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借助柔姑娘之力将自己的意境重现凝练了一番,同时也遭遇到了血仙碟的攻击,更是血仙碟留下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后飘然远去。

    参悟被打断再想进入那种境界和状态实在是太难,这就是机缘,这就是顿悟,一旦错过这个机缘,或许她一辈子再也难以进入到这个状态之中!

    丰小依乃是借着幽冥魅之力的作用还没有消散,以及自己新磨练出来的剑意两者重合之时陷入到了顿悟之中,正是如此她才忽略了血仙蝶的存在。

    既然从这种状态之中脱出来,那么也只能随遇而安了,她提着剑缓缓的前行,想着那三个人的武功!

    三人的武功各有特点,各有绝技,这一战仅仅是试探,谁也没有拿出真正的本领来,至少没有一个人施展绝招悍式,也仅仅是丰小依施展了一招剑罩人间。

    丰小依相信不久之后一定会和元浪、柔姑娘甚至血仙碟再次相遇,再次相遇很可能以性命相搏!

    想到三人武功如此高绝,到底是怎么炼成的,他们又是经过了怎样的奇遇,会不会向自己一样?

    丰小依想着,提升呼哨响起,随后就听到一人嬉笑之声,“这里还有一个漏网的,还是美女一枚哦!”

    顿时窜出数人来挡住了丰小依的去路。

    “男人见到自己怎么都像是苍蝇一样讨厌?”丰小依心中念头一动,继续沉浸在对那三人的武功参悟之中,而同时她的剑已经出鞘。

    这些都是小角色,丰小依感觉不到他们身上的力量!

    这次进入阴风谷也不过是来撞大运的,他们见了独身的丰小依哪里有放过的机会,但是还没到他们再说多余的话,丰小依的剑已经落下!

    剑起寒芒闪,剑落血花飘。

    四个人转眼间都变成了死人!

    丰小依摇了摇头,剑归鞘,同时想着:“遇到我一剑解决,算是你们的幸运了,若是遇到了其他的三人,怕就是死也要忍受无比的痛苦!”

    丰小依顿时心中一动,有那三个意境级别的高手在,甚至或许还有其他的高手,万一萧云遇到可如何是好?

    顿时对那三位意境高手的参悟停了下来,她暗骂了一声自己,自己怎么还是这么痴迷于武功,自己这次进谷不就是为了他而来的吗,在自己的心中他应该比任何的武功都重要才对!

    丰小依很后悔,已经后悔死了,当时不管萧云骂不骂自己,自己都不应该离开他,自己寻找到他已经很不容易了,若不是他站在山顶,又有那极其显眼的红色气劲,她也不会注意!

    本来已经找到了他,为什么还要离开?丰小依后悔的恨不得扇自己几个嘴巴子!

    在自己的心中还是自己比较重要吗?他仅仅是冷言对自己了几句,就让自己辛苦的寻找他成为了泡影,这是为什么?

    自尊?面子?这···还不都是为了自己?

    原来在自己的心中还是自己最重要,比起自己的面子、自尊来,自己居然能够放任自己所爱的人身处险境,丰小依有些欲哭无泪!

    他是去了那个方向了,那是出谷的方向,他要出谷?

    丰小依在那山顶也是看了萧云许久,许久,对他的大概去向还是有所了解。

    有风吹过,丰小依顿时一惊!

    风一直再吹,但却是从她的背后吹来,吹乱了她的头发,吹动起她的衣裙,这一切她都已经熟悉和习惯,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但是这股风却让她吃惊了!

    这股风是迎面吹来的,吹的她的秀发乱舞,衣裙乱摆!

    不仅如此在风中她闻到血腥的气味,这气味很奇怪,说是血腥,但却又不像:气劲化血!

    这气味她似乎闻到过,在血仙蝶身上,但是她身上的血腥味道更浓更烈,与真的血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虽然像是一模一样,但却毕竟是气劲所化,与真实的血还有着一些细小的区别,所有丰小依知道这是气劲所化!

    丰小依也是闻惯了血腥的人,死在她手上的人不少,真血和假血她还是能够分辨的出来!

    能化气劲为实体,这是意境高手!

    剑豁然出鞘,仅仅是出鞘两寸,剑气就已经荡漾了出去,剑气出鞘的瞬间,周围几丈范围之内都被劲气笼罩,同时剑气过处寸草不留,就连地表都被剑气刮开!

    就在此时,一道血影扑面而来,一只血色巨掌向着丰小依的脖子捏来!

    “找死!”

    剑势如山一般的向那血影斩去,但是这血影却是硬生生的插入到了剑势的笼罩范围之中!

    血色气劲在剑势的威压之下崩溃瓦解,同时剑势也被这血色气劲轰开,血色的手掌硬生生的插了进来!

    丰小依手中剑一转,剑向着那手掌抹去,同时剑身之上一道寒芒闪过,这道寒光旋转着向着那血色人影刺去!

    那人一掌轻易将子剑拍开,同时抓向丰小依的右手一折,向着剑锋抓去!

    又是一个敢于用血肉之躯抵挡自己剑的强大存在,这阴风谷中怎么都是这样的大能?

    丰小依剑势不回,她不信阴风谷中还有第二个血仙蝶!

    手掌与剑锋相交,那血色手掌手掌上的血色气劲顿时瓦解,剑闪烁着亮白的光芒狠狠的切入!

    “噗”这人的手掌被硬生生的切掉,同时剑锋一搅那个人的整个右臂被连根切下!

    丰小依的剑本就锋利无比,再加上强势如山的剑势,刚猛无比,赢抓这把剑那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丰小依的剑号称绝剑,绝,就是绝命的绝,她的剑又称为霸剑,霸就是狂霸的霸!

    若不是那断臂之中传来连绵不绝的力量,硬生生的把这把绝剑拍了出去,丰小依的这一剑就把他的整个人都从中劈为两段!

    丰小依的狠辣可见一斑!

    与此同时那把被拍飞出去的子剑又旋转着飞回,向着那血色人影的后背狠狠的削去!

    子剑上的剑势如山,剑意似海,浩瀚的力量猛压下来,顿时将那血色人影背后所覆盖的血色气劲尽数摧毁!

    “啊!”一声惊叫传出。

    丰小依的眼睛一缩,因为在血色气劲被击溃之后,她清楚的见到了一个人,一个她熟悉到做梦都在想念的人!

    萧云就在那血色人影的后背之上,他的手死死的缠绕在这人身上,双腿就像是树根一样盘在他的腰间,只是他的眼睛闭着,没有一点的表情,像是睡着了一样!

    这一剑斩天辟地,这一剑开山断岳,这样的一剑要想回转却是万难,更何况这是一把子剑,一把脱离了母剑在空中旋转飞舞的子剑,一把不受她控制的子剑!

    子剑带着无以伦比的气势向着昏迷不醒的萧云狠狠斩落!

    丰小依的一剑是否是萧云的绝命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