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姑娘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没有夺下萧云手中的云梦柳,竟是将自己的一只环刀也交出去了。(书^屋*小}说+网)

    “吖,剑还会转弯。”柔姑娘这一次算是真的长见识了,她飘身闪了开去,萧云二话没说一搅将环刀甩飞了出去,与此同时一人一剑向着柔姑娘撞来,其势迅猛犹如奔雷。

    此时百花圣女已从地上爬起,同时手中的九曲剑抓在手中,见追逐着柔姑娘穷追猛打的萧云是恶向胆边生,她将银牙一咬,手中的九曲剑一挥,顿时百花齐放,百花剑气向着萧云卷来。

    百花剑气速度极快,一刹那就将萧云裹住,与此同时也向着柔姑娘卷来。

    柔姑娘冷哼一声,明明知道这一招是百花圣女的借机杀人,即使到时候你那这话问罪,人家也有借口,这就是借机杀人了。

    当下她单手的环刀一挥,五彩的劲气爆发,将攻到眼前的百花尽数碾压粉碎,但是她却是救不了萧云。

    百花剑气她很清楚,这一下萧云被剑气罩住定然死的不能再死了,她暗叫了一声可惜,这么好的猎物自己还是第一个遇到,没想到就这么死了。

    百花之中水蓝色的气劲骤然绽放就像是一朵盛开的冰花,同时冰花四散一下子就震开了百花剑气。

    百花圣女的百花剑气直接的碰撞到了萧云的百花剑气,两股剑气相撞之下,顿时像是盛开了的百花,花开花灭之间那情景炫目夺人,色彩纷呈。

    “百花剑气?”柔姑娘大吃一惊,不仅仅是她吃惊,就是那百花圣女也是吃惊不成,同时在于丰小依颤抖的白小蝶也是心中惊讶不已。

    淡蓝色的百花剑气将百花圣女红色百花剑气彻底的摧毁,两个人的内力上相差很大,这是一场纯粹的内力的较量,粉红色的百花剑气的凝聚度远远不是淡蓝色的百花剑气的的凝聚度高,这一碰撞之下顿时被震散。

    白小蝶一见大吃一惊,顿时手中的宝剑一摆,一道百花铺成的小路径直的向萧云卷来,正好把萧云和百花圣女隔开。

    与此同时白小蝶也将丰小依一招逼退,身影一动已到了百花圣女身边,玉手一探已将她抓在手中,转身就走。

    丰小依也不追赶,反而是手中的七绝剑一转,一道寒芒射出,竟是向着柔姑娘。

    柔姑娘大吃一惊万万没想到丰小依会反手一击,连忙有环刀一搅,把那道寒光搅落,竟是一把子剑。

    子剑旋转着飞回,丰小依已经飞身赶来,手中的剑一点,正点在了子剑之上,子剑倒旋着又向柔姑娘急斩而来。

    柔姑娘一见心知不妙,原来这丰小依并没有被自己的摄魂术影响,而是要趁机杀死自己,这下糟糕了,当即飞身退走。

    丰小依想要追上去趁机斩杀柔姑娘,却又担心萧云的安危。

    与此同时萧云却是紧追着白小蝶而去,人在后追赶,剑气已经射出,向着白小蝶狠狠的斩去。

    剑气飞行始终要有时间,很明显这剑气几乎不能对白小蝶造成任何的威胁,就连她的脚步都不能阻挡,这萧云依旧是全力的催发这劲气。

    他体内的狂霸的煞气正在扩散、消失,一点一点的,他的意识清醒了起来。

    失去了煞气的支持,萧云的身子一软,眼一黑居然不省人事。

    白小蝶也不敢停留,她只知道身后那烦人的剑气气势越来越弱,到最后消失不见,她还以为是萧云放剑气放弃了,所有才收工,而没有向后看一眼,就这样抱着百花圣女远去。

    萧云昏迷不醒,片刻之后一个被黑色斗篷罩住的人影出现在他的面前,她看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萧云,眉头紧皱。

    就在此时一道劲气袭来,丰小依发出一道纯阳剑气向那黑衣人射来。

    那黑衣人的黑色斗篷都被这一股劲气吹的掀起,露出了里面也是一身的粉红色衣裙,尤其是一对傲人的峰峦,让丰小依见了都觉得自惭形秽。

    “假的吧?这···束胸束成了这样?”丰小依只能如此的想。

    那黑色斗篷下释放出了粉红色的阴森气劲一下子对上了丰小依的纯阳气劲。

    “轰”两股气劲碰撞,顿时消弭与尔,之后气劲的余波消散,黑色斗篷复又覆盖住了那人的身体,与此同时丰小依也已经挺剑到了那人近前。

    山谷之中的风从上风头吹来,丰小依迎风而立,剑指那黑衣人,“离他远点,否则让你尸躺与地。”

    那黑衣人看着丰小依,半晌才缓缓的说出一个字:“倒!”

    丰小依感到头脑一阵的迷糊,头昏目眩的,她晃了晃头,勉强的站直身子,只是再看时眼前仿佛有着五六个人影在晃动。

    不仅仅是人员在晃动,就是天地也在晃动,天上的白云也是晃动不止,下一时刻她的眼前一黑,人缓缓的倒下,只是她的剑却还是紧紧的抓住手中。

    那黑衣女子冷笑了两声,看了看昏迷不醒的萧云和丰小依,心中暗道:“这两人到底是谁,怎么会有如此武功?”

    她尤其是注意萧云,感觉有一股熟悉的气息,就像是此曾相识,只是她跟本就没有见过这人。

    她想仔细的看一看这个美少年,这个让她第一眼看见就心跳加速的男人,她的手伸都那男人身边,想要将他扶起来,只是一直手指粗细的大蜈蚣不知从哪里窜出,在她的手指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哎呀,还藏了暗器了。”

    那女子惊叫了一声,声音倒也好听,就像是出谷的黄莺,听她这声音但被咬这一下却是并未担心,反而是多了几分心喜,

    那手指粗的蜈蚣足有筷子长,从萧云的衣领中爬进他的衣服中,在他的胸口处还看到缓缓蠕动的样子,只是片刻之后就不见了动静。

    按理来说蜈蚣属于剧毒之物,被咬一口很快就会剧痛无比,手指发黑,但是这人的手指上流出的血却是鲜红。

    蜈蚣咬人的伤口不大,即使出血也不会多么严重,最严重的却是它的毒,若是毒对她无效,那么着伤也就不算什么。

    “豢养毒物?真是个奇怪的人呢·····”那女子心头又泛起来一股甜丝丝的感觉,心道:“他若是还活着也有这么大了吧。”

    她又伸出了葱一样的玉手向着萧云的胸口处探去,她知道那毒物就在那里停着,她的一指前伸,四肢弯曲,缓缓的伸出。

    她是要用那一根手指将那蜈蚣引出来,然后用其余手指将它迅速的捏住。这人有着足够多的抓捕蜈蚣的经验。

    这人是谁,她与萧云的相遇又将引出怎样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