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缠斗血仙碟,不料无色光芒席卷,将萧云掳走,丰小依来追那人,两人之间的斗争结束。

    血仙蝶收伞,手中的剑一晃,消失不见,也不知道藏在哪里,她看着丰小依远去的方向,脸上一直挂着的笑容突然间消失不见,与此同时一股腥风从她的身上发出,席卷天地。

    那人如烟似雾,似虚还实,摄住萧云,急速的穿行,很快穿过一个山谷。

    丰小依提剑在手,在后紧追,眼见着一个山谷之处雾气氤氲,那人摄着萧云进入到山谷之中。

    毒雾暮霭封锁着这山谷,就像是以前的阴风谷一样都是被这样的毒雾暮霭封锁着,这里怎么会有这样的毒雾暮霭?

    丰小依边追,身手入怀掏出玉瓶取了一粒丹药含在口中,而后一头扎进了毒雾暮霭之中。

    就在丰小依闯进山谷之后,一个人影出现在谷口处,她一身玄色的斗篷罩住全身,头上也带着玄色的斗笠,更是有着黑色的面纱罩住,整个人都被一层玄色罩住,没人看得出他的样貌。

    这人看着丰小依追进谷口,看着翻涌不休的毒雾暮霭,皱了皱眉,身形几个起落也没入到了翻腾的云雾之中,消失不见。

    丰小依的没有犹豫,倒是没有失去最后的追踪机会。

    暮霭氤氲,极其的阻碍视线,那人摄着萧云疾行雾中,身体又是似雾如烟,若不是紧追不舍,早就不知逃到哪里去了。

    丰小依紧追不舍,那人就在她的前面,渐渐越来越近,又是追了片刻,眼前竟是大亮,所有的氤氲暮霭尽数消失不见。

    丰小依一愣,这雾气怎么会说没就没了,这里面有古怪。

    但是丰小依没有多想这些,眼前那人的身影已经清晰可见,同时那人摄着萧云这负担已经让她和丰小依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就在踏出氤氲雾气的那一刻,丰小依的剑就已经出手,子剑旋转着向着那人飞去。

    与此同时就在丰小依的面前一道剑光骤然而至,这道剑光极其的迅疾、狠辣,同时时机拿捏的恰到好处。

    正是丰小依出剑之时,丰小依的全部精力都在这一剑上,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突然袭来的一剑。

    一剑向着她的咽喉抹来,丰小依眼见就要撞到剑上。

    但是出剑的人毕竟不是意境高手,出手再是迅疾,再是狠毒,再是出其不意,在面对着意境高手的面前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的。

    意境就是一个分水岭,即使是即将踏入意境的人和意境级别之间也是有着明显的区别,一旦领悟意境,武功就会有着突飞猛进。

    很可惜偷袭丰小依的这人不是意境级别,若是换成意境级别的,这一剑就足以要了她的命,尽管如此这一剑还是在她的肩头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这偷袭来的一剑剑势正盛,尚未转衰,又有一道剑光袭来,丰小依身形一转,这一剑紧贴着她的肋下划过。

    第三剑紧接着第二剑的剑势未衰之际斩来,紧接着是第四剑。

    第四剑的剑光正自璀璨之际,第一剑再次抹来。

    四把剑一瞬间将丰小依罩住,剑势连环,一剑紧接着一剑,一剑剑势未衰,另一剑已经刺来,这完全是毫无破绽,又毫无停息的剑阵。

    四象连环剑阵,四个人四把剑,剑剑相连,无休无止,一剑刺出,露出的空隙第二把剑立即补上,四人四剑构成了一个完美的剑阵。

    丰小依大急,眼见那人摄着萧云越来越远,再被四人纠缠片刻,就再也休想追上。

    四象连环剑阵,四剑归一,四剑如一剑,剑剑都是最强的一剑,中间毫无停息,毫无停顿,毫无间隙,组成一个严密的剑网,将丰小依彻底的罩住。

    旋转着飞回的子剑被丰小依的剑一撞,迅速的改变方向,向着其中一人斩去,与此同时霸绝的剑势一开,向着斩来的一剑狠狠的撞去。

    以力破阵。

    即使剑阵没有破绽,那就硬生生的憾出破绽来。

    剑阵毕竟是四人组成,没有破绽也仅仅是相对,面对着以霸剑著称的丰小依,四个人的内力就成了短板。

    子剑旋转着飞出,剑势如山,已是不可躲闪,那人用剑硬生生的抵挡了一下,整个人都被砸飞了出去。

    四象连环剑阵缺一,剑阵已破,丰小依手中的剑一个狠砸,顿时将阵势完全的破开,四人的阻挡被丰小依以狂霸的剑势摧毁。

    丰小依一剑破阵,立即施展出了轻功向前追去,丝毫不理会那联手的四人。

    四人跌跌撞撞的稳住身形,正要向丰小依赶去,却不料身后出现一人,一个被玄衣彻底笼罩住的人。

    “四剑使也不过如此,简直丢死人了。”竟是一个清脆好听的女声。

    那四人一惊,眼见站着一人,却是看不出样貌来,不过听声音却是一个女人无疑。

    那女子将头戴的斗笠缓缓的摘下,露出了面容,向着那四人笑了笑,“四剑使空有虚名罢了,今日怕是要殒命在此了。”

    那四人其中一人冷哼一声,手中长剑一摆,“哧”的一声,剑刃划过空中,将空气斩爆,带着一股狠辣的气势斩向那人。

    与此同时其余三人同时上期,手中的剑纷纷出手,一时间四象连环剑阵又成。

    只是这女子并不像丰小依般的强霸破阵,她的手一动,手掌间就多了一把闪烁着寒芒的宝刃。

    宝刃似刀非刀,似剑飞剑,刃身扭转弯曲,剑身细长,同时那人握剑在手,剑身吞吐,竟是可以伸缩,可在握手的两段随意滑动,不仅如此,这刃身甚至还可以沿着握手做三百六十度的旋转。

    不仅仅如此,那女子一抖手中宝刃,竟是一连串的剑影,原来这看似纤细的剑身竟是分成了多股,一片剑身竟然有着九股剑刃组成,而且这宝刃还是一把软兵器。

    这奇怪武器却也有个名字叫做千幻流刃,更有一套适合这千幻流刃的功法叫做千幻流影。

    千幻流刃横击出去,那刺来的一剑正刺到了刃身之上,刃身本就是倾斜,这刺来的一剑却是顺着刃身的倾斜扭转了方向,又被那人一引,向着第二个人刚刚刺出的剑撞去。

    在牵引走了第一剑之后,那人刃身一转,九股并在一起的剑身之中弹出一股,一道寒芒闪过,已经划过第三人的咽喉,剑身一翻,刃身缩回,从另一端急速的射出,第四人的心脏被剑身洞穿。

    四剑使中,第一剑和第二剑相撞,两人同时收剑,就在这时寒芒闪过,咽喉上各自一点殷红,出血不多,但是要害被刺,人也失去了生机。

    这女子是谁,瞬间杀死四人,她的武功又高绝到了什么程度,她的出现又将给局面带来怎样的改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