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提起裂空道,帮着萧云回忆他施展裂空道武功的事情,“你还收了我的子剑呢,是不是?”

    萧云没有忘记,他记得很清楚!有些事情他转眼就忘,有些事情他会记得很清楚!

    “是,我记得,那就是裂空道武功吗?”

    “差不多的是吧,至少和传闻着的很像,因为事实上没人见过裂空道的武功,因为见过的人都死了。”

    “死了?那么传说是怎么来的?”萧云充满了疑惑的问道。

    丰小依想了没想,就像她完全就知道萧云会有这么一问一般,“武林之中有一门很有意思的武功叫做天外飞仙。”

    “天外飞仙?”萧云居然没有听说过!

    “那还是上一个正魔大战的时候,在大战之前出了一个耀眼的人物,传说就是此人创出了天外飞仙这一绝招。”

    “传闻啊,这剑法施展出来犹如晴天白云,无垢无暇,此招居高而击,一剑下击之势辉煌迅急,拥有连骨髓都冷透的剑气,剑之锋芒可怕到不能抵挡。”

    “当这剑斩来的时候,只见一道剑光斜斜飞来,如惊芒掣电,如长虹经天。此随心所欲的剑术变化,正是武功中至高无上的境界,已可算是天下无双的剑法了。”

    “这招威力无比,能用人剑合一、天人合一来形容其完美无缺。”

    “人与剑似已合二为一,剑光如匹练如飞虹,直刺了过去,剑光辉煌而迅急,没有变化,甚至连后招都没有,就仅仅是那么一剑,将全身的功力都溶入这一剑中,没有变化有时也正是最好的变化。”

    “这一剑形成于招未出手之先,神留于招已出手之后,以至刚为至柔,以不变为万变。”

    “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剑的灿烂和辉煌,也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剑的速度,那已不仅是一柄剑,而是雷神的震怒,闪电的一击。”

    丰小依说着,脸上居然出现了陶醉之色。

    萧云细细的品味着她的话,把握这其中的内含,他的心神也渐渐的沉入道丰小依所说的那种意境之中。

    萧云的人就在丰小依的眼前一闪即没,惊得她张大了嘴,瞪大了眼,手紧紧的抓着剑!

    远处一道剑芒斜斜的飞出,剑光飞过树干,萧云的身影显现了出来,就在那树的背后!

    人已缓缓的走来,剑已归鞘,树却是完好无损!

    风吹过,树冠摇晃,只是片刻之后,整棵树才斜斜的倒下!

    “你···怎么做到的?”丰小依吃惊的问道。

    “噗”萧云吐出一口血,人已经停止了前进的步伐····

    丰小依连忙上前将萧云扶住。

    萧云大喘着气,“做到是做到了,但是反噬力量太强,这绝对是自杀的招式!”

    “怎么做到的?或许你使用的法门不对,能不能···”

    丰小依已经扶着萧云坐下,她有些急切的期盼,也有些懊悔,因为这是属于个人的秘密,绝对的秘密,不可外传的绝密!

    “很简单,将全身的力量全部融入到剑中,人与剑两者合一,不分彼此,此时一剑刺出,人就是剑,剑就是人,此时进入一个空冥的状态,这就是天外飞仙!”

    那个神秘的世界中原本记载着这一神秘的功法,这是被命名为大瞬杀术的终极刺杀剑术。

    萧云随后毫不隐瞒的将自己的运功法门告诉了丰小依,他现在对丰小依没有任何的保留,这是信任,发自内心的,最直觉的信任,毫无理由。

    反噬之力无疑是可怕的,但在面对着极其难缠的对手,这样的反噬若能换来对方性命的话也未尝不可一试。

    随后丰小依也解释了什么是裂空道。

    裂空道的终极奥义其实就是意境领域,有意境的武林高手少之又少,能有意境领域的高手那更是少之又少,所以裂空道最是神秘。

    因为懂得的人少,修炼成的人更少,武林浩渺,能修成裂空道武功的人比那凤毛麟角还是要少,自从裂空祖师创出裂空道之后,在无人练成他的绝世武功,所以裂空道最是凋零。

    凋零也就代表者神秘,因为知道他的人太少太少了。

    萧云很奇怪,丰小依是怎么知道的,他没有问丰小依,对与裂空道他也没兴趣知道。

    同时萧云还知道裂空祖师死后传下一件绝世武器,名字不详,这件武器一直作为裂空道的象征存在,也正是因为这神秘武器的存在,裂空道才名列六道之中。

    二十年前的大战之中,裂空道被彻底的毁去,至于那传说中的神秘武器却是没有人找到,到现在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一件什么样的武器?

    刀、剑、枪、棍、锤、斧、钩、爪·····或许是其中的一样,也或许根本就不在其中。

    萧云那世界的洞口张开,就像是一道气劲的膜胎,将两人笼罩!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看着这世界之中的环境,丰小依简直就是难以置信会有这样的存在?这···是什么?

    丰小依看到了一张床,床上还有备好的被子,以及满地的食物和酒水,同时她还闻到了一股让她特别反感的味:臭豆腐的味道。

    “云,这是怎么回事?”丰小依伸手指着一处狼藉之地,像是被**的内劲轰击过一般。

    萧云尴尬啊,这是他“发狂”的时候做下的,但是又不好解释,因为那时候的他完全的没有自己的意识了,那是和自己身体中的那个意志作斗争的时候留下的。

    就在那之后萧云掌握了这个世界开启的方法,他也暂时的击溃了那意志对自己意志的吞噬,在之后他学会了一门强霸的武功,其中就包括了天地血牢、嗜血斩等等。

    “在其中休息些时日,养好伤势,才好谋而后动。”萧云道。

    三天之后,树林之中一股气劲亮起,随后消失不见,之后两道人影显露了出来。

    “在那世界之中我感觉体力恢复的好快。”丰小依欢快的就像是一只小鸟。

    “我恢复的更快,除了伤势之外,体力的恢复更是恐怖,仅仅一个瞬间就已经恢复了,不过那是我的世界,如果我不催动,你在里面得不到任何的恢复,这可是消耗我的体力的。”

    丰小依若有所思,道:“我有一个绝好的对付那家伙的办法了,只是如何寻找到他呢?”

    丰小依想到了一个对付那血蛙的法子,到底丰小依会想到什么法子对付他,这法子有效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