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一招震伤了对手,心中大定,这人的武功果真是和自己原本想象的一样。

    那人眼中露出了杀意,身形落地,身躯一震,淡蓝色的气劲将自身笼罩,一道水波一样的气劲荡漾开来。

    “水之意境,可惜这里可不是水中,你的意境无效。”丰小依刹那间就说破了对方的意境和弱点。

    那人的淡蓝色的气劲刚刚笼罩全身,眼前粉红色的人影一闪,同时亮白色的劲气亮起,他感觉胸口一痛,而后全身放松,软绵绵的,他浑身的力气都顺着丰小依从他胸口拔出的剑而迅速的消散。

    与此同时与萧云争斗的那人也险现环生,在对方的压力之下,萧云又沉入道了意境之中。

    在意境之中的萧云战斗力翻倍猛增,同时剑身之上笼罩上了一层的白霜,阵阵寒气笼罩了两人,让那人的动作减缓。

    萧云的剑弯转如意,他的剑贴到了对方的剑上,随着那人的剑势扭转着剑身,云梦柳刺入那人的心脏。

    进入意境的萧云竟是能够斩杀同为意境级别的高手。

    瞬间击毙两人,让两人击杀其余四人的信心大增,与此同时萧云却也有了另一种发现。

    进入意境,这几乎成为了战斗的转折点。

    萧云闭上眼睛仔细的回想着进入意境前后的事情。

    在那血色的光幕之中,在被元浪攻击的时候,再与方才那人战斗的时候,以及先前在和丰小依打斗的时候····

    “轰”萧云的脑海一阵的轰鸣,似乎是有一扇大门正在缓缓的打开,同时血仙蝶的话再次涌现了出来。

    在血仙蝶的天地血牢中。

    “即使是在高的凝聚度气劲其中也有缝隙,只是你看不到而已,仔细的盯着这层气劲光幕,融入到这层气劲之中,你就会发现不同。”

    “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山顶。”

    “你在山顶吗?在吗?你仔细想想,你现在还在山顶吗?”

    “我难道不在山顶?我在哪里?”

    “在姐姐的···天地血牢之中。”

    “你也不再天地血牢中啊,你在哪里呢?我也不知道啊,你知道你在哪里吗?”

    “我在哪里?我不在山顶,我也不再天地血牢之中,那么我在哪里?”

    “我在哪里呢?”这句话一定是重点。

    “高凝聚度的气劲也有缝隙,仔细的盯着这层气劲,融入到这层气劲之中,融入····我在哪里····”

    骤然间对萧云关闭的大门彻底的打开,那里面是一个洁白的世界,是一个无尘的世界,是一个空空如野的世界····

    萧云一步跨入到那世界之中,骤然之间自己也变得洁白,也变得无尘,变得虚无,就像那世界一样,他一下子失去了自我,找不到身在何处,同时身就在这片虚无之中,自己就是虚无。

    这就是萧云的意境,这种意境叫做虚无境!将自身视为虚无,视为周围的一部分,将自身完美的融入到环境之中,这又是至高无上的自然境。

    自然境也称为仙境,能够最大限度的利用自然之力的一种强大的意境。

    刹那之间萧云的身体之外笼罩住了一层白霜,雪纷纷扬扬的落下,在一转眼间飘舞的雪花消失不见。

    这是寒冰意境?

    萧云自己也不清楚,他感觉到体内蛰伏着一股力量,这股力量就是寒冰之力,凝聚成了一团沉淀在了自己的气穴丹田之中。

    萧云知道这股寒冰之力是什么,那是云梦三圣以性命换来的东西,那是熔岩雪莲,一个生长在熔岩环境之外雪莲,乃是极其难得的极度阴寒之物。

    “这东西居然蛰伏在自己的身体之内,无时无刻的不在散发着法的寒气,对自己却未造成伤害,这是怎样的一种宝物?”

    先前破碎的那半颗心脏已经彻底的化作股股元气在经脉之中游动,已经彻底的融入到了自身之中,而那雪莲仅仅是在他的催动之下他散发出微弱的阴寒之气。

    萧云一下子踏入到了意境之中,感觉天大地广,一下子他的视野似乎也开阔了起来,耳朵也变得极为敏感!

    他看到了那四个人正向这边赶来,与此同时丰小依已经隐身到了一棵树下。

    意境级别的力量就是不同,她也是深深的佩服丰小依的实力,同时他也有一个疑问,为什么离得那么远,丰小依就能捕捉到藏身在石头后面的元浪,而元浪却是连还不是意境的自己的没有发现?

    是丰小依的意境力量吗?她的意境到底是什么?

    萧云看向丰小依,尤其是注视着她那被一缕秀发遮盖住的那半张脸。

    “踏入意境了?这····怎么可能?没有意境种子就能踏入意境?难道你吞服的那东西就是被破碎的意境种子不成?”

    丰小依的眼中出现了赞许之色,也更多了一许迷恋,“这才是我丰小依的男人,即使拥有完整的意境种子若没人指点协助,都难以修成意境,半颗意境种子就修成意境,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可能的事情,但是现在已经变成了可能,这样的人才是当之无愧的天才,当之无愧的翘楚,当之无愧的男人,而这男人就是我丰小依的男人!”

    丰小依此刻却是心潮澎湃了起来,望了萧云,她的眼中闪烁着赤红色的心,那是爱慕的眼神。

    毫无掩饰。

    萧云就这么大摇大摆的搜着身,每个人身上都带着大笔的银票,也不知道这些人都是怎么想的,带这么多的银票干嘛?

    在阴风谷这么险恶又是生死未卜的环境之内,不多带点解毒药物或是食物、水源带这么多的银票有什么作用?

    阴风谷中可是没有做生意的,即使再多的银票也和废纸无异。

    但是萧云却没有客气,现在没有说不定出去之后就有用了,钱的作用萧云已经知道,利用好了可是一种很厉害的武器。

    “小子,纳命来吧!”萧云的行径早被人看在眼里,待看清了是在搜身,顿时那四个人睚眦欲裂。

    澎湃的劲气射来,一路上将树枝树叶射的翻飞。

    萧云顿时沉浸到意境之中,那道劲气在他的眼中显示出淡金色,其中还包含着一颗淡金色的珠子。

    四个意境高手到来,他们的实力是否像丰小依说得那般不堪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