量,完善我的剑意!”

    “我的剑是爱之剑,为了我心中所爱的人。所保护的人而拔的剑,而不是以前那种我的心中只有剑,只为剑而拔剑!”

    丰小依话已说完,剑也出鞘,因为对方不放自己走,而自己也不会放过这个人,同时她也要试一试自己新融合的剑意的力量到底如何!

    “你非要杀我?我们无冤无仇!”柔姑娘开口缓缓的道。

    “你我无仇无怨,但是你我却是敌人,你可还记得岳蓝城外?你从我眼下夺走我的爱人,我都没有发觉,但是你在他身上施展幽冥魅力,我却是发觉了,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你是我的敌人,是我非杀不可的人!”

    “动我可以,要动我所爱的人····死!”丰小依剑动影从,竟是划过一道残影一剑直斩柔姑娘。

    剑势如山一般的罩了下来,同时子剑骤然间旋转着飞出,斩向柔姑娘,封堵住了她的退路!

    柔姑娘环刀在手左右一分,环刀竟是一分为二,如此两把环刀在手,原来这环刀竟也是子母刀。

    字母环刀挥动,一刀荡开如山一般落下的母剑,同时一刀将子剑挑开!

    “不和你玩了,一点也没意思哩!”

    柔姑娘知道已经失手,再打下去也没有意义,更何况丰小依的那一击意念之剑让她的精神受损,气血经脉也受到了重创,更是最后这一刀一剑的碰撞,让她感觉到丰小依的剑势太过强霸,自己不是她的对手!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柔姑娘跑了,跑的潇洒,几个起落就隐藏在长草之中消失不见!

    血仙蝶过膝的长发飞舞,血红色气劲覆盖之下每一根长发都化成了杀人的利器,同时长发如臂指挥,就像是她施展着成千上万条的软鞭向着元浪裹来,让元浪居然无处下手!

    血仙蝶长发如舞,同时掌影重重向着那元浪拍来!

    元浪已经被血仙蝶彻底的压制住了,同时他也见到了柔姑娘已经跑了,这让他失去了再战下去的勇气。

    “阴风谷只是刚刚拉开序幕,你我没有必要今日就一绝死战,时日还多,来日方长!”元浪急切间攻出数剑,寻得一个空隙,眨眼间就已窜出。

    丰小依还没有离开,因为她想趁机参悟一下自己的剑意,就在此时一道血影已经笼罩了下来!

    雪白如玉的手掌覆盖着血红色的气劲迎面砸了下来,打断了丰小依的参悟!

    这是偷袭,完全是偷袭!

    丰小依有点大意了,人无害虎意,虎有伤人心,她忘记了这里还有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血屠百里的血仙蝶!

    血仙蝶也是必杀的一击,掌势如山直压下来,掌力似海连绵不绝,已经将丰小依笼罩,现在她除了硬抗血仙蝶的攻击之外别无他法!

    她的内力不如血仙蝶的强,又处于被偷袭的境地和状态,她被血仙碟的掌风所笼罩,这一招已被压制,陷入到了险境!

    丰小依被逼无奈,挥动手中宝剑,剑芒亮起,但是剑锋被覆盖着血红色气劲的玉掌挡住,同时玉手一握竟将剑身抓住。

    血仙碟竟是以血肉之躯硬生生的挡住了丰小依的剑,同时反震之力竟是震得丰小依险些握不住剑,更是趁机拿住了她的剑。

    震惊,真是太让丰小依震惊了,眼前的血仙碟这还是人吗?

    血仙碟一掌封住了丰小依的剑同时又一掌迎面击来,掌未到,掌风已经吹乱了丰小依的秀发,也露出了他遮挡下的小半边脸,尤其是那妆绘的梅花图案更是显得极为耀眼!

    丰小依的眼中露出了绝望的神色,只得苦笑一声。想到自己苦苦习武二十余载,没想到刚出家门就死在了这里,这真是造化弄人。

    就在此时,血仙碟的玉掌急撤,同时她抓着剑的手也所松开,更是缠绕向丰小依的数股覆盖着血红色气劲的头发也是一甩收了回去。

    这本是必杀的一击,但是在最后的关头她却是放弃了。

    “呵呵···是你啊···”

    血仙蝶笑着,而后在没有给丰小依任何说话的机会,人已经后撤,而后化作一道血影飘然而去。

    丰小依以为自己难以逃脱这一掌的重击,这掌落下,自己再美的容颜也会被轰烂,但是就在此时血仙蝶撤了,她仅仅是留下意境莫名其妙的话就化作一道血影消失不见!

    “呵呵···是你啊···”

    丰小依的脑海中回荡着血仙蝶的声音,她努力的回想着在哪里听到过这种声音,很明显血仙碟认识自己,她是自己认识的人。

    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声音?

    没有,绝对的没有,丰小依确信自己绝对没有听到过这人的声音,但是血仙碟这话是什么意思?

    “呵呵···是你啊···”这说明什么,她认得我?这···根本不可能!

    丰小依初出江湖这才多久,江湖上她的名号根本就不响,她也是小心低调的行事者,江湖上几乎没人知道她的存在!

    她怎么会认识自己?血仙蝶在数年前就名动武林的人物,传说只要一说她的名字就是正在啼哭的小孩都吓得停止了啼哭,这样的人又怎么会认识自己?

    她会不会是认错人了?

    丰小依很清楚自己的来历,更是清楚自己是如何修成意境的,难道····

    几年前名声鹊起的血仙蝶一定是遇到了奇遇,她是怎么修成的意境?

    丰小依猜测着她一定是把自己误认为了别人了,否则她没有理由放过自己,甚至是说出那样的话来,一定是!

    血仙碟到底是不是认错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