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的心中满不是滋味,一股醋意在心中翻腾,同时鼻子酸酸,她转过身去不想让血仙蝶看到,看到她在流泪。

    血仙蝶明明和萧云有着密切的关系,他们是那种关系吗?丰小依很想他们不是,但是她心中仿佛有一个声音正在告诉她,他们就是那种关系。

    丰小依顿时有一种被骗的感觉,但是她不恨萧云骗自己,她只恨血仙蝶夺了自己的所爱。“明明就是那种关系·····”丰小依咬着牙把眼泪抹去。

    同时她也终于猜测到了为什么在众魔女之中白裳(也就是白菲}总是单独的行动,也总是在武林中晃荡,不怎么回冰宫,更是不与其他魔女合群,原来是因为她实际上已经是血仙蝶的情敌了。

    血仙蝶代表着的是整个冰宫不泪天,与血仙蝶不合自然难于与其它魔女合群了。

    丰小依越想越是觉得合理。

    面对着血仙蝶,丰小依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丑小鸭,她被彻底的比下去了。

    她伸手摸了摸左面的脸颊,那里有着明显的凹凸不平,给她靓丽无双的容颜抹去了大大的分值。

    “要不是那人毁我容,我至于吗,至于从美貌上输给这个血仙蝶吗?”丰小依心中暗恨。

    看着萧云体内的劲气渐渐的平息,她心中的醋意更浓。

    血仙蝶身上的劲气缓缓的收敛,她的手缓缓的抬起,微笑着看向丰小依。

    丰小依连忙上前扶了萧云,直愣愣的看着血仙蝶,那敌意已经毫不掩饰。

    “你离云远点,你这女魔头!”丰小依毫不客气的说道。

    血仙蝶呵呵一笑,“怎么?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我····”丰小依却是一愣,她和萧云是什么关系呢?说是夫妻,萧云可没接受自己,说是朋友,她是把萧云当做朋友吗?

    “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丰小依寒着脸说道。

    “呵呵,你可是许了人的,女孩子就应该相夫教子,老老实实的呆在家中等待着被人娶过门,哪里像你这样西闯东逛的,那里还像是一个女孩子?”血仙蝶责怪道。

    丰小依被说的哑口无言,作为一个女子确实不应该闯荡江湖,高楼深阁那是她们的归宿,但是江湖儿女从来对这些“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儒家思想看的很淡。

    什么相夫教子、孝敬公婆,闲来无事做女红等等对于丰小依这种闯荡江湖的女侠那就是浮云。

    尽管如此,这个社会的主流就是男人的社会,女人就是男人的附庸,抛头露面都已经说明这女人不贞了,还和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过亲密的接触,这在当时的社会中更是被看做荡妇。

    “要你管,你不也是一样····”

    丰小依觉得自己理亏了一般,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一种感觉,就是感觉自己在仰望着血仙蝶,血仙碟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至理名言,都是对的,而错误的就是自己,让她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我和你不一样的,我血仙蝶注定了孤苦伶仃孑然一身,而你却不一样,你不知道你早已许配人家了吗?你是有主的,而你背着你的男人却与别的男人在一起,你不觉得你很过分吗?”血仙碟微笑着道。

    “啊····要你管?”丰小依的额头上青筋暴起,她几乎已经是忍无可忍。

    若不是她扶着萧云,她早已忍不住拔剑相向了,尽管她知道自己不是血仙蝶的对手。

    一个有主的女人,背着自己的男人与别的男人在一起,这···其实很过分。

    丰小依晃了晃头,突然间觉得很好笑,“萧云不就是自己的男人吗,怎么叫背着自己的男人与别的男人在一起?”

    骤然间她的脸色巨变,她的剑出鞘,剑指着血仙蝶,“幽冥魅力?你是谁?”

    血仙蝶微笑着看着丰小依,“我只是用这幽冥魅力震撼你的心神,让你清醒过来,让你知道什么是你该做的,什么是你不该做的,他不是你的,你已名花有主,其他的你不要妄想。”

    “你到底是谁?醉红楼的柔姑娘的幽冥魅力我领教过,她的幽冥魅力绝对没有你的纯熟,没有你的意境高,更是没有你的这么隐蔽,你们两个到底什么关系?”

    丰小依实在是想不通血仙蝶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冰宫宫主似乎不能解释她身份的神秘。

    血仙蝶在笑,一直的笑,笑的那么醉人,丰小依的精神都似乎醉在了她的笑容之中。

    “呵呵,柔姑娘,那算什么东西,那只不过是偷窃我的东西的人,她早晚要死在我的手中,但是你却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丰小依的心慌了,忍不住的一颗心狂跳不止,他的脑海中似乎有另一个声音,正在告诉丰小依下一步该怎么做。

    “呵呵,这个男人,他是我的,你···不能对他染指分毫,你应该去寻找你的男人···”

    “胡说八道!”丰小依怒了,她内息一转,脑中的杂念被悉数的排除,她的剑一颤,剑光闪烁向着血仙蝶罩来。

    血仙蝶依旧是那么喜笑颜开,“生气了?这就生气了····是该给你点教训了,让你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说话间血红色的袍袖一甩,剑光轰然破碎。

    剑势如山,剑身上覆盖着亮白色的气劲,丰小依这凶猛的一剑就要刺出。

    剑出一半,突然停住,她感觉有人再拽她的衣服上,“小依姐,不要···”

    萧云醒了。

    只是醒了的萧云意识还没有彻底的恢复,体力更是弱的可怜,只能拉着丰小依的裙子。

    “不要···向我···姐姐···出手。”

    “啊?姐姐····”丰小依呆住了。

    “她是你的姐姐?”丰小依盯着萧云希望他给一个准确的答复,因为这很重要。

    萧云如果真的是那人的话他真的是有一个姐姐,不过她应该早就死了,那么眼前这个人就是那个自己本以为早就死了的人吗,那个嫉妒自己的漂亮毁了自己容貌的人吗?

    萧云微微的点了点头,“你们··不要打,都是自己人。”

    丰小依对血仙蝶怒目而视,她看着血仙蝶的笑容,觉得无比的憎恶,“怪不得有一种熟悉感,原来是她?”

    丰小依口中的“她”到底是谁,血仙碟到底是不是她口中的那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