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电貂怒而扑向萧云,萧云的剑骤然出手,正是一招拔剑斩。

    “叽叽”紫电貂身形极快,毛茸茸的大尾巴一摆居然在空中转了向。

    这尾巴可不是摆设,仅仅是一摆之下就让它的身形在空中转了向,居然避过了萧云的这记拔剑斩,剑紧贴着紫电貂的皮毛滑过。

    萧云的脸色也变了,他完全没想到这紫电貂如此的灵敏,而且还会半空转弯,就像是她的绝技轻功烟云三折一般,这让他预判的攻击路线全部都落了空。

    但是萧云的剑与别人的剑不同,剑身一弯剑随紫色电影点去,剑尖仍旧是点在了紫电貂的身上。

    内劲一吐,萧云本以为这一剑就会洞穿这紫电貂的身体,但是让萧云大吃一惊的是这一剑没有刺伤紫电貂,这一剑居然被弹了开去。

    紫电貂的皮毛顺滑,这一剑居然被滑开,不仅仅是剑刃,就是劲气也被一下弹了开去。

    紫电貂又是“叽叽”的叫了几声,双爪已经搭在了萧云的肩膀之上,随后向着萧云的脖颈之上咬去。

    萧云浑身的罡气居然挡不住这巴掌大小的小兽,他一歪头,虽然没有咬中要害,但在脖颈上还是留下了两个牙齿印。

    血一下子喷了出来。

    紫电貂刷的一下跳开,站在不远处的树枝上,抬着前腿,“叽叽”的叫着,居然有了一种恐惧。

    萧云按着脖颈上的伤口,伤口不算大,也不算深,基本无大碍的,至少萧云是这么认为的。

    一旁的丰小依可是变色,娇喝道:“不要乱动,运功逼毒。”

    萧云看着丰小依郑重而又惊慌的脸色也不敢怠慢,他知道丰小依不会在这种时候开玩笑。

    “我好像没有中毒。”萧云的内力在体内缓缓的运行了一周,并未发现异样,眼中露出了疑惑之色。

    丰小依也是纳闷,先前自己都中了剧毒了,可是萧云好像是一点事也没有,难道···他是百毒不侵的?

    “叽叽”紫电貂的眼中居然露出了兴奋之色。

    “小依姐,这东西真的很有灵性,我们还是走吧,这里敌人环视,我们还在跟着这小东西纠缠,太不明智。”

    “嗯,不过我想去闯一下百花阵。”

    “叽叽”紫电貂一阵的蹦跳,然后化作一道紫影飞快的跑了。

    丰小依指着紫电兽遁去的方向道:“就是那里,这紫电貂本是这百花阵的守护圣兽,只是···我们怕是徒劳无功,这次也仅仅是来碰运气的。”

    两人并肩而行,萧云道:“小依姐假装着被柔姑娘所制,目的就是这百花阵吧?”

    “咦,你是怎么发现的?”丰小依也是好奇的问着,“我满以为我能瞒过所有的人,但是却被你发现了马脚。”

    “很简单啊,因为你的气息,我实在是想不通一个真的失去了理智的人为什么会有强烈而具有针对性的杀气,之后你见到白小蝶之后那种杀气更是直接和暴露,我怎会感觉不到。”

    “你···对杀气敏感?”丰小依疑惑的问道。

    萧云点了点头,“你很想杀了白小蝶,难道你们之间有仇。”

    “我与她无仇无怨,相反小的时候她还对我很好,我之所以要杀她其实都是为了你。”

    “为了我?为什么?”萧云问道。

    “难道你不想杀她?”丰小依扭头问道。

    “想,她是我的仇人,杀了我义父,但是我希望这个仇由我亲自来报。”萧云说着狠狠的握了握手中的剑。

    “你亲手杀她?你不知道她是谁吗?你做不到的,所以只有我替你出手,而在失去意识的谎言遮挡下杀死她是最完美的。”丰小依叹了口气。

    “难道小依姐这么看不起我,现在我不是她的对手,不代表着以后不会。”

    “我自然不是那个意思,你的潜力无限,一个白小蝶根本不是你的对手,而是····她是你的亲生母亲。”

    “什么?”萧云顿时惊愕的无以复加,瞪圆了眼睛,长着大嘴说不出话来。

    “难道你没有想过吗?”这次换做是丰小依吃惊。

    萧云真的是如遭雷击,这···真是太搞笑了,自己一心想要杀死的仇人居然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你的本名叫萧懿航,现在的萧懿航顶替的其实就是你的真是身份,你是萧叔父和白小蝶的儿子,难道你就一点也没有想到过?”

    萧云感觉到一种天打五雷轰的感觉,这真是太雷人,又太慌拗了,而且先前丰小依也不是没有提过,只是他自己不承认罢了。

    其实不是萧云想不到,而是他不愿意想,他一直的都把白小蝶和元松竹当做仇人,自然不会去想白小蝶是自己的母亲这个事实,更何况从他有记忆开始就是和义父生活在一起。

    但是她真的是自己的母亲吗?他和父亲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义父的信中说自己是在南疆一个神秘的生长着百花的幽谷之中出生的?

    “萧叔父其实爱的女人不是白小蝶,而是另有其人,但是不知为何萧叔父就突然间娶了白小蝶,之后就有了你的姐姐,而后八年之后就有了你,只是···”

    “只是···就在你出生后的几日之内萧叔父意外身死,而元松竹替代了萧叔父天道正教的掌教之位,同时白小蝶继续为掌教夫人。”

    “那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萧云的眼睛泛着血丝。

    “我也不知道,所有我才来到这里,这里是当年百花道的总坛所在,六道总坛之中也只有这百花道总坛保持完好了,但是只是相对的完好,因为总坛的最重要的中心被一把火烧了。”

    “二十年前的正魔大战,百花道弃暗投明,这百花道总坛却没有受到破坏,这里藏着的秘密最多了,你知道为什么百花道会弃暗投明吗?”

    萧云摇了摇头,他现在心中一片混沌,白小蝶是他的母亲,这个自己的仇人,这仇还要不要报?

    此时萧云才知道丰小依的良苦用心,借着被柔姑娘迷惑心智将白小蝶斩杀,这对萧云来说是最好的结果了,只是到底父亲和母亲之间发生了什么?自己的父亲是不是萧百荣?

    看萧云低头不答,丰小依接着道:“因为百花道的圣女就是当年萧叔父挚爱的女人。”

    萧云豁然抬头。

    “萧叔父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许只有那些老江湖知道,但是想要从他们口中得知真相怕也是有限的很,所以我想要知道真相就要自己来寻,而这百花道的总坛之中怕是藏着极大的秘密。”

    “你不是说最重要的被一把火烧了吗?”

    “是,但是还有许多没有烧的呢?”

    “那我们还不快干进去?”萧云急急的道。

    丰小依和萧云想要探查百花道总坛的秘密又将遇到怎样的奇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