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从萧云的话中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本不应该存在的人,但是她却是没有问她为什么活着,有的却是满心的愤怒。(书屋 shu05.com)

    “你是他的姐姐?”丰小依不想有什么误会产生。

    血仙蝶看了看萧云,“呵呵,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这么叫我,我····没有拒绝而已。”

    没有拒绝,那就是承认了。

    丰小依看着血仙蝶,越看越像那个人,越看她心中的怒火更炙,“萧懿岚,我杀了你。”

    丰小依怒喝一声,手中的剑一摆,剑势已如山岳般的压来。

    “呵呵,什么萧懿岚,我是血仙蝶,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山岳般的剑势被血红色的手掌拍中,顿时剑身倾斜了出去。

    与此同时,血仙蝶的全身都被血红色的气劲覆盖,尤其是她那瀑布般的长发,已经变成了赤红。

    随着血仙蝶的身影转动,长发飘摆,那被气劲覆盖的长发如今就变成了恐怖的武器。

    每一根秀发都像是一条比蛇还要毒的鞭子,这秀发飘舞间,已经将丰小依的剑缠住,与此同时点点红芒向着丰小依射来。

    撒手丢剑,这几乎就是丰小依唯一的选择了,否则那激射过来的秀发会像利剑一般讲她射的千疮百孔,就像是筛子一般。

    血仙蝶面带着笑容,秀发上覆盖着血红色的气劲,向着丰小依刺来,她微笑着看着丰小依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会做出怎样的应对。

    丰小依什么应对也没有。

    她的剑已被覆盖着血红色劲气的头发缠住,抽不会来,即使撒手丢剑保身,也难以逃出血仙蝶的下一次轰击,因为她已经失去了唯一的依仗。

    撒手是死,不撒手也是死,她能做的几乎已经没有的选择。

    丰小依寒着脸,眼中充满了愤怒,完全没有一点的畏惧,哪怕是下一时刻她就会被万根秀发洞穿身体,她也一点也没有动摇,她的眼中只有愤怒,怒火已经将她彻底的点燃。

    “不要!”萧云用最大的气力喊道。

    血红色的气劲骤然消失,那秀发突然间失去了力量的支持,扫在了丰小依的脸上。

    与此同时那裹着七绝剑的秀发也跟着缩回,只是一缕秀发已被剑锋割断。

    剑身一颤,秀发飞扬,无数被震碎的秀发在空中乱舞,同时剑势一转向着血仙蝶斩来。

    血仙蝶的手掌白皙柔嫩,直接就拍在了剑锋之上。

    以血肉之躯如何可以硬撼削金断玉,削铁如泥的宝刃?

    但是七绝剑确实是被血仙蝶一掌拍开了,同时血仙蝶趁势已经飘身而去,就像是一只蝴蝶般飘飞了去。

    丰小依怒火难以发泄,喝道:“萧懿岚,我饶不了你。”

    她持剑在后紧跟,同时剑身一颤,一阵低鸣,数道剑影向着血仙蝶攒射而去,千重影杀再次出手。

    血仙蝶也不敢大意了,她看似是轻飘飘的就拍开了丰小依的剑,但是实际上她几乎已经用尽了全部的气力。

    丰小依的霸剑若是能让人这样轻而易举的拍开的话,那这霸剑也就不能称为霸剑了。

    血仙蝶全身被血红色的劲气覆盖,与此同时她一拍背后背着的那朱漆盒子,一物已从中飞出。

    顿时五色光华闪烁,所有的剑影全被当下,剑影之后一面五色油纸伞显现在了眼前,同时伞一手,血仙蝶手中不知从何处摸出了一把剑,向着丰小依斩来。

    “呵呵,我也是会用剑的···”血仙蝶笑着,手中的剑确如疾风骤雨般攻来。

    血仙蝶的剑攻势如风,剑势如海,穿插在霸剑如山岳的剑势之中,向着丰小依卷来。

    一个是高山,一个是巨浪,高山想要阻挡住巨浪,而巨浪却要翻过高山,这真是一场龙争虎斗。

    丰小依的七绝剑上射出一道剑芒,子剑旋转而出,与此同时血仙蝶手中的伞张开,挡住那旋转而来的一剑。

    伞的边缘之上挂着数把晶莹剔透的短刃,五彩伞一转,这晶莹剔透的短刃飞起向着丰小依的咽喉划来。

    丰小依一矮身,躲过,同时手中的剑直插伞下,却是要将这伞杆斩断。

    血仙蝶左手的伞一横,伞柄与丰小依的剑平行,化解了她这一剑,与此同时,伞也未收,径直的向着丰小依的面门上顶来。

    丰小依的眼中顿时被五色的世界灌满,这么大的一面盾向着面门砸来,视力大受阻碍,即使躲过这一击,那么接下来也会定然落入下风。

    丰小依判断的没错,这伞面顶来的速度不快,正是要阻碍他的视线,伞一收,剑光袭来,银光乍现,像是水银炸裂:银光落刃。

    这一剑招有个名称,叫做银光落刃。

    两把剑撞到了一处,以狂霸无比著称的霸剑在这一招银光落刃之下竟是落在了下风。

    顿时丰小依的剑势一转,霸剑化作绝剑,剑光如雨般的向着血仙蝶卷来。

    所谓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剑势虽然凌厉如雨无孔不入,但是面对着一把伞,再是如何密集的如雨剑势也要被抵挡在外。

    丰小依的攻势完全的被挡住了,与此同时血仙蝶手中的剑已然成为了她的威胁。

    越是被压制下,丰小依越是疯狂的进攻,剑势一会如山似岳,狂霸异常,似是斩星碎月,一会又缠缠绵绵,阴毒狠辣,但是无论如何变化,均是不能占据上风。

    “呵呵,你赢不了我的···你的武功处处受我限制···”

    血仙蝶的话就像是火种,彻底的点燃了丰小依胸中的愤怒,她的愤怒就像火药般被彻底的点燃,爆炸了开来,“萧懿岚,我与你不共戴天,你嫉妒我的漂亮毁我容,又辱我武功不如你,你我不能共存。”

    “呵呵,我和你说了多少遍了,我不是萧懿岚,我是血仙碟。”

    丰小依不依不饶,剑剑狠辣,剑气纵横间把周围的树木、草地、山石尽皆掀翻。

    血仙蝶被她缠住,想走也是脱不开身,渐渐的火气上涌,她的剑也越发的狠辣了,只是没有下杀手,却也是逼的丰小依左支右绌。

    就在两人激烈打斗的过程中,一道五色的光华卷来,将萧云裹住,同时那五色的光华一收,萧云连喊都没喊就被人摄走。

    丰小依感觉到了身后有异,但是面对着血仙蝶她却是不能分心,急急的攻出几剑,逼开血仙蝶,转身就像后追去。

    “萧懿岚,你等着,下次定不饶你。”

    萧懿岚,你要是真的还活着有多好,哪怕你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哪怕你就是血仙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