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仙碟和那黑衣女子竟是血亲姐妹,两人握手言和,死克萧云和丰小依,血仙蝶依旧在笑,笑的那么灿烂,那么阳光,只是萧云感觉她的笑很可怕,笑的人心慌慌的。

    “哎呀、哎呀。都是误会误会呢。既然都是熟人,那么就算了哦,更何况我们都不是敌人呢,都有着共同的敌人,不是吗,不是吗,不是吗?”那女子已经收剑并出言,只是她的语速特别快,让人听起来就像是机关枪。

    血仙蝶微微的点了点头,很少赞许这个妹妹的话,“说说,你们两个到这里却是何图?”

    丰小依道:“被柔姑娘暗算,中了离魂咒带到了这里,出不去了。”

    血仙蝶笑了笑,“既然如此,你们走吧,别打百花道总坛的主意,否则我不会客气。”

    丰小依和萧云也没答应,也没否定,两人快速的离去。

    “小依姐,我们就这么放弃了?”萧云问道。

    “怎么会,待会我们偷偷的进去,血仙蝶能够窥探到我们的传音入密,我们在她面前没有任何的算计,还是等等吧,反正柔姑娘他们已经进去了,我们若是晚些去说不定还能捡到便宜。”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萧云立刻心领神会。

    “不过我很奇怪,血仙蝶为什么会放过咱们?按理来说无论如何她都没有放过我们的理由?”丰小依皱眉。

    “不是她妹妹求情吗?既然我们没有仇怨,她就没有杀死我们的理由,难道这还奇怪?”萧云不解的问道。

    “没有理由吗?她妹妹的求情?你错了,云。她妹妹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那是她看穿了血仙蝶的心思,不想让这个做姐姐的难堪,所有给了血仙碟这个台阶下。”丰小依皱眉道。

    “血仙蝶的为人你我不了解,难道江湖传闻还少吗,她何时这么好心,所有我觉得她一定有着其他的阴谋算计,绝对不会这么好心,所以咱们必须跟着她看看她到底要做什么。”丰小依说的斩钉截铁。

    “小依姐,你怎么总把人往坏处想,我不这么认为呢,血姐姐不像你说的那样,我感觉得到,她的内心其实很苦的,甚至····我都能感觉到她的哀伤和痛苦。”萧云说到这里,脸上居然也露出了哀伤之色。

    “感觉?”丰小依不解。

    “反正我就是一种感觉,每次见到她都会有一种特别熟悉,特别亲切的感觉,感觉身上热乎乎的,而且看到她的时候就能感觉到她的内心一般,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在她身上我发现了自己的影子····”萧云说的很认真,也很真诚。

    “你对我可有这种感觉?”丰小依瞪着眼睛盯着萧云的眼睛,她很想看出萧云的内心想法,可惜什么也看不到。

    萧云摇了摇头,而后又尴尬的低下了头。她不敢直视丰小依的眼睛,因为他心中有愧。

    “你还对谁有这种感觉?”丰小依这是咬着后槽牙说的,她心中在恨,同时心中也在担心,他的回答会是另一个女人。

    “柔姑娘。”萧云说的斩钉截铁,随后又感到不该这么说,“只是····”萧云说话的声音很低,他简直都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只是什么?”丰小依的声音突然提高。

    “我也有一种熟悉、亲切的感觉,只是我感觉不到她的悲伤,感到的是她的快乐,无忧无虑,又随心所欲···”

    “够了!”丰小依突然间就怒了,“你个花心大萝卜,难道你就感觉不到是谁对你好,是谁想着你,关心着你不成?”

    “这个不用感觉的,谁时刻想着我,时刻的关系着我,甚至不惜自己的性命,我看的清清楚楚,是你,小依姐,即使是倪裳和琉璃都不会如此对我关心,真正关心我的只有你,没有之一。”

    “小依姐很让我感动,我的心也很热,只是与她们不同,我与她们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感觉,似乎是····血肉相连。”

    “血肉相连?哼,我看你是····”丰小依的后半句话没有说不来,只是她的脸红了,通红如霞,就像是秋天的海棠,一时间美艳无双,她的头缓缓的低下,她显现将“肉·肉相连”顺口冒出去。

    “是什么?小依姐你想什么呢?”萧云歪着头问道。

    “我····没想····”丰小依的脸上飞起了红霞。

    萧云看着丰小依害羞的样子,一颗心不由得狂跳不止。

    见她仅露的一颗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软饱满的红唇,娇俏玲珑的小瑶鼻秀秀气气地生在她那美丽清纯、文静典雅的绝色娇靥上,再加上她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得破又爬满红霞的粉脸,不由得一阵发呆,一颗平静的心,此时也起了波澜。

    “小依姐,你···真好看。”

    “啊?什么····”丰小依抬头,话还没有说完,后面的几个个字还没有出口,满眼中尽是惊愕,一个人影在她的眼中越来越大。

    唇合!

    丰小依浑身的气力似乎都被抽走,要柔软无力的向后仰,两人身体津贴再无间隙,几乎下意识的,萧云拦着了她的腰。

    丰小依的身体后仰的更厉害了,这一刻来得太突然,太超乎想象,她竟然有些呆住了,只是她的身体出卖了她,她的心跳得太快了,她的身子越来越软了。

    她知道这样不好,这样不对,她想反抗,但是她却是没有了气力,稍微的抵抗反而激发了萧云的斗志,这一下丰小依的整个人都被压在了草丛中。

    也是下意识的,她的手环抱住了萧云,配合着萧云的猛烈的进攻,激烈索吻,衣服被强行的拉开,以此同时丰小依抓着剑的那只手松开,两只手也胡乱的撕扯起了萧云的衣服。

    “就这样被推到了吗?自己的这一次就是在这里吗?虽然不是在洞房,不是在新婚之夜,但是这····已经很满足了。”

    胡乱的撕扯之下,丰小依将一只手探到了萧云的腰间,就要扯下他的腰带,但是一只手又是意乱情迷之下竟是拉扯不下。

    萧云开始的时候仅仅是想要安慰下丰小依,没想一股莫名的冲动让她吻上了她的唇。当他吻上了丰小依,一股异性相吸的魔力让她无法自拔。

    多日的生死奔波,让他身心疲惫,他一吻上丰小依的香唇,顿时浑身迷醉。

    意乱情迷之下的两人是否会突破进一步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