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低着头想着心事,最后晃了晃头,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过了好半天萧云的身子动了一动,他扶着后脑缓缓的抬起头来,而后警觉的四周张望,发现只有丰小依。

    “小依姐,刚才···”

    “刚才,你真胆大,把人家的衣服都弄坏了····”丰小依说着低下头,摆弄着被撕破的衣服。

    萧云迷惑了,按理来说不会啊,自己那时候虽然冲动的拉扯她的衣服上,但是不至于把她的衣服撕破,而且他拉扯的是她的胸前的衣服,握住的也是她的可爱,而现在破了的下裙摆,这····不科学啊。

    “自己拽她的裙子了吗?”萧云一点也没有印象。

    “你都把人家那样了,你该对我负责的···”丰小依说话细弱蚊声,几不可闻。

    “呃····”萧云顿时凌乱了,他已经娶了梦倪裳,又怎会再娶丰小依,虽然男人三妻四妾不算什么,但是萧云绝对不会这么做。

    “呵,骗到你了,其实我们没有发生什么啊,走吧,时间差不多了。”

    萧云长出了一口气,抚摸了下后脑,心道:“自己怎么会晕倒,是谁在背后打了自己一下?”

    丰小依的心中很痛,她虽是笑着,但是见到萧云的态度,她就明白萧云的心思:他还是不能接受自己。

    丰小依也清楚萧云不是不喜欢自己,他太花心,但是又太负责人,他虽然喜欢自己,但却是不能接受自己,仅仅是因为他先占有了梦倪裳,仅此而已。

    萧云的眼光四处探视,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找什么,是不是这个?你的腰间怎么会有一把剑?”丰小依说着把那粉红色的腰带递给萧云。

    “小影的遗物,这是小影的剑,她的防身武器,叫相思绕。”萧云把剑接过,然后缓缓的记在腰间,用自己的腰带把它遮掩的结结实实。

    “何相思,何相思。一曲相思一阙词,相思寸寸痴。长相思,长相思。叶翠千枝花满时,相思莫待迟……,相思绕。”

    丰小依口中念着,看着萧云,想象着一个痴情女子将所有的相思都绕在一个男人身上的情景,这女子不就是自己吗?自己和那花清影相比,到底差了什么?

    “小依姐对这阴风谷好像很熟悉?”萧云淡淡的道。

    “知道一点,谈不上熟悉。”

    “那小依姐知道这相思绕?”萧云又问。

    “知道一点,那是萧叔父的成名武器,只是萧叔父死后这把剑就落在了现在的天道正教的掌教元松竹手上,也不知道它怎么会出现在你的身上?”

    “元松竹得了这把剑?那这把剑怎么会出现在了小影的身上,她说过这是他父亲送给他母亲的定情之物物,她母亲死后就留给了她。”

    “啊····?”丰小依有些脑子转不过弯来。

    “难道花清影会是元松竹的私生女?”丰小依愕然道。

    “应该不会吧?”萧云淡淡的道。

    “有这种可能呢,元松竹看似道貌岸然、正气凛然,其实尽做些男盗女娼的勾当,而且他的私生子并不是没有,比如说那元浪就是其中之一,而且那柔姑娘···我怀疑她本来就是姓元的。”

    “柔姑娘姓元?你是说柔姑娘其实也是元松竹的私生女?”

    “是呢,完全有这个可能的,所有我怀疑这个花清影其实就是元松竹的私生女。”

    “这···似乎也是不太可能。”萧云道。

    “小影到了天道山上之后反而遭到了许多人的暗杀,而后····”萧云说着顿时恍然大悟。

    “小依姐,你说的完全可能,小影当初到天道山上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但是却受到了什么人的跟踪、暗杀。”

    “我还清楚的记得,又一次许多黑衣人来到我们住的茅屋之中,然后我们躲到了茅屋中的地道里面,那一次,小影设下机关,杀了至少十几人,但是第二天这些人的尸体全部都消失了,而且···就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或许当初的天道山上就有两股势力,一股是希望花清影认父,而另一股势力却是不希望他认父,其实你和花清影的遭遇就是两股势力的相斗结果。”丰小依猜测道。

    萧云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这里面的漏洞和疑问太多了,任何没有证据的猜想都是不可靠的,更何况小影死在了天道山上,这点就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若她真是元松竹的私生女,元松竹一定能救她活命。”

    萧云和丰小依又在谷口外站了片刻,两人觉得时间应该是差不多了,这个时候百花道的总坛内该是大乱了,正好两人可以趁机而入,否则要是遇到血仙蝶和那神秘女子之外两人就有性命之忧。

    丰小依在前萧云在后,两人就像是两道幽灵一般窜进了翻腾不朽的氤氲暮霭之中。

    在两人走后,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原本萧云和丰小依原本站立的位置,呆了好一阵子,而后身影一晃,消失在原地。

    丰小依就像是认识路一般,径直的前行,没过多久就看见一个巍峨的黑影出现在了眼前,就像是一座大山横亘在了眼前。

    等两人到了近前,萧云一看,这根本就不像是一座大山横亘在眼前,这根本就是一座大山,而且还是一座山崖,两人就在陡峭的山崖之下。

    一座大山阻挡住了去路,就像是耸立着的城墙一般,眼前看起来像是无路可走了。

    “找找吧,找到机关我们就可以进去了。”丰小依用剑敲了敲岩壁,发出“铛铛”之声。

    “啊?小依姐,你不知道进去的路在哪里啊?”萧云有些气馁。

    “我又怎么会知道,我又没来过?”丰小依白了一眼萧云。

    萧云挠了挠头,原以为丰小依知晓这里的一切,没想到她也是一个新嫩。

    其实是萧云把丰小依想的复杂了,她当然没有来过百花道的总坛,她对六道魔门的理解之所以比萧云比一般的多,正是因为她是六道的传人之一,有人告诉了她这一切。

    到底两人有没有进入百花道总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