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出现的神秘女子,手持着奇特的利刃,眨眼间杀死四人。

    那人冷冷一笑,“凡是见我真面容的人都要死!”那人一缩手千幻流刃已挂在腰间,她又重新将玄色斗笠拾起,戴在头上,整个人又被玄色覆盖。

    雾气翻腾,一袭红衣的血仙蝶站在谷口之外,看着氤氲似雾的毒气雾霭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却是没有追进这氤氲雾霭之内。

    丰小依紧追不舍,根本就不知道身后发生的事情,更是不知晓方才那四名女子已死,她还担心那四人还会追来,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那四人的武功高绝,放到武林之中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再配合上四象连环剑阵威力更大,若是被四人缠上,那绝对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摆脱的。

    以强硬的内力硬生生的轰开阵势,这样的事情做过一次可以,第二次却是不能在用了,因为对方有了准备。

    还好丰小依追了片刻,身后没有异动,看来是把那四人甩开了。

    丰小依提剑在后猛追眼前那人的身影越来越近,就见那人一个跳跃,却是跳入草丛之中不见了踪影。

    丰小依怒喝一声,手中宝剑射出一道劲气,将草丛尽数摧毁。

    她这摧毁草丛可不是没有目的的,因为丰小依不知道那人会藏身到何处,若是那人藏起来暗算自己,这个亏可是吃大了。

    纯阳劲气纵横,将草木尽折,丰小依摆剑紧追,却是再也寻不到那人的身影。

    失踪了?怎么会?

    丰小依不相信这人能够如此快速的甩掉自己,即使是武林之中的如果自己一心追赶之下也没有人什么人可以逃脱自己的追踪,但是眼前的事实却是狠狠的抽了她一巴掌。

    跟丢了。

    丰小依突然用手捂住了左眼,她感到左眼之上传来无比的剧痛。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也是人身的柔软之处,如今这眼痛却让她痛不欲生,似是被人活生生的挖走一般,瞬间她的浑身就被汗水湿透。

    用眼过度。丰小依知道她的左眼为什么剧痛,在这样用下去她的眼睛会直接的瞎掉。

    就在此时一道寒光骤然卷来,丰小依连忙用剑荡开,那寒光却是一旋向着丰小依的脖子上绕去。

    攻击而来的竟然是一把环刀,环刀,一把弯曲如圆月的刀。

    丰小依一矮身,这道寒光紧贴着她的头顶飞过,同时其上附带着的气劲将她的秀发扯下来一缕,秀发飞扬。

    寒光旋转飞回,落到一个人的手上,那人如烟似雾,就像是一团五彩氤氲,正是柔姑娘。

    柔姑娘右手环刀,笑嘻嘻的看着丰小依。

    “丰小依,你总算是落在我的手中了?自从醉红楼一见我就知道你是我的猎物,在我幽冥魅力之下你是逃不开的,乖乖的成为我的傀儡吧。”

    丰小依一手持剑,一手捂着左眼,痛苦之状,难以掩饰。

    “没有用的,你连续的施展着你眼睛的力量对抗我的幽冥魅力,现在已经到了极限了。”

    “我之所以把你引到这里,就是要在这里让你臣服于我,我一路上不断的催动着幽冥魅力就是要耗尽你眼睛的力量,你还真是个蠢女人·····”柔姑娘说着竟是咯咯直笑。

    “你想的美,我丰小依可不是任人揉捏的,你的幽冥魅力根本就不纯熟,奈何不得我。”丰小依也是一个性格坚毅之人,否则又怎么会练就如此高深的武学?

    “不用这么坚持了,我知道你谁诛仙剑道的传人,可是不巧的很,我却是幽冥道的传人,虽说你我之间并无恩怨,但是要俘获一个剑道的传人,想想就让人开心,你说我会放过你吗?”

    “你以为你得到了幽冥道的意境种子就是幽冥道的传人?哼,笑话,在醉红楼中见到你的那一刻我还真以为你谁幽冥道的传人,只可惜就在不久前我遇到了一个人,我才知道你不是····”

    “你是说血仙蝶?”柔姑娘又是一阵的咯咯娇笑,“她也早晚也会成为我的猎物,先前我承认不是她的对手,但是现在不同了,因为我有了你,有了你,我就可以打败她,同时我还有她的克星。”柔姑娘浅笑嫣然。

    “你也清楚幽冥魅力的武学,修炼幽冥魅力的人最怕的就是魅力的反噬,现在我和血仙碟都遭受到了反噬,只是因为萧云。只是现在我得到了萧云他,只要你我能将血仙蝶重伤,在幽冥魅力的反噬力量之下血仙碟武功再高还不乖乖的成为我的傀儡。”

    丰小依冷哼一声,“就是死我也不让你如愿,虽然我不认识她,她是人人都恨不得死的血仙碟,但是她像极了一个人,而且刚刚还救了我的命,我虽然不希望这样的杀人女魔头在作恶,但却更不愿我亲手杀她,只因为她是我的恩人,我的姐姐。”

    丰小依心中想起了一个人,她想起了萧懿岚,在她心中血仙碟有着萧懿岚的影子,尽管她知道两个人的差别太大,但是她还是希望血仙碟就是萧懿岚,她的姐姐,只是没想到这一句“姐姐”却让柔姑娘迷惑。

    “你的姐姐,你们是姐妹?这···怎么可能?”

    柔姑娘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更何况你太小看你的幽冥魅力了,想要控制我丰小依,你还差点火候。”丰小依说着,手中的剑缓缓的抬起。

    “幽冥魅力没用,那么我就直接杀死你的心,让你堕入到心魔的世界之中。”

    柔姑娘说着眼中似有光彩流转,同时这光彩也印在了丰小依的眼中,无影无形之间意识之剑射入到了丰小依的识海之中。

    意识之剑并非是真正存在的真实之剑,乃是一种特殊功法凝练的精神攻击,无影无形,但又确确实实的存在。

    丰小依不妨之下,被意识之剑侵入脑海,顿时柔姑娘营造的虚幻之境,将丰小依的心魂锁住。

    丰小依抓着剑的手缓缓的张开,剑落地,插落在荒草之中,微微颤抖。

    她视为生命的剑,就是吃饭、睡觉都不曾离手的剑,再一次离手。

    此时丰小依的眼中有五彩的光华在旋转,就像是一个世界,而她的身体也好像是进入到了这个世界之中。

    在这个世界之内她成为了新娘,是萧云的新娘,两人相互依偎着说着情话,看着夕阳下天边的云彩。

    这是丰小依自己编制下的世界,她都不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但是这一天就呈现在她的眼前,而她赫然就是这女主角····

    “沉沦吧,你是我的奴隶,我说的话就是命令,你要绝对的服从····”充满诱惑力的声音传到丰小依的脑海之中,在五彩的世界之中震荡。

    在那个世界里,萧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身体,轻柔的像云一般,他轻轻的吻了她的额头,“答应我,你要对柔姑娘的话言听计从···,她现在就是你我的主人····”

    丰小依浑身软绵绵的,将头扎在他的怀中,“我知道的····”

    现实中,丰小依眼中无神,有的只有那不断旋转的五彩世界,“主人···”

    “把剑捡起来,跟着我····”

    柔姑娘转身,丰小依目光呆滞的将剑缓缓的拾起,剑入鞘,跟在柔姑娘身后,“是,主人····丰小依····对主人的话····言听计从。”

    柔姑娘很满意丰小依的表现,她回头看了看眼神呆滞的丰小依,不由得喜笑颜开,“血仙蝶,再次遇到你,就让你成为我的奴隶,让你知道到底谁是幽冥道的真正传人。”

    柔姑娘看了看睁大着眼睛吃惊非常的萧云,银铃般的笑声顿时传遍整个山谷···

    “怎么样,我刚说过。没有人能够抵挡我的幽冥魅力。”柔姑娘语调绵绵,浅笑嫣然。

    “怎么这么开心,怎么样,成功了吗?你说的那个女人就是她?她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在柔姑娘身前不知何处竟然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衣的****。

    ****出现,她是谁她又和柔姑娘有着什么关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