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遇到元浪,元浪剑行刀招,刀意催动剑施展出惊天一剑,就已经将萧云陷入到了绝境之内。

    萧云心中不甘就死,但也是无可奈何躲闪元浪这一击,当下之内一声怒吼发泄心中的不甘。

    就在此时一股莫名的力量在萧云身体之中涌动,似是一颗心脏在体内爆炸,不,不是一颗而是半颗!

    “轰”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萧云体内迸发出来,顿时一层厚厚的天蓝色的冰甲将他罩住,与此同时一股旋风围着他急速旋转:玄冰冻气!

    霸刀刀势催动手中削金断玉宝剑猛烈的斩落,一下子将旋转着的玄冰冻气击溃,同时这一剑斩在了冰甲之上!

    “咔嚓”之声传来,冰甲上现出了道道裂痕,同时剑与冰甲相接之处,冰屑乱飞,四处乱射,道道蓝芒乍现,看起来倒也是壮观非常!

    “你以为躲在冰中就能保得万全,我这一剑之威可不是你这冰甲可以承担的,能挡我一剑之威,你这冰甲还算不错,只是能不能抵挡得住我这第二剑?”元浪恶狠狠的说道。

    手中的剑再次举起,只是剑却没有落下。

    剑没落下,纷纷扬扬的落下的是雪。

    这个季节怎么会下雪?

    不仅仅是雪,一道冰刃从天而降。

    元浪一剑向外挥去,顿时冰刃被击碎,但是数道冰刃接踵而至。

    “这是什么意境、武功?”

    没有回答,有的仅仅是一道紧接着一道的冰刃,与此同时萧云身上的冰甲裂痕正在愈合,在冰甲之外玄冰冻气又开始旋转不休。

    “玄冰意境?”

    元浪已经来不及多想,不断落下的冰刃,连接成片,将这一片的草地山石都砸的粉碎。

    元浪手中青玉剑挥动间却刀气纵横,将周围的冰刃扫落,与此同时宝剑携带着毁灭的刀势向着冰甲卷来。

    “剑用刀招,你也是奇才了!”随着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一道旋转着的宝刃斜斜的斩来。

    “霸剑?”元浪顿时眼睛一缩,这剑势不是霸剑还有什么剑能够催发出来?

    青芒闪动,刀气横斩,青云剑催发出来的霸刀刀势与那旋转着斩来的剑撞在了一处。

    剑,被崩飞了出去,旋转着。

    担这只是一把子剑,这一剑仅仅是一个试探而已,随之而来的一剑却是名符其实的霸剑。

    剑势如山一般的压来,亮白色的气劲裹住七绝剑轰然落下。

    霸道与霸剑相交,刀剑的优劣顿时显现了出来。

    剑走轻灵,可以再短距离之内发力,同时产生强大的杀伤力,而刀却是不能,这就是霸刀和霸剑的区别。

    霸刀虽猛,奈何没有霸刀的发力机会,再者剑就是剑,即使他有这发挥霸刀威力的余地,但却也不具备霸刀本该有的的威力,霸刀与霸剑之间有着很大的区别,就看你如何掌握,现在丰小依掌握了机会。

    丰小依的这一剑他没有挡下,剑势与刀势相撞之下,刀势被完全的瓦解,但是剑势却有余威。

    元浪被这一剑狠狠的震退,吐出一口血来,转身就退。

    丰小依也没有追,她与元浪无冤无仇的,没有必要非要他的性命不可,现在他很关心萧云。

    玄冰冻气已经消散,只是冰甲仍在。

    萧云在冰甲之中眨巴着眼睛,也不知道他想说什么,动也动不得,话也谁不出口,他被冰封在了冰甲之中,却是走不出来。

    丰小依围着冰甲走了几圈,见萧云在冰甲之中连连的眨巴着眼睛,那表情真是好笑急了,倒是惹得她一阵的娇笑。

    冰甲坚固,虽说是冰,但是乃由劲气凝聚所成,并非是自然界的冰,这冰甲若不打碎,就是在这里放上几年甚至是几十年都不会融化。

    但是若是打碎冰甲,会不会伤害了里面的人?

    会的,一定会的,丰小依对此有着判断。

    丰小依围绕着冰甲转了好几圈也没有什么好的法子,心道:“这玄冰到底是怎么回事?”

    剑不急不缓的落下,砸到了冰甲之上,溅起了几片淡蓝色的冰屑。

    丰小依再次握剑在手,剑又落下,力量大了几分,这次的冰屑飞溅的更多。

    接连几次试探,丰小依终于摸清了这玄冰甲的坚固程度,亮白色的劲气在剑身之上骤然绽放,与此同时纯阳劲气侵入到了冰甲之内,竟是与纯阳劲气瓦解玄阴劲气。

    “哗啦”一声,冰甲碎开,萧云从冰甲之中脱身而出。

    “怎么这么晚才来,难道是想害死我不成?”萧云抱怨着。

    “遇到些麻烦,这些人的武功都很高,都是意境级别的,不过···我还是不负你望。”丰小依笑了笑。

    萧云随着丰小依转过一个山坡,那里被困着一个人,正是那面容枯朽的老者。

    老者眼中泛着红,不停的挣扎,见萧云两人,不住的呲着牙,瞪着眼,欲要噬咬两人。

    “他这是怎么了?”萧云问道。

    “看我的。”丰小依说着,轻轻的吹出一口气,将那缕秀发吹开,露出了她的左眼。

    秀发落下,那小半张脸以及她的左眼又被尽数遮盖。

    与此同时那老者眼中的血红也渐渐的退去,同时他的脸上露出了惊愕之色,看了看左右,脸上的沧桑之色更浓。

    “前辈可是昆仑派掌教寒灵真人,我乃昆仑派试炼弟子萧云,拜见掌教真人。”萧云说着虔诚的一拜。

    “你···你是···昆仑派···弟子?”寒灵真人声音嘶哑着,言语不清,似乎是许多年都不曾开口了,骤然说话却是难以表达清楚。

    “弟子正是,弟子参加完这次试炼就是正式的昆仑派弟子了,不想此处得遇掌教真人。”

    寒灵真人的眼中露出了一点光彩,看着萧云点了点头。

    “罢了,罢了,你我想见即是有缘,我时日无多,这一身衣钵当传你。”寒灵真人的语气越来越弱,声音几不可闻。

    寒灵真人说着颤抖着左手从怀中竟是取出来一个油布包袱,又左手颤抖着将包袱递到萧云的面前。

    “这是我昆仑派的绝学,收好,同时寻回我派的···”

    寒灵真人说道这里却是顿了一顿,随后眼中的光彩渐渐的散去,竟是话没有说完就已经断气。

    “死了?”萧云顿时吃惊不小,他怎么会就这么死了,自己还没有询问他二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怎么就死了。

    “那十一人各个都是意境高手,我虽然突袭之下杀死三人,抢下了前辈,只是····余下之人的反击也让我自顾不暇,老前辈···被打了一掌,若不是我先前给他关注了元气,他···早就死了。”

    萧云将那油布包袱收起,看着寒灵真人的尸体,心中疑问重重。

    寒灵真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又怎么会变成如此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