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救下萧云,竟是没想到萧云突然间发出了凌厉的一击,这一击太突然也太凌厉、太狠毒,丰小依完全没有防备,根本就躲闪不开。(书=-屋*0小-}说-+网)

    能死在所爱的人怀中也是幸福,丰小依只能这样的安慰着自己!但是她会死在萧云的怀中吗,不会,但是她一定会死在萧云的剑下!

    躲不开,避不过,只能等死!丰小依闭上了眼,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了笑容,但是眼泪却也落了下来,心中的不甘也流露无疑。

    这种心情没有人能够理解,就是她本人也说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感觉,这是一种什么滋味!

    冰冷的剑已经贴上了丰小依的哽嗓咽喉,萧云刺出的这一剑剑势不减,依旧向前刺去!

    丰小依依旧是保持着前冲的姿势,同时她的剑已经脱手,她张开双臂,想要在最后生命的关头紧紧的抓住他,然后就可以安心的死在他的怀中!

    这或许就是让他记住自己一辈子的一刻,自己死在他的怀中,他会牢记自己,永远永远····丰小依如此的想着,嘴角露出了幸福的微笑、苦涩的微笑。

    剑终于停下,丰小依顺势跌入了萧云的怀中,她感觉到了脖子上凉飕飕的,刺激着她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与此同时她也感觉到了温暖的臂弯将她拦在了怀中,她还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还有···他的心跳!

    人死了心脏就不会跳,心脏在跳动那说明人还活着!

    她还活着,她睁开了眼!看到一双囧囧有神的大眼睛正看着她!

    他们之间的距离居然如此的近,近的她都能感觉到了萧云呼吸出的热气喷在了脸上,热乎乎的,痒痒的!

    那一次他也是如此近的距离接触自己,那一次自己很拒绝,但是这一次···,丰小依不由得想起幻彩阁来的事情,忍不住一颗芳心乱跳。

    萧云的手拦着丰小依的腰,丰小依顺势就倒在他的怀中。

    丰小依的芊芊细腰之上传来男人手的温度,这温度顿时传遍全身,让她像是中了邪一般,浑身的气力都被抽走!

    丰小依本想着挣扎着起来,她的理智告诉她,自己不能失态,不能再在给他留下任何不好的印象!

    她的眼看着萧云,眼中流露着浓浓的情意,她的手还抱着这个男人,而男人的手揽着他的腰,他被这男人紧紧的搂着,两人之间的距离如此之近,让她浑身的骨头都已经酥掉了。

    丰小依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的身体怎么会变软了,变得这么软?自己的骨头怎么也在这一刻全酥掉了,全身就像是一团棉花,一片雪花,自己就要融化在他的怀中!

    心狂跳不止,眼泪却是无声的流下,这是一种什么滋味?

    是受了委屈的孩子见到妈妈的滋味,还是久别的情人再次相会的滋味····丰小依说不清楚,道不明白,她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滋味。

    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心仍旧是狂跳不住,眼泪也在无声的流,她感觉着男人喷在脸上的热气,心跳得更快了,她嘟起了嘴,心中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期待!

    剑已经归鞘,萧云的手轻轻的拭去她的泪光,她的身子被缓缓的推开!

    失望,绝对的失望,这就是绝望,就像是人一下子被人从高峰之巅推下!

    她瞪大着眼睛,看着萧云,心道:“都这样了,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难道非要我脱光了衣服你才明白?”想到这里她莫名的浑身燥·热,脸色也似是火烧一般。

    “小依姐,你的心怎么跳的这么快?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丰小依双手捂住了脸,人已经转过头去,“哎呀,害羞死了,我在想什么?”

    稳了稳心情的丰小依吐了口气,这才逐渐的恢复了了过来,然后她愣愣的!

    她的面前就是她那把睡觉都不曾离手的剑,现在就躺着面前的草地上,而她的后面是自己心中所钟情的人,是先转过身去还是先去拾剑?

    心在犹豫,这说明她的心已经不全在剑上,心中有了别的羁绊,但是对于人的羁绊她绝对没有高过对剑的羁绊更多,否则她不该犹豫,而是应该果断的转过身去!

    人从她身边缓缓的走过,拾起她那把碧绿色的剑,递到她的面前。

    “谢谢你,小依姐,我····的心中有了你的影子了!”萧云盯着她的双眼,郑重的说着。

    丰小依心中狂喜,这已经够了,已经满意了,这一次阴风谷她没有白来,她终于开始走进他的心中,至少他对自己已经不在排斥。

    丰小依接过间,脸上带着灿烂的幸福的笑容。

    “小依姐,你方才再想什么?”

    “啊····?”丰小依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迷惑着。

    “哎呀,害羞死了,我在想什么?”萧云把声音憋得很细,学的丰小依的声音和动作,用手捂着脸,还转过了身去。

    “你这是在想什么?”萧云转回身来笑着,笑得很有含义!

    丰小依的脸又一次的红了,她害羞的直跺脚,但是对萧云却是无可奈何!

    萧云不是丰小冉,若是换成了丰小冉,她早就寒着脸爆打他一顿了,现在她只能害羞的跺着脚,眼睛偷瞄着萧云。

    “小依姐,还很幸运,我还记得你?”萧云突然间郑重了起来。

    “什么意思?”丰小依看出了萧云的郑重。

    “我···忘记了很多事情!”萧云就把他的遭遇讲述了一边,尤其是讲到在过铁索桥之前,燕玲双说的话!

    “你还记得燕玲双所的话,说明你的记忆没有问题,但是你却是忘记了先前的事情,先前遇到了什么?血仙蝶和你在山顶之上做什么?”

    “啊?血仙蝶?”萧云惊愕。

    萧云就把在山顶之上的事情讲述了一遭,之后又讲了那关于血色人影的事情。

    原来在萧云落水之后他就清醒了过来,那血色人影想要吸干萧云的血以弥补自身的精气,却不料萧云身上同样涌动着血色气劲,让他居然无法得逞!

    那血色人影先惊后喜,他想要得到萧云的功法,所以将萧云以内劲封在了全身的经脉,而后缚在了背上。

    丰小依的剑重伤了他,让他本就不足的精气外泄的更加厉害。

    他没能逃过丰小依的追杀,为了保命他想吸干萧云的血弥补自己缺失精气。

    但是丰小依这点机会都没有给他,毕竟萧云不会坐以待毙,他本想着一掌毙了萧云,而后等他心脏跳动未停止之前,吸干他的血。

    那血色人影到底是谁,萧云为何没死反而一剑刺向丰小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