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和丰小依仓惶逃窜,途中萧云身受煞气影响,意识有些模糊起来。

    丰小依的手按在了他的后背之上,纯阳之力渗入他的体内,涌进他的经脉,向着他体内那团正在汇聚的黑色能量攻去。

    “轰”体内那团黑色的能量骤然四散。

    萧云感觉身体似是被撕裂一般,那股意志怒吼着、咒骂着,与萧云的意志缠绕在一起。

    梦倪裳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梦琉璃再向着他笑,继而又浮现出了白菲的笑容,还有丰小依的倩影甚至还有那又黑又丑的花清影。

    这些身影一一在他脑海之中徘徊,阻挡着那侵入自己脑海之中的意识。

    “放弃吧,放弃你的挣扎,让我主导你的身体,你就可以得到梦灭以求的高深武功,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报仇雪恨、一统武林都不在话下···”

    “放弃挣扎吧,敞开你的意识,放松下来,你就再也感觉不到痛苦,同时你还可以坐拥天下美女···”

    “你不是很喜欢梦琉璃吗,你难道不想拥有她吗,你难道不是对你身边的丰小依也很有意吗,敞开你的意识,这些你都会拥有,甚至你还可以见到···花清影···”

    死去的人怎么会可以见到?萧云的意识已经混乱,早已经没有了思维,他的意识正在承受着种种诱惑的攻击。

    丰小依能做的,仅仅是让萧云体内的那团能量不在凝聚,一但这能量聚集起来,对萧云的意识冲击力更大,所以丰小依极力的阻挡着那团能力的凝聚。

    丰小依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就看萧云的意识到底能强到什么地步。

    丰小依全神贯注的向萧云输送着纯阳内力,他体内的那股力量太过恐怖,即使是丰小依也难以压制,现在在萧云清醒过来之前,她就不能停止对萧云内力的输送。

    这不仅仅是处于对萧云的保护,那股力量的反噬之力很强,如果此时丰小依撤力,这股反噬之力就会将她震得内伤。

    现在已经陷入到了没有选择的地步,无论如何也要坚持。

    两个人都在坚持。

    氤氲的白雾从丰小依的头上冒出,与此同时萧云身上的黑色气劲已经散去,他的头顶之上也冒出了氤氲白雾,这是汗水被内劲蒸发之后所形成的氤氲白雾。

    “咔嚓”声音不但,但却是被丰小依捕捉到了。

    “不好!”丰小依已经知道有人来了。

    进入阴风谷的人不少,几千人总是有的,虽然阴风谷很大,但是数千人涌了进来,遇到一个武林之人实在是太过正常了。

    现在的丰小依和萧云就是待宰的羔羊,任何一个武林之人见到都不会放过,尤其是丰小依,绝对会成为某些人觊觎的目标。

    果然声音越来越近,这些人共有五个,普遍来说轻功都不是绝佳,脚步声音沉重,内功却是不凡。

    这群人边说边走,其中一人道:“这阴风谷内真是太危险了,那血人太过恐怖,若是下次遇到,怕是凶多吉少了。”

    其中一人冷冷的道:“那血人真的如你们所说的那么厉害,我倒是想要见识见识····”

    “哼!倒是遇到了他怕你就不会这么说了。”先前那人也是冷冷的道。

    “我说,你们两个别闹别扭了,这阴风谷真的是危险重重,若是单独行动真的是凶多吉少,只有大家联合起来,才能有所收获。”说话的是一个尖细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夜枭。

    “说到收获,你们都有所得,唯我一无所有,下次再有收获,可就是我的了,大家有没有意见?”说话的是那个想要见识血人的人。

    大家都是同意,但是心中却是各自打着注意。

    这群人本就是散人,在阴风谷中浪迹了数天,也都经历了许多的风险,有的也有了好的机遇,同时他们都有了一个认识:必须寻找同盟。

    个人的力量太过弱小,这阴风谷中不仅仅有土著的见人就杀的血人怪物,还有来自武林中的各个势力。

    血人怪物每次仅杀一人,吸血之后一段时间之内再不出手,这种威胁还不是很大,毕竟血人怪物很少,而进入阴风谷的人很多,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巨大的威胁。

    但是来自武林中的这些人可是最危险的,不是相同势力的人在对方眼中那根本就是猎物。

    各大势力之间相遇倒也不会直接引起大战,毕竟实力相当,混战起来胜负难料,更会有有心的势力趁火打劫。

    但是面对着散兵游勇,那就对不起了,这与送到口的肥羊也没有什么区别。

    这些散兵游勇遇到了一起一拍即合,迅速的组成了联盟,只是这些人各怀鬼胎,各自为战,没有统一的指挥。

    不久前本来是集结了二十余人的队伍,就遇到了血人的袭击,仅仅是一个血人,吸干了一人之血,就让这支队伍迅速的分裂。

    这群人作鸟兽散,三个一群,四个一组不知跑到哪里去了,窜入树林中的这组人共有四个,半路又捡了一个,五人就暂时的成为了一个联盟。

    这群人也是慌不择路,本想着早早的出谷,免得把性命丢在这里,不想却是迷了路,在林中越走越深。

    这群人边说边走,突然那如夜枭叫一般声音的人却是惊叫道:“那边有人。”

    丰小依身上亮起的白色气劲太过显眼了,终于被人发觉。

    这五人各将兵器取在手中,向着萧云两人围了过来,但看到两人之后那后加入的人却是嘎嘎一阵的怪笑。

    “那小子中毒了,看样子是不活了,这美人可就归我了,这可是说好的。”

    原来他看到萧云满脸的黑气,以为是中了毒,在这阴风谷中草木虫兽多有剧毒,中毒之事太过平常,这些人也见得多了,误把萧云也当成了中毒。

    看样子丰小依正在给萧云运功逼毒,正道关键时刻,腾不开手,若是此时封住了她的穴位,那这岂不是自己的禁脔?

    那人嘎嘎怪笑着,伸手就向丰小依的背后穴位上拍去。

    “谁敢碰她,立死。”

    一个娇娇弱弱的声音传来,不像是威胁,倒像是撒娇,但声音不甚响亮,却是清晰入耳。

    什么人出言阻止,是救星还是煞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