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脸上巨变,随后向萧云吐露关于培婴丹的秘密。

    “百花道只收女弟子,没有男弟子,特别是大乱或者大荒的年月,被遗弃的女婴特别的多,百花道的人把这些女婴都待到了总坛之内。”

    “但是女婴一多,就没有足够的奶水喂养,后来就有了这培英丹,主要是给那些奶孩子的奶娘服用,增加奶水的。”

    “可是用了不久,这东西就给停用了,培婴丹的不利作用就显现了出来,那就是人老的特别快,而且····那里也长得很快。”丰小依说道这里脸又红了,同时在自己的胸前比划了一下。

    “即使是小孩子也是一样,很多吃这种奶水的孩子三四岁的时候就开始发育身材了,所以后来这种药就被停用了。”

    “但是后来这培婴丹的配方被人偷走了,不过一年一种让人闻风丧胆的毒药开始展露锋芒,这就是后来的培婴丹。”

    “传说服用这种培婴丹的女人就会衰老,而且····那里就像是后面追来的那人一样。”丰小依说着又在胸前比划了一下。

    “这算什么毒药,还闻风丧胆?”萧云不解的问道。

    “你不知道的,一旦服用了这种培婴丹的女人除了快速的衰老之外别无他法,一个妙龄女子服药之后用不得三五年就会与老太婆无异了,而且这种药还没有解药。”

    “后来这种药被某些有心人大量的用在了邪恶的地方,当年的百花道就大受其害,险些就此灭亡,当代的百花圣女也就是上上代的百花圣女其实就是中了这种毒身亡的,那代百花圣女死后就是上一代的百花圣女也就是最后一位百花圣女执政了。”

    “上一代的百花圣女?”

    “就是和萧叔父情投意合的那位百花圣女了,人称花弄玉,俗名不知,就是从那一时起百花道才彻底的和其余五道分道扬镳。”

    “有这样的事?那你所说的邪恶的地方是什么?”萧云似乎对这个很好奇。

    “就是···让女孩生的比较那个,吸引人吗,然后就···哎呀,你怎么关心这个。”丰小依的脸又红了,她当然说不出口,因为那是一种迷幻药,含有大量春·药成分的催·情作用。

    看着丰小依的样子,萧云懂了,这可真是邪恶至极,也不知道是谁这么丧心病狂到了这种地步。

    血仙蝶缓缓而来,就像是欣赏着周围的美景,她早就发现了奔来的两人,面带着微笑,同时她的眼光却是放在了身后,一团黑影正在急速的靠近。

    丰小依和萧云并未全力的逃,否则的话身后的人根本就追不到,两人不过是要祸水东引而已,甩的太开了,反而会引起血仙蝶的怀疑。

    “姐姐,快救救我们,后面的人很厉害,尤其是她的毒。”萧云向血仙蝶求救,其实这不是求救,这是祸水东引,一句“姐姐”已经摆明双方关系。

    血仙蝶一身血红色的衣衫猎猎做舞,笑道:“呵呵我的好弟弟啊,就因为你那一声姐姐,后面那姑娘都跟我拼命了。”

    “对不起,先前我认错人了,我以为你是我的那个岚姐姐,但是我知道你不是,因为在二十年前那人就已经不在了。”反而是丰小依说着脸上露出了黯然之色。

    “先前看起来你那么恨她,都恨不得一剑把她劈了,但是说到她不在了,你好像还很伤心的样子,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血仙蝶笑着反问丰小依。

    “一起玩到大的姐姐,有些感情,就这样···”丰小依的脸上又挂上了冰冷。

    “咦,居然没死?”那女子又是一身玄衣照身,站在了三人的不远处。

    血仙蝶上前一步,微笑着缓缓上前,“你要杀他们?听说你的毒功很厉害。”

    那女子呵呵一笑,“是呢,是呢,我的毒功很厉害的,你不怕,怕不怕啊,怕不怕啊?”

    血仙蝶笑着道:“怕啊,怕得要死,不过我还是希望你死,敢染指百花道的总坛,必死。”

    那女子手叉腰,呵呵一笑,“你不也是一样,能来这百花道的总坛的人一定是和这总坛有些什么关系,说说,你什么来历,什么来历,什么来历?”

    血仙蝶也是呵呵一笑,“父亲的遗嘱,就这么简单,你呢,什么来历?”

    那女子愣了片刻,沉默了,最后缓缓的道:“母亲的遗嘱,就这么简单。”

    “呵,希望我的父亲和你的母亲不是夫妻啊,否则我这个做姐姐的就会把自己的亲妹妹料理了,真是下不去手呢。”

    “我俗名姓萧,希望你不是···”那女子向血仙蝶传音入密,同时她的手缓缓的提起,手中一把细长的宝剑缓缓出鞘。

    “很巧,正是···你的名字中可有一个懿字?”这是传音入密,直接的与那女子对话,而萧云和丰小依却是听不到。

    “啊?你怎么知道····”那女子一句话后,沉默了,这句可不是传音入密了。

    “知道什么?”萧云糊涂了。

    “他们在传音入密,小心她们两个人是认识的,或者两人在暗中商议什么,会对我们不利。”丰小依立即感觉到了不对,传音入密的向萧云说着,两人已经开始缓缓的后退了。

    血仙蝶回头看了看两人,脸上依旧是挂着笑,“不要怕,我不会对你们出手的,我又怎么会对自己的弟弟出手呢?”

    萧云尴尬的笑了笑,“血姐姐的威名可谓是响彻武林,说不定那一刻心情不好就把我这弟弟当瓜切了,弟弟不得不防啊,姐姐,难道你不打算向她出手?”

    “她?我的妹妹啊,没想到我还有一个妹妹,这次阴风谷,果真是不惜此行···”

    丰小依的剑骤然出鞘,护住萧云离得血仙蝶更远了。

    “你们两个呀,想要祸水东引,让我来对付她,只是没想到她居然是我的妹妹,这可不太好办啊,你说我是替我妹妹杀了你们两个,还是我替你们两个杀了我的妹妹?”

    血仙蝶说着,脸上依旧是挂着一贯的笑容,看着萧云和丰小依。

    “逃不掉了,小依姐,我拦住她你先走,她不会杀我,反倒是你,倒是会成为她的攻击目标。”萧云传音入密道。

    “这样也逃不掉的,你拦不下血仙蝶,她挥手间就会把你制住,而且后面那位的毒我也躲不开啊,无影无形的,更何况现在她的剑已经指向了我们,对我们已有防备,躲不了了怎么办?”

    “要不我们突袭吧,把血仙蝶制住,然后要挟当人质?”

    “呵呵,想要突袭把我制住,你们或许太高看自己了。”血仙蝶笑容依旧。

    “她能听到我们的传音入密?”丰小依感到了绝望。

    “那个姐姐误会了,我怎么会想要制住姐姐呢,对了,姐姐刚才不是说过不会对弟弟出手吗,怎么能这么快就出尔反尔呢,这可不是大丈夫所为。”

    “呵呵,人家一直都是小女子的,大丈夫,这跟我没有半点关系。在和我有血缘关系的妹妹面前你说我还会保留你这个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弟弟吗?”

    紧张紧张紧张,血仙碟和那黑衣女子竟是血亲姐妹,两人握手言和,死克萧云和丰小依,不知两人性命如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