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和丰小依想要对付那血色人影,却是不巧的很被人捷足先登了,那群人在血色人影所在的洞口摆下一堆的柴草点燃,冒起了滚滚浓烟。

    烟气的那一刻,就有人开始向洞内扇风,这是要将那血色人影给熏出来。

    这招果真歹毒!

    果然等了片刻,那洞中一阵的蛙鸣之声,“呱呱呱”的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近。

    骤然间一道血红色的人影冲出,带着一股血腥之气弥漫开来。

    与此同时他前冲的的身形嘎然止住,一张无影的网不知何时已经罩在了洞口之外。

    这张网无影无形,但是当那血色人影撞上这网的时候,顿时血色气劲沿着这网流动,把这张网都化成了血红之网。

    这网很奇怪!直到此时萧云也才发现洞口早已埋下了这张大网。

    “这是蟠龙丝织成的网,蟠龙丝很细透明无色,但其丝内有诸多孔洞。这蟠龙丝不但结实,韧性极佳,刀剑难以斩断,更是有一大能,吸收气劲。”

    “凡是作用在蟠龙丝上的气劲内力都会被蟠龙丝所吸收,而后化解,你看现在就是这蟠龙丝网正在吸收这人的气劲。”丰小依解释道。

    “好手段,没想到还有这种好东西呢?”萧云看着这群人心中猜测,他们为什么会事先准备好这种蟠龙丝?

    被蟠龙丝网住的血人人影身上的血气越来越是黯淡,他的挣扎的气力也越来越小。

    那群人哈哈大笑着,同时藏在山洞石头旁的那人也露出了身影,看着那挣扎的越来越弱的人哈哈大笑着。

    “萧大哥还说这人有多么多么的厉害,还不是轻易就落在了我们的手中,抓住这个再抓其余八个,任务大告成功。”

    那人说完身形一动,已经到了那人身前,手指弹出一掌拍在那人身上,顿时那血色人影一阵狂吼,发出“呱呱”的难听叫声,同时他身上的血色气劲涣散开来,露出一个面如枯木的干瘦老者的面容。

    老者独臂,面容枯朽,左臂伤口本来还未愈合,这一剧烈的挣扎之下,伤口裂开,还在滴着血,染红了他的破旧道袍,同时他的双眼之中泛着血红,虽然全身力量被封,仍旧是坐着剧烈的反抗。

    “糟糕!那怪物居然连反抗都没反抗就被捉了,这可怎么办?”萧云有些着急。

    丰小依也传音入密道:“等等看吧,山顶上的那人不动,若是我们先动的话,就会落入下乘,对我们不利啊。”

    萧云也明白这个道理,做黄雀当然比作蝉要有利的多,但是如果自己这面不出手的话,人家可就直接把人给抓走了。

    萧云其实也不知道这些人抓走他是为了什么,但是他却知道,这个人对自己很重要,他很可能就是解开自己身世的一把钥匙。

    萧云豁然起身,同时他手中的剑已经出手,血红色的气劲分成数股,向着所有的人笼罩下来,天地血牢,骤然出手。

    这群人大惊,万万没想到这里居然还藏着一个人。

    萧云的剑落下,顿时打乱了这群人的阵脚,同时剑光闪烁,但是他的剑身没有附带任何的气劲,就这样直接的砍在了蟠龙丝网之上。

    韧性极佳的蟠龙丝毕竟当不过宝剑的锋利,号称刀剑砍不断的蟠龙丝,在云梦柳的作用下寸寸瓦解!

    萧云一剑就破开了蟠龙丝!

    “好宝剑!”先前躲在那岩石之后的人大吼一声,同时手中剑光一闪,向着萧云刺来。

    这人武功不低,顿时将萧云缠住,与此同时余下的十一人抬起那老者就走。

    这群人的配合相得益彰,一看就知道那是长时间的配合行动练就的。

    萧云急切之间不能拿下那人,与此同时那十一人越来越远,转眼间就跑出去老远,身形可用鬼魅来形容。

    是一群高手!

    萧云也相信若非是高手怎么会敢来擒拿这血人,更不会将那血人逼的躲在洞中不敢出来,这些人的武功都很强。

    哪里来的这么多的武林高手?

    与萧云缠斗的那人边打边是咯咯怪笑,“好运气啊,好运气,没想到你竟然自动送上门来。”

    “你虽然不是我们要抓的目标,但是你定也是与我们的目标有着密切关系的人,抓到你还能得一把绝世宝剑,真是不虚此行。”

    萧云被压制下了,这人手中一把剑迅疾无比,剑势如风,剑过似是带着一阵的阴风吹来,让人不敢轻摄其锋。

    意境!

    这人的意境之力虽然不强,但是却是意境级别无疑。

    与意境级别的高手对攻,现在萧云还处于弱势,别看他与丰小依几番交手,那只不过是丰小依的留手试探而已。

    萧云把牙一咬,急急的攻出几剑,与此同时手中一下子打出三支柳叶钢镖。

    柳叶钢镖是萧云在丰荫城采购的,不多,仅有十二枚,毕竟柳叶金镖太过珍贵,打出一枚就少一枚,那可是柳寒烟仙子亲自打造出来的。

    “当、当、当”三支钢镖被拨打了开去,同时剑光也被完全的封住。

    “嘎嘎嘎,在我面前玩弄手断,真是太小瞧我了,今日就让你知道,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花招都是那么的可悲又可笑····嘎嘎嘎。”

    他的笑声嘎然而止,因为就在眼前萧云的身影消失不见,下一时刻剑已经从旁递出,刺穿了这人的咽喉!

    萧云大喘着气,他这一剑已经练习了多次了,面对着什么样的敌人,该使用多大的气力,他都有揣度。

    力量用大了,那是浪费力气,让自己筋疲力尽反而会让人捡了便宜,若是力量不够自然达不到瞬杀的目的。

    当初在丰荫城外萧云还不会使用瞬杀术,仅仅是瞬间的打开、关闭那世界的大门,对丰小依也仅仅是一个干扰,这就是力量不够而不能达到瞬杀的目的。

    毕竟打开、关闭那世界也需要很大的力量,频繁的进出那世界他的消耗很大,而且每一次都会对自己产生巨大的反噬之力,不到万不得已,他轻易不适用。

    萧云已经探算出了那人的速度和力量,直到对手厉害,不等对方有所防备就恰到好处的一剑结束了他的性命。

    这一剑刺出,瞬杀那人,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是不易,毕竟对方是意境高手,意境的力量压制之下,让他难得有反击的机会,他也是用了九成的力量急功之下,又加上三支柳叶钢镖的干扰,他才得了这么一个机会。

    萧云不听丰小依的劝告,强行出手不知是福是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