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想到了法子对付那血蛙了,“我有一个绝好的对付那家伙的办法了,只是如何寻找到他呢?”

    “找到他不难,其实我早就留下了后手,否则也不会这么安心的休养伤势了,若不是小依姐在我还以为这手乃是多余,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萧云道。

    萧云说着伸手入怀,竟是摸出了一个玉瓶来,玉瓶透明里面居然是数只手指大小的蜂子。

    萧云打开玉瓶,其中一只身披着红黄色间隔条纹的蜂子爬出了瓶口!

    这蜂子大如手指,比一般的蜂子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同时身上的红黄间隔条纹极其的鲜艳醒目,让人一见就知道这东西一定是剧毒无比,再看一看那蜂子屁股后面拖着的长长的枪尖,丰小依感到浑身寒战!

    那蜂子一出玉瓶口,双翅一展,发出“嗡嗡”的声音,向着林中飞去。

    “跟着他走!”两人边走,萧云一边解释道:“我在他的身上洒下了蜂迷香,这本是一种极其少有的花粉,尤其吸引这种蜂子,让它给我们引路,管保他无所遁形!”

    丰小依点了点头,同时他也有一个疑惑,“你对毒虫花草也有研究?这···像是百花道的手断!”

    “不是百花道,而是···百花宫!”说的这里萧云的脸色露出了黯然之色。

    丰小依知道他又想起了那个人了,那个已死,但是在他心中留下难以磨灭印象的人。

    “云,那认真的会是前昆仑派的掌教寒灵真人吗,我可是听说他的蛤蟆功练到登峰造极,武林之中几无可当者,尤其是他的绵掌,更是无坚不摧,以柔克刚最是看、厉害。”

    “只是,传说他二十年前已经失踪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更何况他怎么会修炼魔门的血煞魔功?”

    萧云也是摇头,表示并不知晓其中的原因。

    “血煞魔功我也会,就是不知道何时突兀的出现在了脑海之中,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为何说血煞魔功是魔门功法?”

    丰小依也是眉头紧皱,搞不懂他,摸不清他,他才是最神秘最深奥的存在啊,“你还能给我多少惊喜啊”她心中默念着。

    蜂子嗡嗡,速度并不快,左飞右摆,向着林子深处飞去,渐渐的越走越深,到了最后竟是穿过了密林。

    那蜂子还在嗡嗡前飞,丰小依一拉萧云,“前面有人,有不少人···十三个!”

    萧云顿时警觉起来,同时他也很吃惊,他竟然没有发现有人。

    从丰小依发现有人,到发现有不少人,直到数清楚有十三人,这仅仅是一个呼吸之间的事情,但是萧云一个人也没有发现。

    这不得不让他吃惊,他知道丰小依武功高深,比自己要高,但是他并不觉得她比自己高深多少,几次对决以来,丰小依并没有以绝对的优势压制自己,难道她一直的对自己隐瞒了实力?

    丰小依对萧云的第一次出手之时没有用全力,而是以一种好奇的眼光打量着他,那么当她知道眼前的男子就是自己的未婚夫的时候,她还会用全力吗?

    萧云感动了,他明白了丰小依的心思,不能不为之感到,只是···她却是晚了梦霓裳一步。

    萧云相信丰小依的感知,不明理由,不明原因的相信,这就是信任的感觉。

    他连忙止住身子,屏住呼吸,尽可能的将所有的气息收拢,与此同时他将玉瓶打开,弹入一些花粉,很快那种蜂子就震动着翅膀嗡嗡嗡的飞了回来,钻入瓶中。

    萧云收好了那蜂子,两人小心翼翼的潜行,行了一段距离,果然萧云也感知到了人声。

    这得多远的距离啊,这个距离即使人不躲藏,就站在那里萧云也不一定发现,她居然可以感知的到?

    丰小依见萧云发呆,当下玉手伸出,主动的拉住了萧云的手,两人猫在了一块大石之后,偷眼看着前方,前面一个黑洞洞的山洞,里面还隐隐的泛出血红色的光芒。

    那血色人影就在那山洞之中。

    而此刻那山洞之外或远或近的潜伏着几个人,一个、两个、三个···十一个。

    对,是十一个,萧云数了又数确信是十一个,那么丰小依怎么说是十三个,难道她数错了?

    萧云看向丰小依,眼中露出了询问之色。

    “山洞旁的那块大石头后面藏着一个,山洞顶上的那块石头后面也藏着一个。”

    萧云长大了嘴巴,倒不是他吃惊没有发现那两个人,而是丰小依说话的时候她跟本就没张嘴。

    没张嘴,话已说出口,而起听到耳中很清晰,很响亮,就像是在耳边大声说的一般,这样的声音恐怕早就惊动了埋伏的人了,但是····那些人好像是跟本一点反应都没有。

    萧云也是搞不明白,似乎丰小依说的话就只有他一个人听到一般,这····怎么可能?

    “这是传音入密,乃是武林之中的一门高深武功,你不知道?”丰小依看着萧云吃惊的表情,猜到了他的心思,所以才有此一问。

    “你别说话,我传你这传音入密的法门。”丰小依说着传给了萧云传音入密的法门,萧云闭目按照丰小依的所传的法门,片刻之后就学会这传音入密的武功。

    传音入密武功说起来并不怎么高深莫测,但也是不简单,乃是将内力集成束而后射向自己的目标,也就是想让听到你说话的人。

    这种武功若要修炼成必须要有高深的内功,将声音集成束而后将空间穿透,不过这种集中声音使用的武功也不是无迹可寻,离得近了可以感觉的到内力的波动,同时内功高深之人甚至可以截获这传音入密。

    但是现在近距离的两人传音入密倒是不必担心被人察觉,更不会被人截获。

    “这些人的武功都不弱,看来他们是打算在这里埋伏那血色人影了,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萧云道。

    丰小依吃惊,他没想到萧云这么快就已经将传音入密这门功夫掌握,而是运用起来还是相当的纯熟。

    “不知道是什么人,但是我却可以猜到,他们一定是知道这血人的,看来他们也是有着对付他的手断,看来我们要做黄雀了。”

    萧云点头,两人就猫在了山石之后,静做那黄雀,想要博得最后的胜利果实。

    两人小心翼翼的躲藏着,萧云伸出半刻脑袋看着那群人的动静,尤其是丰小依指出的那两块岩石之后。

    等了片刻,那群人终于动了,他们在洞口摆下一堆的柴草,点燃。

    柴草并不干燥,点燃之后不见起火,而是冒起了滚滚浓烟。

    这些人是什么人,他们来的目的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