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不听丰小依的劝告强行出手,同时那隐藏着的两个人出现一个,萧云施展极招一剑毙命。(书^屋*小}说+网)

    一剑击出,虽说是得手,洞穿那人的咽喉,但是他也是消耗巨大,反噬力量更强,萧云喘着粗气,再也提不起力气来追赶那十一人了。

    与此同时那山洞顶上岩石后躲着的那人终于动了,那人一身青衫,手中一把青色的宝剑,剑光一闪向着萧云猛刺而来。

    元浪!

    萧云眼中就是一缩,原来躲着的那人居然是元浪。

    元浪一剑刺来,剑势威猛笼罩八方,将萧云彻底的笼罩。

    萧云身形一动,已然闪了开去,这样子哪里像是力竭的人?

    元浪一剑刺空就是一愣,见萧云面带冷笑的看着他,不由得心中气恼,原来他是在骗自己现身。

    “你以为骗我现身就能逃出我手不成,丰荫城被你偷袭得逞,今日就要你的命!”元浪狠狠的说着,剑已经向萧云斜斜的刺来。

    萧云不是没有见过元浪动手,但是他却是太不了解元浪的剑了。

    元浪的剑卷来,搅得风云动,一剑之威已现端倪,这一剑迅疾的刺向萧云。

    萧云身形一闪,手中剑借势一刺,刺向元浪的手。

    只是剑尚未刺到,萧云已经撤手,因为元浪的剑势已变,这一剑却是刺向了萧云的空门。

    必须要躲了,否则自己的剑刺不中元浪,而元浪会先一步刺中自己。

    萧云撤剑,转身,没想到元浪的剑如影随形,剑身一转剑尖再一次刺向萧云的空门。

    萧云无奈再次闪动身体,剑光又至,再次指向他的空门。

    萧云的汗顿时流了下来,他这才知道元浪的可怕。

    元浪的剑势太过刚猛,让萧云不敢与之触碰,他只能不停的躲闪,以此同时元浪的剑就如跗骨之蛆,招招点指着萧云一个动作的空门。

    动作尚未施展完全,对方的剑已经向着空门指去,就好像是人往剑上撞去一样。

    空门被刺这是让人最难受的,元浪这一剑刺出,根本就不需要多块的速度,因为他指的是对方的空门,就是剑不动,人也会自动的撞到剑上来。

    这最要命,萧云每次都是剑出过半,就又急急的撤招,如此一来他的消耗加大,他的内劲总是在使出一半就被拉出,在体内互相冲撞,反噬之力让他痛苦不堪。

    若不是他体内有逍遥决内力平衡,这冲撞的内劲就让他的经脉受损。

    元浪的剑很快,再加上剑势的作用,就显得更加的快的,萧云足以为傲的轻功在元浪的面前竟是没有了施展的余地。

    在岳蓝城自己是怎么伤的他?

    萧云回忆了起来,那是自己的一剑刺出,剑势未变,而剑转变了方向。

    但是这需要出剑的机会,现在他连出剑的机会都没有,只有他一动,元浪的剑就如影随形的刺来,而且次次都是空门,这是什么武功,什么意境?

    “小子,你是什么来历,看来你也是六道门人,报上名来,饶你不死!”

    萧云并不答话,他也没有时间说话,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对方的身上。

    瞬杀术顺利的施展出来没有元浪看起来消耗的那么严重,但是也是不少的消耗,再加上对方剑势的威压,很快萧云就有些支持不住。

    这个时候若是躲到自己的世界中去,一定会被对方所破,现在是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

    萧云咬着牙,坚持着,渐渐的他感觉到了力量的流逝,感觉到了双腿的麻木。

    又是躲闪了几剑,萧云感觉到浑身都似失去了知觉般,只是机械般的躲闪。

    失去了自我,失去了眼前的剑光,就如那在血色光幕之中的境遇一般。

    那血色光幕之中只是一片血红,除了红就没有别的,他就是那一片红中的一块,换句话说他本身已是融入到了那个环境之中,没有了自己。

    而现在他感觉到了力量的流逝,浑身的麻木,他的知觉也在消失,隐隐没有了自己,他融入到了环境之内,已经没有了自己。

    在这危急的关头,萧云又一次沉浸到了意境之内,意境之力骤然间涌动起来。

    元浪的剑刺出,陡然间已不见了萧云的身影,顿时一惊。

    身后!

    此时萧云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剑已毒蛇般的刺出。

    “隐藏实力是没有用的,在我的意境力量之下,任何动作都逃不出我的剑。”元浪说着,剑光一闪,又刺向萧云的空门所在。

    元浪的剑尚未刺到,剑刺的位置萧云已经捕捉到了,他的眼睛看起来呆呆的,没有一点的活气,但是他的眼睛却很毒,任何的微小动作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这个时候以其说是他在用眼睛看,倒不如说是他在用心看,因为他本身就已经融入到了环境之中,自己就是环境的一部分,这就是他的意境的力量。

    萧云的剑一个弯转,后发先至,却是攻击向了元浪的空门。

    以牙还牙,这招堪比姑苏慕容家的斗转星移,这一剑刺出让元浪大吃一惊。

    元浪抽身撤剑,剑势一变,顿时剑光缭绕,剑势强霸的攻来!

    这种强霸的剑势根本就无视空门攻击,任你攻击哪处,我只挥剑刺出,这就是霸剑。

    元浪的剑不是霸剑,丰小依的剑才是霸剑,但是他的剑比丰小依的剑更加的狂霸,更加的威猛,只是他的剑比起丰小依缺少了些许的灵动和轻盈,这已经不是剑招的范围了,这是刀势。

    剑势之下萧云的剑连忙撤出,云梦柳虽然是宝剑,乃是云梦三圣穷尽十年之功炼制而成,但是毕竟这只是一般韧剑,韧性十足,但是霸气缺失。

    胳膊拧不过大腿,在霸剑面前萧云的云梦柳只有撤走。

    剑势随后卷来,这一剑席卷天地,蕴含了勾、拦、撩、砍、刺等种种变化。

    一剑挥出就蕴含了多种变化,这简直就是不可天理,难以想象。

    剑原来还可以这样用?

    萧云其实不知道,这已经不是剑招了,而是刀招。

    武林之大只有一把剑被称为霸剑,那就是丰小依手中的剑,没有谁的剑可以称得上是霸剑,能比霸剑还要狂霸的有且有一种:霸刀!

    元浪手中用剑,施展出来的居然是刀招。

    剑用刀招的萧云并不是没有见过,但是霸刀刀招他却是没有见过。

    刀势滚滚将萧云裹住,这一刀之威足可劈山断岳,这一刀之势笼罩八方,避无可避。

    仅仅一剑,没有任何的花俏的一剑,以刀意催动剑施展出来的一剑,就已经对方陷于死地,这就是元浪,根本就无需施展绝学,一招毙敌!

    就这么死了?不甘啊!萧云能否在元浪的一剑之威之下逃得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