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和丰小依孤男寡女一时间的意乱情迷,丰小依的热情让萧云几乎把持不住,此时他真的很想占有丰小依的身子,此时他也意乱情迷,再也把持不住。

    “怎么这么紧?”丰小依似是呻吟又似是抱怨,单手竟是解不开他的腰带,双手拉着萧云的腰带,用力一拽,竟是拽下一条粉红色腰带。

    腰带已经不新,但却很干净,上面还有着一种不知名的花的图案,显得别具一格,这是一个女人的腰带,本不应该出现在一个男人身上的腰带。

    但是丰小依已经管不了这许多,她感觉身似火烧,心中急切的不行,情急之下手中粉红色的腰带就是向外一甩。

    一道寒光乍现,就像是一道电闪,森寒的剑锋罡气险些把她给割伤,但是她的眼中浑然没有这剑气,开始撕拉萧云的裤子。

    但是萧云却是见到了这剑光,顿时他的心就是一颤,一个又黑又丑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他突然间想起了死去多年的花清影让他的冲动一下子被冲散,同时头脑清醒了过来。

    他不能占有丰小依,不能,自己不能给她什么,不能做这样的事。更何况他已经有了梦倪裳,已经娶了梦倪裳,他已经不能给丰小依什么了,为什么还要做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

    萧云很花心,又很自私,但是他却很有原则,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不料背后一麻,随后意识一黑,整个人扑倒在丰小依的身上,失去了知觉。

    一只脚把萧云踹翻,露出丰小依仍旧是迷离的面容。

    丰小依一直紧闭着的眼睁开,顿时惊愕的张嘴说不出话来,同时一只巴掌在她的眼中越放越大,狠狠的掴在了她的脸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啪”的一声,顿时她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个清晰的手掌印。

    “败坏门风,不要脸的丫头,还不快把衣服穿好?”

    丰小依怒了,燃了,她那个时候是全身心的投入,热情奔放,完全没有感觉到萧云的拒绝,而打断她的好事的就是眼前给了她一巴掌的人。

    丰小依的愤怒在眼中乍现,若是眼光能杀人,那么对面的人已经是一堆烂肉,只是她看到了这个人,所有的愤怒尽数消散,脸上还露出了畏惧之色,嘴唇哆嗦,半晌才迸出一个字,“爹····”

    此时的丰小依恨不得地上有条缝赶紧的钻进去,她赶紧转身,整理好被强行拉来的衣服,然后长吐了一口气,脸上似是被寒冰覆盖,“女儿大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

    “你早就许了人家,除了婚约的事情,其余你做主,这也是你向你母亲许下的承诺。”

    “他就是我要找的人,他身上携带着信物,与父亲给我的正好相合,他叫萧云,其实就是真正的萧懿航,现在的萧懿航并不是真的萧懿航,更不是女儿要嫁的人。”

    “你胡说什么?”现在是换做那人的一脸愕然。

    丰小依转身,冰冷冷的道:“爹,你打了我一巴掌,女儿记下了,我定然三倍五倍的···打你的儿子,报这一巴掌之仇。”

    “不许欺负小冉,爹之所以打你这一巴掌就是要打醒你,你是一个女孩,应该要有女儿家的矜持,你娘都是怎么教你的?”

    丰小依冷哼一声,“我是有娘生,没爹养啊,什么事都怪娘的头上,到现在你还是想着那个贱人,你这样对得起娘吗?还来教训我····”

    “跟你娘一个脾气···没大没小的。”那人说完爱怜的伸出手在丰小依的脸上抚摸着,“小伊,疼吗?”

    丰小依顿时想哭,“疼····,爹,我中毒的时候是你救的我?”

    “这小子给你服用了解毒之物,很管用,不过不能祛除你体内的剧毒,为父给你尽数逼出了体外。”

    丰小依真的好想哭,这才是父亲。

    “爹我改名了,不是伊人的‘伊’而是改成了小鸟依人的‘依’”丰小依抬头道。

    “随你,只要你不改姓,对了这小子怎么回事?敢欺负我的女儿,让爹一剑杀了她。”

    丰小依顿时急了,“不行!”她挡在了萧云的面前。

    “敢欺负我的女儿,不杀不行,不过看在你的面子上不杀他了,就让他做太监吧。”

    “爹····”丰小依嘟起了嘴,他看出来了,父亲只不过是揶揄她而已。

    “我的女儿真的变了,变得更有人性了,也会笑了,会撒娇了,为父很欣慰·,若是你母亲见了,定会欢喜的紧···”

    “爹,你知道二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吗,他其实才是我要找的人,他叫萧云,他才是真正的萧懿航,而现在的萧懿航却是假的,冒充的。”

    “怎么回事?”

    丰小依解释了一番,她的唯一的证据就是那配饰剑了,当然这也是最有利的证据,因为当初的约定就是如此,完全的以配饰剑为准。

    “怎么会这样?此事果真蹊跷,还要问问他了才知道真相。”

    “不行,爹,你还对那贱人念念不忘,你对得起娘吗?娘守了你这么多年,还给你生了这么好的一个女儿,还有一个儿子,你怎么的还想着那女人,你对得起娘吗?”

    “好了,小伊,此事牵连甚大,你萧叔父自从坐上天道正教的掌教之后行事就很怪异,而且他的死也很蹊跷,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而且····”

    “而且什么?”丰小依心情一阵的激动,她终于可以听到父亲提起二十年前的事情。

    “没什么,和我回去,阴风谷这趟浑水不是你能趟的。”

    “不,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和娘打赌输了,不是说了吗,女儿的一切娘做主,小冉的一切爹做主,爹你忘记吗?”

    丰小依看着昏迷不醒的萧云心情复杂,也不知道父亲及时的打断了自己的好事做的对不对。

    这么草率的把女儿家最珍贵的东西给了别人却是不妥,尤其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只是···以后还有这样的机会吗?他若是真的占有了自己,就是承认了自己已经是他的人了,可是现在···

    预料之外草地野合被人打断,这也让两人本来顺利的情路再起波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