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和丰小依设计欲要诛杀七人,两人反向而逃,却是出乎意料的丰小依出现在了萧云的身边。

    丰小依握着剑出现在了三人面前,轻易的挡开了三人,她轻蔑的一笑,转身向着萧云追去。

    面对着三位意境级别的高手,丰小依相信自己的意境力量强过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人,但是却绝不是三人的对手,所以她选择了遁走。

    “追!”那三人虽然是被这一搏袭扰阻挡住了片刻,但却没有受伤,继续向两人追去。

    离得近了,更近了,突然见萧云和丰小依两人向两边一分。

    “又来!”

    这次三人相信这绝对是萧云和丰小依的有意而为,而不是被气劲逼迫分开。

    三人也不是傻子,这分明就是想要分而击之。

    但是三人都是意境高手啊,意境高手有意境高手的骄傲,也有意境高手的自信,三人明知道这是对方的算计,仍然分兵分头追赶两人。

    一人追萧云,两人来追丰小依。

    萧云身子一个转折,又是斜刺里跳了开去。

    萧云的轻功独步武林,虽然还不是意境级别,受到对方意境之力的影响大打折扣,但也不是那人短时间之内就会追赶上的。

    追赶了一段时间,猛然间亮白色劲气再次袭来,只是这次与先前的不同之处就是亮白色纯阳气劲之后是一把旋转着的飞剑。

    剑如电闪,旋转而来划破虚空,那人躲闪不能,手中一把铁棒一横,想要将这飞剑挡住。

    剑是被挡住了,又旋转着飞了回去,同时那剑上携带着的强大剑势也将那人撞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那飞出去的子剑挂在了母剑之上,两者合二为一,一把剑犹如一座大山般向那人斩去。

    那人大惊,不敢轻摄其锋,一躲闪了开去,没想到剑势一变,如山般的剑势化作捕猎的毒蛇猛然间噬咬而来。

    霸剑在顷刻之间变成了绝剑。

    “噗”,剑过,那人脖颈之上飘飞着鲜血,在他自身内力的影响之下飞溅了一丈有余,像是一个血的喷泉。

    那人缓缓的倒下,他的手捂着咽喉,眼中犹自带着不甘和难以置信,喉咙中发出“嚯嚯嚯”的不甘的声响,他很想说话,但是已经再也说不出口。

    “小依姐的剑好恐怖,我这才知道若不是先前小依姐留手,我恐怕早已横尸岳蓝城外了。”

    “哼,哪还有说,不过我丰小依也不会谋杀亲夫。”丰小依很得意,一直以来她都想得到萧云的认可。

    “咳咳···”萧云咳嗽了两声。

    “这些人的意境有问题,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强,我一个人可以对付两个,别说两个四个五个都没有问题。”丰小依正面出手斩杀一人之后心中已经有地底。

    先前的偷袭将抬着寒灵真人的三人斩杀,那时候她就有所疑问,但是由于是偷袭,而且三人都抬着人,即使斩杀了三人也不见得三人的武功就弱。

    但是这一次虽然也有偷袭的嫌疑,却也让那人的实力得到了发挥,这的的确确就是那人的真实本领,他们的意境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

    既然对方的意境有问题,那对付他们就不是问题。

    萧云上前将那人的身上翻了一遍,摸出一包银票,展开看时却有几万两,上面都有聚宝庄的印记,一看就是真的。

    在一摸身上,却是没有了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萧云看着这些银票发愣。

    很快丰小依也注意到了,看着这些银票也是一阵的发呆。

    他们发呆的不是这银票的数量,而是那聚宝庄的印记。

    聚宝山庄是一个极其神秘的存在,没有人知道总坛所在,但是它却是一个遍布武林的大势力。

    聚宝山庄不参与江湖争斗,是一个专门做生意的势力,他的商号开遍整个武林,同时各个行业都有它的渗透,更是他的钱庄乃是最有信誉的钱庄。

    只要拿着印有聚宝山庄印记的银票可以到武林之中的任何一家商号进行消费,同时随时随地都可以套现。

    这么一张银票不能说明什么,但是在这些人身上出现,就有些匪夷所思了,因为这些银票是武林之中的通行的银票,是最近几年才兴起的。

    也就是说这些人都是武林中人,原本萧云以为这些人是阴风谷内的魔教余众,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些人本就是武林中人,即使是魔教余孽也是生活在武林之中的。

    武林中何时突然多出了这么多的意境高手?这才是让萧云和丰小依惊讶的地方。

    “唰唰”声响,有人在快速的接近。

    丰小依这次本也没有把两人甩开太远,她有信心在短时间之内将追赶萧云的那人斩杀,若是将两人甩的太远,反而会影响他们斩杀两人的效率,万一让这两人与那四人汇合起来,再想把他们斩杀却也是万难。

    “小依姐,一人一个,我先挡住一人,你把另外一个斩杀,在来帮我!”萧云说完,身形一晃已经拦住其中一人的去路。

    丰小依已经完全有能力留下两人,萧云之所以要出手就是要以意境高手过招,提高自己的本领,试探出自己的不足之处,与高手过招所得不小。

    剑光闪烁,云梦柳宝剑向那人急刺而出。

    这人的意境力量并没有元浪那般的凝实,萧云虽然是拿不下这人,但是凭借着他的身法,以及他变幻莫测的剑招,倒也把那人缠住。

    另外一人一见正要过来相助,丰小依已经横身拦住,剑一摆,剑光如网一般的向那人罩来,剑罩人间再现。

    “踢到铁板了!”那人立刻就感觉到了丰小依的厉害,心中闪过一丝不妙的感觉。

    他本想着呼喊同伴撤退,但是他的话还没有出口,亮白色气劲亮起,丰小依的剑如山岳一般压来。

    强大的剑势让他居然张不开嘴说话,他手中居然也是一把剑,但是这把剑的剑势却是无法与霸剑相抗衡。

    感受着霸剑的威力,那人心中就是一凉,脸上也露出了惊骇之色,眼中明显的是不信,他的视线一抬这才看清袭击他的人,居然是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

    两剑相撞之下,各自剑上携带的劲气轰然撞击,瞬间一股劲气从碰撞之处荡漾开来,将树枝、树叶炸的乱飞,与此同时还有一个身影被轰飞了出去。

    双剑撞击之下他感觉到了丰小依剑的力量,在与剑接触的刹那,他感到一股极强的力量冲进了自己的体内,让他的全身都似发麻,身体行动不能,同时一股爆炸的力量在体内肆虐。

    “哇”的一声,那人吐出一口血来。

    一招就被震退,同时口吐鲜血,受了内伤,这个人的武功果然和丰小依想象的一样。

    意境级别,怎么会出现这么强弱分明的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