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给萧云输送功力,不能停止下来,而此时却是来了趁火打劫之人,那人垂涎她的美色欲要趁机出手,却在此时传来一个柔柔弱弱的声音,“谁敢碰她,立死。”

    那人停手,同时抬头向那出声之处看去,在树杈上正坐着一个身穿红色衣裙的绝美女子。

    这女子也不知道是何时到的,即使是丰小依也不知道,她也是听到了说话的声音,才发现那里原来坐着一个人。

    血仙蝶!冰宫不泪天的宫主,一怒血屠百里,被武林中人成为血魔女之首的杀人女魔头。

    丰小依见过血仙蝶,但是这五个人却没有见过她,更是不知道眼前的绝色女子竟是煞星转世。

    “又是一个美人啊,那个是你的,这个可是我的啦。”其中一人面上露出了猥琐的笑容,嬉笑着向血仙蝶走去。

    “美人,怎的自己孤孤零零的啊,何不和我们同行,你若肯从了我,少不得你的好处。”

    血仙蝶面上带着甜甜的笑容,“呵呵,好得很,你····死。”

    一个“死”字说完,她人未动,白皙柔嫩的玉手一张,一股吸力产生,顿时将那人吸了过来,而那人的脑袋直接就撞到了她的手掌之中。

    血仙碟五指一收,就像是捏碎了一个西瓜一般,顿时万朵桃花开。

    多么血腥的一幕,多么残忍的一幕,血仙碟却似是云淡风轻,真的像是捏碎了一个西瓜,顿时满场皆惊。

    一招,仅仅一招,一招手而已,顿时震慑全场。

    血仙蝶一松手,那人的尸体跌落树下,她看了看手指上的血,面带着微笑,手缓缓的抬起,轻舔着···

    如此绝美的女子,如此柔弱的女子,面带着笑容,嬉笑间就捏碎了一个人的脑袋,还在舔舐着带血的手指,这···是何等的违和,何等的难以置信。

    “骗人的吧,这一定是骗人的吧。”许多人的心中都这样的问着自己。

    “血手夜枭、采花书生、毒手老人还有铁鹤先生,你们四个居然还没死,呵呵····很好。”

    血仙蝶嬉笑着,面带着笑容看着四人。

    四人的脸上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因为他们互相都没有报出自己的真实姓名,他们都是武林中被通缉的要犯。

    “你是谁?”那如夜枭般声音的人正是血手夜枭,此刻他不由得对血仙蝶重视起来。

    “呵呵···我是···血···仙···蝶。”

    血仙蝶在“呵呵”笑的时候已经动了,她的身形一展就像是一只飘飞的蝴蝶,美丽就如仙界的蝴蝶,只是这只蝴蝶不是来自仙界却是来自地狱。

    她说了五个字,但是停顿了四处,每次停顿之时她的手就洞穿一人的心脏或者是捏碎一个人的脑袋,“蝶”字说完,四人已经全部被掐灭了生息,只是他们的身子仍旧是保持着那一刹那的动作,僵化。

    谈笑间又杀四人,真不愧是血魔女。

    血仙蝶就像是一只偏偏飞舞的蝴蝶,无声无息的落在丰小依的身后,她柔嫩白皙的手缓缓的探向萧云的顶梁。

    丰小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手落下,她不知道血仙蝶要做什么,是像捏西瓜一样捏碎她的脑袋,还是····

    现在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催动着自己的内力,看着那白皙柔嫩的手罩在了萧云的头顶上。

    血仙碟的手掌间黑气弥漫,这黑气···正是萧云散发出来的黑色气劲。

    她在吸收着萧云身上的黑色气劲,与此同时一股赤阳火热的内劲从血仙碟的手上溢出从萧云的头顶渗入他的体内。

    丰小依感觉到自己的内力被弹开了,她连忙收功,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她知道血仙蝶是在救萧云。

    丰小依稳定了一下心神,提剑在手缓缓的站起,看着血仙蝶。

    内力的鼓荡之下,她血红色的衣裙飘舞,真如蝴蝶飘飞,美轮美奂。

    与此同时丰小依看着她的娇美面容却是有着几分的熟悉,这张脸···似乎是在那里见过一般。

    见过吗?丰小依的脑海中不断的回忆着,最后她只能是摇了摇头。

    血仙蝶的身上泛起了血红色气劲,气劲如血,与此同时萧云的身体之上也泛起了血红色的气劲。两人身上的气劲竟是相互呼应,渐渐融为一体。

    一个人的内功属性决定了气劲的颜色,而一个人正常的情况下就只能有一种内功,所以气劲的颜色一般不会变化。

    但是萧云不同,萧云的气劲颜色会变化,先前的气劲是淡淡的白色,之后又变成血红之色、冰蓝色、黑色。

    不同的内功才能具有不同的气劲颜色,他身体之中拥有不同的内功不成?

    理论上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不同的内功,即使是相同属性的,在人的体内也会互相的冲撞,这种冲撞足可以把人的经脉炸碎,甚至是人都会被两种内功的冲撞炸的粉碎,所以一个人的体内就只有一种真气,强大的真气会将弱小的真气吞噬。

    三种、四种内功在体内运转,那简直就是找死。

    丰小依的眼睛眨了眨,内劲催发到了眼睛上,她发现萧云的体内沉淀着两股极强的能量,一团晶莹如雪,似是莲花,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芒,一股漆黑如墨,散发着浓郁的黑气。

    与此同时他浑身上下一股极阴属性血色的劲气在经脉之中奔涌,而现在他的身上也是被一层血红色的气劲笼罩。

    这····怎么可能?

    丰小依的眼睛有些酸痛,仔细的看着萧云,终于发现在他的体内居然还有一层淡色的气劲,正是这股淡色的气劲将其与几种气劲都平复了。

    与此同时丰小依也吃惊的看到了血仙蝶的身上,她的身上居然和萧云的极其相似。

    血仙蝶的体内也沉寂着两团能量,一团漆黑如墨,与萧云体内的几乎相同,而另一团也是形如莲花,却不是晶莹如雪散发淡蓝色光芒,而是通体火红,散发着火焰般的光辉,似是火焰在燃烧。

    血仙蝶的体内一股至阳如火属性的血色劲气在她的经脉之中奔涌,她的身上笼罩着如火似血一般的气劲。

    不仅如此,血仙蝶的体内也有一股淡色的气劲,平衡着几股力量,这淡色的气劲与萧云体内的性质相同,不同的仅仅是强弱的区别!

    这···怎么可能?怎么会如此的相似,这两个本不该有瓜葛的人为什么会有这么相似的内功?

    丰小依的心中满不是滋味,一股醋意在心中翻腾,同时鼻子酸酸,她转过身去不想让血仙蝶看到,看到她在流泪。

    “云,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丰小依心中呐喊着。

    萧云哪里骗了她,让丰小依伤心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