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这种眼神让萧云的心颤,他似乎在这个女子身上看到了自己,更重要的是这种眼神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刻骨铭心,这是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梦,那是天道山上那又黑又丑的女孩花清影的眼神。

    这女子和花清影十年前的眼神居然一模一样。

    想起花清影,萧云忍不住的热泪盈眶,这眼神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亲切,那一刻萧云就仿佛回到了天道山上。

    萧云毅然决然的将剑势扭转,弯曲的剑身一弹拍在了这女子的脖颈之上,剑随着萧云远去,在这女子的脖颈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红色痕迹。

    女子不知道什么心情,张大了嘴巴,看着横飞出去的萧云,她摸了摸那剑痕之处,看着萧云倔强的爬起,抱着丰小依几个起落已遁入草丛之中。

    “这背影这么这么熟悉····,看着这背影我冷漠的心怎么会热?”神秘女子嘟囔着。

    “是了,中了我那金针本就是必死,而即使没中那一针,那一掌也足以震碎他的心肺,尽管他的内功深厚确保心肺无损,掌上的毒气依旧会要了他的命,但是这人依旧没有放弃。”

    “他没有放弃的不是自己,而是同伴,若是没有放弃自己,他自己跑路活命的机会会更大一些,而他选择了带着同伴一起逃走。”

    “他活不成,即使是死,也要同伴救出去,就是这让这我冰冷的心发热吧。”女子这样的想着。

    曾几何时自己就有过这般经历,就有过这般滋味,那时她还心中暗自嘲讽他蠢,嘲讽他虚伪狡诈,后来她才知道那不是蠢更不是虚伪狡诈,那是真真正正的友情,女子苦笑一声。

    “没想到武林中还有这么傻的人,这么傻的人应该是活不久的····因为你处处受人算计,活该!”

    那女子喃喃着,突然感到什么热乎乎的东西在脸颊上流淌,伸手一摸却是晶莹的泪光。

    “混蛋,你害流泪了,我精心化的妆都毁了,下一见到你,一定将你碎尸万段。”女子咬牙切齿,而后神色一阵的黯淡,“还有下次见面的机会吗?可惜了,又损失了一根金针,我费尽十年之功才打造出来的八根金针。”

    萧云一路上抱着丰小依奔行,强忍住胸中翻腾的气血一口气跑出去老远,终身到了一处人烟稀少之地。

    他这才把丰小依放下,只是这一放下顿时大惊之色,他怀中的丰小依已经变了颜色,整个一团黑紫,早已不见那似雪的肌肤。

    “糟糕,中了剧毒!”

    萧云将丰小依扶起,端坐于地,他端坐着其后,双掌抵在后背之上,缓缓的向她体内输送内力,欲要逼出毒物。

    萧云本就是受伤之躯,先前意境之力使用过度已经是筋疲力竭,若不是丰小依遇险激发了他体内的力量,现在他连手都抬不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体内的力量在一点点的消散,他并不能彻底的掌握住自己体内的力量,这是一个致命的缺陷。

    后续无力,萧云感到头脑一阵的轰鸣,眼前发花,暗道一声不妙。

    萧云勉强的打起精神,灵机一动,伸手从怀中逃出一个金盒来,金盒打开,一股异香传来,顿时让他浑身打了一个机灵。

    幽碧赭兰花蜜!

    这花蜜本是花清影送给他的东西,后来在天道山上为了掩护花清影将花蜜装在和金盒之中,从此这花蜜就被存放在了金盒之内。

    后来萧云与梦倪裳喜结连理,别无长物,就将这幽碧赭兰花蜜作为定情之物送给了梦倪裳,当萧云要入阴风谷前,梦倪裳又将这幽碧赭兰花蜜还给了萧云,让他以备不时之需。

    幽碧赭兰花蜜乃是世所罕见的疗伤神药、解毒圣药,能解百毒,乃是最佳的解毒圣物了。

    当下萧云强打精神,将丰小依的嘴掰开,将花蜜缓缓的倒入她的口中。

    现在的丰小依已经水米不进,而且是紧咬牙关,若不是她昏迷不醒,萧云就是连口都没有办法把她撬开。

    花蜜入口顿时化作了汁水,但是汁水在口中却是不能下咽。

    萧云缓缓提气,压着那汁水缓缓的进入丰小依的体内,当他听到咕噜一声响的时候整个人就是一松,他知道他成功了,只是这幽碧赭兰花蜜的功效是否有花清影说的那么神?

    希望如此吧,现在萧云只能寄希望如此。

    身心一放松之下,整个人也就失去了精气神,萧云的身子一歪斜靠在了丰小依的身上,此时两个人都是处于昏迷的状态,你依着我,我靠着你。

    丰小依的手中依旧是抓着她的那把七绝剑,即使到了现在她的剑仍旧是抓在手上,而萧云的手中抓着的金盒已经落地,盒中的幽碧赭兰花蜜一部分就这样从盒中缓缓的淌出,恰巧流到了丰小依的手上。

    就在此时一道紫色的闪电一闪而至,停到了萧云和丰小依的身边,窜上了丰小依的身体,竟是一只毛绒绒的紫色小兽。

    小兽浑身紫毛,闪着紫光,光洁的就如一面镜子,它形如松鼠,巴掌大小,拖着一条硕大蓬松的大尾巴,探出了头向着丰小依手掌上的幽碧赭兰花蜜伸出小鼻子嗅啊嗅的。

    仅仅是嗅了几嗅,这形如松鼠的小兽“叽叽”的叫了几声,似乎有一种兴奋的味道,而后伸出小舌头不断的舔舐着丰小依手掌上的幽碧赭兰花蜜。

    这小兽长着两颗硕大的门牙,门牙如刀,乃是它切割坚果的最佳利器,但是舔食花蜜这样的事情,这两颗大牙就有些碍事了,一下子丰小依那已然变得黑紫但本就水嫩的肌肤被门牙咬破,黑紫色的血流淌了出来。

    小兽浑然不觉,仍旧在不断的舔食着幽碧赭兰花蜜,是不是的还发出几声似是兴奋的叽叽声。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落了下来,那小兽受惊一下子窜上了丰小依的头顶,目露凶光向着那人叽叽叽的叫着。

    那人眉头皱了一皱,一挥手,一道劲气扫过卷住那金盒,一把抓在手中。

    那小鼠一见那人收了金盒,顿时大怒,身形一动化作一道紫色闪电,向着那人扑去。

    神秘的紫色小兽,神秘的来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