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风谷内突现神秘的紫色小鼠,还有一个什么的来人,那人一道丰小依身边先把那金盒收了。

    那小鼠一见那人收了金盒,顿时大怒,身形一动化作一道紫色闪电,向着那人扑去。

    那人冷哼一声,“畜生,见我如见主人,还不快滚。”他说着也不见他如何动作,一道密集的剑网向着那小鼠罩去,竟是剑罩人间剑招,只是不见他拔剑,剑招又从而发?

    密集如网的剑气将那小鼠罩住,顿时“叽叽”声不断,那小鼠被这剑气击的在空中翻滚,之后啪嗒一声落到了地上。

    剑网距离丰小依和萧云距离极近,只是当剑网接近两人的一刹那剑网却是轰然而散,不伤两人分毫。

    若是萧云醒着一定会被这一剑震惊的无以复加,如此近的距离,如此强而快捷的剑网收发自如,这已经到了化境的地步,这样的剑不应人间有,当是神人用,凡人间怎能拥有如此收发自如的剑气。

    那小鼠落地,在剑网中翻滚居然没有受伤,只是他此时盯着一双大眼,萌萌的,看着眼前的这人,片刻之后“叽叽”叫了几声,就像是闪电一般化作一道紫影消失不见。

    那人放下手中剑,伸手搭在两人的脘脉之上,片刻之后脸上的凝重全部散去,换成了淡淡的微笑。

    丰小依身上依旧紫黑,但是开始泛起了红润,她的手掌间却是出现了红色,那是被小鼠咬破的地方,流淌的血已然变得鲜红。

    无形的劲气拉动萧云和丰小依两人并肩而坐,那人一手抵在了丰小依的背后,一手抵在了萧云的背后。

    片刻之后那人的一只手离开萧云,双手抵在了丰小依的背后,又过了片刻,那人和丰小依的头顶之上都冒出了丝丝的白气,氤氲如雾。

    过了两柱香的时间,那人一掌拍在了丰小依的背后,顿时丰小依“哇”的吐出一口紫黑色的血液。

    紫黑色的血落地,冒出一股烟气,顿时一阵的腥臭无比,周围的草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黄。

    那人一挥衣袖,一股劲气扫来将所有的烟气尽数的扫开,而后缓缓的收功,两手一拢,丰小依和萧云又斜靠在在一起,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也不知过了多久,丰小依的眼睛缓缓的睁开,她只感觉五脏六腑都似针扎刀搅一般的疼痛,这种痛让她几乎难以忍受。

    毒性入侵五脏六腑,以内力将所有的毒物逼出,就好比把五脏六腑全部都捋了一边,就与做了一个全身性的手术把全身的器官都摘除了没有多大区别,这种疼痛简直是难以忍受。

    丰小依忍不住的哭出声来,一下子抱住萧云就像是抱住了救命的稻草。

    “娘,娘,你生女儿出来,就是让女儿受这种罪的吗,女儿难受死了?”

    丰小依此时完全的露出了小女人的一面,此时她在也不是那英姿飒爽的女侠,而是一个受了磨难向母亲诉苦的弱女子。

    难受的丰小依抱着萧云一个劲的呻吟,那样子极其痛苦,不断的敲打着萧云的后背,在她怀中的人是谁她此时并没有注意,即使是一块木头她也会紧紧的抱着,因为这样会减轻她很大的痛苦。

    “咳····咳····”萧云已经醒了,被丰小依这么紧紧的箍着,又捶又打的,即使是睡神也早醒了,更何况萧云仅仅是力竭而已。

    “小依姐,咳咳···”萧云终于被丰小依箍的喘不过气来。

    “云···,我难受。”丰小依终于是看清楚了自己搂抱着的是何人,放开萧云,双手抱着肩,不住的颤抖。

    “小依姐,别这样,你哪里难受,你试着运转内息平稳下伤势,这样你会好受一些。”

    剧烈的疼痛让她忘记了最基本的本法,以内力平复受伤的身体本就是武林中人最好最有效的镇痛手断,其实这种疼痛在普通人身上难以忍受,但是在武林人身上却不是多么可怕。

    很快丰小依的情况就稳定了下来,同时她的脸上的痛苦之色渐渐淡去,换成的又是一副绝人千里之外的冰冷,但是转过脸去的时候,脸上一片陀红,嘴角浮现出了笑容。

    一个时辰之后,丰小依缓缓的站起身子。

    “你又救了我一次。”丰小依缓缓的站起。

    “啪啦”一声,一个金色的盒子掉落下来,在地上翻滚了几圈。

    萧云弯腰将那盒子拾起,“小依姐,你没事了,真是太好了。”

    “是你给我解的毒?”丰小依看了看萧云问道。

    萧云晃了晃手中的金色盒子,“就是依靠这个了。”

    “是什么?”丰小依说着歪着头看着那金色的盒子。

    盒子缓缓的打开,异香飘出,随风迅速的扩散。

    “这是疗毒圣药,正是这东西救了你,小依姐,你再吃点吧,一下子把你身体里面的余毒全部根除,若是留下点余毒,对你可是大碍。”

    丰小依脸色一红,“这东西很名贵吧,你···怎么得来的?”

    “她留给我的。”萧云说着脸上又露出了黯淡之色,同时也浮现出花清影的眼神,只是那眼神却与方才那女子的眼神慢慢的重合。

    萧云晃了晃头,长出了口气,而后摸了摸腰间,那里有一个皮囊,上面插着九根细如发丝弯曲如蛇的金针。

    本来有八根的寻血针,现在却是已经有了九枚,就在方才那个身披玄衣的女子又“送”给她了一根。

    “这···很珍贵了,你怎么舍得?”丰小依说着脸上泛红。

    “物虽珍贵,留在我身边不过时睹物思人罢了,即使是留着盒子其实也是一样,最重要的是它告诉我一个事实:珍惜眼前人。”

    萧云说的很真诚,也很实在,遗物只能是睹物思人,留个念想,若是为了这个遗物而让眼前还活着的人失去生命,多了一个遗物的话,这个遗物可以舍去。

    “你是说,我可以替代她在你心中的位置吗?”丰小依心中伸手缓缓的接过那金色的盒子。

    萧云笑了笑,脸上的悲苦再次浮现,“没有人能够替代她在我心中的位置,除非···”

    “除非什么?”丰小依先是感到极度的失望,而后一个除非让她重新唤起了希望。

    “她还活着,而且····”

    萧云说着缓缓的抬起头,在他的前方一道紫影一闪而过,在一个树枝上蹲着一只巴掌大小的紫色小鼠,正翘着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瞪着一双萌萌的大眼睛看着萧云两人。

    神秘的小鼠再次现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