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血色人影想要击毙萧云而后吸干他的血。

    他将萧云甩了出去,掌力一吐想要震碎他的经脉、内脏,只是他没有机会再去吸血,丰小依连绵不断的攻击让他仓惶逃窜!

    萧云虽然没死,也没有受到严重的内伤,那血色人影的精气毕竟外泄的厉害,又受了重伤,他的力量发挥有限!

    尽管如此,那血色人影的绵绵掌力也是厉害,一掌拍出却是带着多重的掌力,也将萧云打的头昏脑胀!

    迷糊之计萧云感觉到了一个人影向他扑来,下意识的他施展出了全部的力量,他的剑向着丰小依狠狠的刺去!

    他看清楚了这是丰小依,萧云的剑在刹那间改变方向。

    若是一般的人,一般的剑,任是谁也无法改变剑的方向,但是萧云可以。

    他手中的云梦柳可以,萧云的内劲急速的运转,剑身大幅度的弯曲,剑尖方向改变,堪堪贴着丰小依的脖颈划过,剑贴着她雪白的肌肤,只是剑刃没有伤到她丝毫!

    他抱住了丰小依,看到了她的神情,明白了她的心情,那一刻萧云被感动了,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妻子,只是他能做的只有对她的拒绝!

    虽然他不能接受这人做她的妻子,但是他并不讨厌她,他之所以拒绝她是因为他已经有了梦倪裳,而并不是不喜欢她,不接受她。

    喜欢不是爱,即使是爱,他也不能接受丰小依,因为她不能辜负梦倪裳,他不能不为梦倪裳负责。

    他是花心的,但是他又是绝对忠诚的,不能给予,就绝对不会伤害,不会占有,一旦犯下错误或是有了承诺,就必须承担,他是一个担当的人!

    但是萧云也是自私的,他很自私,既然不接受丰小依作为他的妻子,为梦倪裳视为他的唯一,那么他就不应该给丰小依希望,那样只有伤害的她更深,也更痛!

    但是他的自私让他没有拒绝丰小依!而是给了她希望,在这个三妻四妾很正常的时代,看起来没什么,但是萧云却不这样认为,他的女人只有一个,是唯一的,他只能把精力放在这一个女人身上,永远不会让他的女人去和别人一起分享自己的爱!

    他很自私!

    但是他又很坦率!

    他把所有的心思都和丰小依说了,包括了他的承担责任还有他的自私!

    他不会对丰小依有所隐瞒,那等于是欺骗人家姑娘的感情,不仅如此他也丝毫不避讳对梦琉璃的思念,也不避讳他与梦倪裳已经是名符其实的夫妻了,所有这一切他都不隐瞒!

    他这是给丰小依一个选择:人就是这样,缺点也很明显,要走要留,全凭她自己!

    要走要留?丰小依没有犹豫,留下!这是她自小定下来的婚约,有着父母的期待和命令,再者她也是心甘情愿!

    她见过痴迷于自己美色的男人,但是那些都不是她看中的,没有一个能配得上她,既然没有合适的,她宁可不嫁。

    “我是你的妻子,不管你接受不接受我,我都是你的妻子,我丰小依不会改变这个事实,更也是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萧云笑了笑,“小依姐,你很漂亮,漂亮的让人心颤,可是你为什么不喜欢笑?我是说你平时为什么不笑,难道你不知道你笑起来简直迷死人?”

    “我只对一个人笑,我的美丽也只是给你一个人,其他的人不配,哪怕是我的父母。”

    “先找个地方疗伤,然后找那血蛙的麻烦!”萧云提议道。

    不仅仅为了疗伤,丰小依也猜测到了萧云之所以忘记一些事情,可很可能是意境的影响,虽然丰小依打断了他的意境参悟,但是他毕竟是踏入到了意境的门槛了,说是意境的影响很正常。

    同时不仅仅是萧云,就是丰小依也需要稳定意境,她利用了幽冥魅力重新凝练了意境,他也需要好好的稳定、熟悉一番。

    新的意境就会带来新的力量,同时也会改变原来的力量,她不能允许自己不能掌握的力量存在,更是不能高估了自己的力量,只有熟悉了自己,才能够发挥自己的力量和潜力。

    丰小依忽略了一件事,她没带多少的吃食。

    没有食物,在这茫茫阴风谷内活着那是无比艰难的。

    萧云不担心,一点也不担心,他的身上仿佛有一个机器猫的口袋一般,食物大把大把的从里面拽了出来,不仅仅有食物,甚至还有被子、帐子、桌椅,居然还有一张小床,只是他没有拿出来而已。

    萧云在丰小依面前似乎没有什么隐瞒了,这些吃食变戏法一样的被拽了出来。

    丰小依长大着嘴巴,看着萧云一件件的掏出来这么多的东西,不由得心惊,“怎么回事,你不可能随身携带这么多的吃食啊?”

    萧云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可以进入到一个神秘的世界中去,就是这么简单。”

    “不简单,你这功法哪里学来的?”

    萧云摇了摇头,“不知道,摔下山崖的时候突然间就进入这世界了,一切就是这么简单。”

    丰小依嘟嘴笑道;“人比人气死人了,你居然落崖都能得到这种奇遇,你知道你这是什么武功吗?”

    萧云摇了摇头,“这哪里是什么武功,不过这···到底是什么?”

    萧云是真的不知道,但是听丰小依的语气,她到好像是知道。

    “那是裂空道的本领,只是裂空道是六道魔门之中最为神秘的所在,也是最为难缠的所在。”

    “裂空道的武功最为神秘,在施展出武功的那一刻人就在眼前消失了,根本局无法捕捉得到他们的存在,而等你发现时,对方的剑已经刺到了眼前。”

    丰小依微笑着,眼睛都眯成了一个月牙,“在丰荫城外你不就是施展过那种武功吗,怎么你忘记了?”

    确实是,萧云施展过那种武功,只是他知道那并不是什么裂空道的武功,而是他适时的打开关闭那个世界的门户而已。

    那仅仅是一个试炼,因为他从来就没有在实战中使用过,有且只有那么一次。

    “你还收了我的子剑呢,是不是?”丰小依帮着萧云回忆。

    裂空道的武功,六道魔门之中又一道浮出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