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没有来过百花道的总坛,她对六道魔门的理解之所以比萧云比一般的多,正是因为她是六道的传人之一,有人告诉了她这一切。(书屋 shu05.com)

    当然告诉她这一切的人也不是什么都知道,对于这百花道的总坛所在也仅仅是知道一个大概,具体位置在哪里,却是根本就不知道。

    两人沿着崖壁行走,也不知道到底这总坛入口在哪里,寻了半晌也是一无所获,此时丰小依却是捂住胸口,咳嗽了几声。

    萧云皱了皱眉,她知道丰小依已经到了极限了,这里的毒气雾霭居然这么毒。

    “小依姐,不若在服用些花蜜吧,那东西解毒。”萧云说着已经将那盒子打开,顿时异香飘出。

    丰小依打两个喷嚏,“这东西闻着真香,而且入口即化,香甜无比,服用下去之后浑身都似暖洋洋的,不过···就是太少太珍贵了。”

    丰小依含了一小口,顿时全身都洋溢着一股暖意,她伸了一个懒腰,而后深深的吸了一口雾气,又吐了出来,“这东西果真是解毒圣药。”丰小依感慨着。

    “嗯,是很好的解毒圣药,就连小依姐呼出的气也是香甜无比的···”萧云也是长长的吸了一口气。

    “真奇怪,你怎么就不怕毒呢?你是百毒不侵的吗?”丰小依奇怪的问。

    “我真的不知道,或许是在天道山的时候小影给我吃过解毒的东西,或许就是那些解毒的东西还在其作用吧。”萧云猜测似的说道。

    “或许吧,但是这种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丰小依说着突然间站定,一动不动的,整个人都变得警觉起来,“有动静。”

    丰小依说完,萧云也感觉到了,那是一种悉悉索索的声音,就像是老鼠出洞。

    “紫电貂。”顿时丰小依和萧云都警觉起来。

    接下来的事情果然在两人的意料之内,很快两个人的心都凉了,而且是哇凉哇凉的。

    紫电貂个子小巧,又是生活在了这总坛之中不知多少年了,对这里的环境极其的熟悉,又是善于隐藏身形,在这视力受阻的环境下更是如鱼得水。

    倒是萧云和丰小依在陌生的环境之中,连那里是草地那里是水沟都不清楚,又加上视力受阻,被紫电貂偷袭几乎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定然是花蜜的香味引来了这紫电貂,小依姐,我有了一个主意。”

    “什么主意?”丰小依警惕着四周,因为此刻她突然感觉不到任何声音,她知道紫电貂已经潜伏了下来,定然瞪着一双萌萌的大眼睛盯着自己。

    “你说它能听懂人话?”萧云问道。

    丰小依点了点头。

    萧云上前一步挡在了丰小依的身前,将那金色的盒子打开,顿时香气飘逸。

    萧云还怕这香气飘散的慢了,当下用手扇了扇,又用内力一催,顿时这香气加速的向四周飘散出去。

    “能闻到吗,小紫电貂,想不想吃啊,想吃的话就出来吧,别藏着啦。”萧云就像是拿着糖引诱小朋友一般。

    “叽叽”几声叫,一连串的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很快,紫电貂就出现在了萧云和丰小依的面前,仅仅有一米上下的距离。

    紫电貂两脚人立,两只前爪高高的举起,像是在作揖一般,又似是哀求。

    “带我们去找总坛。”萧云用手指沾了一点花蜜,伸手到紫电貂面前。

    紫电貂又是“叽叽”的叫了几声,探出脑袋,将萧云手指上的花蜜舔舐干净,而后转身“叽叽”叫了几声,转身向着一旁窜去。

    丰小依和萧云互相看了看,眼中都出现了惊喜之色,那紫电貂的样子似乎正是要两人跟着。

    “真的有这么聪明的兽,这是什么品种?”萧云向丰小依问道。

    “传说这是百花道的护坛圣兽之一,与赤炼闪灵蛇同为百花道双圣兽,两者都是剧毒无比,百花圣女所豢养,圣女对它们如臂指挥,无不遵从。”

    “紫电貂和赤炼山灵蛇在阴风谷中虽然稀少,但却也不是绝种,每一个百花圣女都会亲自捕捉、豢养,把她们变成自己的守护圣兽。具体怎么豢养就不知道了,但是有一种猜测就是给她服用了大量的有毒物质,所以她们的毒比其他的同类要厉害很多倍。”

    “那么它们怎么这么听百花圣女的话?”萧云不解的问。

    “我怎么知道,或许这就是百花道所秘传的本事吧,这个我就不懂了,不过它们好像很喜欢这幽碧赭兰花蜜呢,或许当时百花圣女就是用这个豢养他们的吧。”丰小依猜测到。

    “圣兽只对百花圣女服从吗?”萧云下意识的问了一下。

    “啊···?”丰小依感觉到了事情不对。

    既然两圣兽只对百花圣女服从,那么它就不会因为吃了那么一丁点的幽碧赭兰花蜜而背叛百花圣女,即使圣女已经将近三十年没有回来过了,哪怕圣女已死。

    那么这紫电貂现在是引着他们去总坛还是···

    萧云和丰小依都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他们判断不出紫电貂的真正用意,更是不知道这小兽对自己是善还是恶。

    “叽叽”,紫电貂发现了两人没有跟上,顿时回身叫了两声,似乎是在提醒两人跟上一般。

    “死马当活马医,这闪电貂要是想要偷袭的话,你我到也未必挡得住。”萧云提议。

    丰小依点了点头,随后跟上。

    两人跟着闪电貂走了很久,玩过了几道山脊,终于发现了一道大门。

    大门似乎是刻在了岩壁上了一般,就像是壁画,此时大门紧闭着,而大门之下有一个圆滚滚的小洞。

    紫电貂“跐溜”一声就从那洞中钻过,消失在了大门之后。

    “看来是这里了,只是怎么把门打开?”萧云推了推大门,居然毫无动静。

    丰小依在大门上寻来寻求,终于找到了一处凹陷处,向萧云道;“云,怕就是这里了。”

    萧云看了看丰小依手指的那处凹陷,那里有着明显的花纹图案,或者是刻录着什么文字,同时很明显的那里居然有血液的痕迹。

    “这个怎么用?”萧云问。

    “这个就是血继印了,要么是有特殊的血液,要么就要拥有带有血继印的特殊东西了,当年总坛所在人来人往的,大多就是用的带有血继印的东西,恐怕就是百花道的门派徽章也说不准。”

    大门之外,两人如何能够走进这座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