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和丰小依两人终于寻到了血继印的所在,只是却是无法打开。

    “这个就是血继印了,要么是有特殊的血液,要么就要拥有带有血继印的特殊东西了,当年总坛所在人来人往的,大多就是用的带有血继印的东西,恐怕就是百花道的门派徽章也说不准。”

    “那我们怎么办?”萧云问道。

    “用幽碧赭兰花蜜试试吧。”丰小依也只能寄希望于这幽碧赭兰花蜜了。

    萧云照办了,但是却没有效果。

    萧云看了看丰小依,脸上露出了失望之色。

    “血继印到底怎么用啊?好像有些不对劲,一点反应都没有。”萧云问道。

    丰小依也是不懂,仔细的看着那点凹陷处。

    “叽叽”又是一阵的尖叫声,那紫电兽不知何时竟是又从那洞里钻了出来,人立着看着萧云和丰小依。

    两人也是互相看着对方不知如何做才能是好。

    萧云也是仔细的看着那出凹陷,“似乎,要用血?”

    “我也看到了那里有血的痕迹,应该是有人沾了血之后就门打开了,那道血继印就是要用血来开启?”

    “或许吧,那小依姐想过没有,拿着带有血继印的人是怎么用血来开启的,难道是血继印上有文章?”

    “血继印上有百花圣女的血,然后用带有血继印的信物将自己割伤出血,如此一来,这门就打开了?”

    丰小依猜的没错,当初百花道的血继印就是如此,百花圣女将血印在了本门特有的徽章之上,虽然徽章上再也看不到血痕,但是血液已经渗入到了徽章之内,遇到血液就会浮现出来,但是现在萧云和风萧云身上似乎并没有这种徽章。

    萧云想了想,“不知道相思绕上面是不是有百花圣女的鲜血?”

    “应该有这种可能。”丰小依道,“当初萧叔父将这把剑送给了圣女,圣女一定会在上面留下印记已作为圣女的信物,可以试试。”

    萧云的手探到了腰间,缓缓的摘下手中的腰带,轻轻一拉,剑锋上的气罡喷薄而出,让丰小依感到一阵的寒冷。

    剑锋划过萧云的手指,一滴血在剑刃上滚动,萧云的手一颤,剑刃上的血滴飞起落在了那凹陷处。

    顿时情况有变,那凹陷处的花纹、图案骤然亮起,浮现出了血色的光芒,就像是鲜花绽放一般。

    丰小依和萧云看的目瞪口呆,两人实在是想不到这百花道的总坛居然布下了如此诡异的机关,这机关到底是怎么设计的呢,血继印到底是怎么回事?

    “咔嚓、咔嚓”声响不断,大门缓缓的打开,居然是自动的打开,顿时一股花香从门内传来,百花道的总坛展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两人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出现的居然是一条长长的隧道,隧道蜿蜒,不知多深,其中传出阵阵花香,沁人心脾。

    “进去吗?”萧云问。

    “当然,我走先,你走后,预防有变。”丰小依道。

    “小依姐,我感觉···”萧云欲言又止。

    “怎么?”丰小依奇怪的转头看向萧云。

    “自尊受打击了,没事,小依姐走前面吧,这样也是最恰当的方法了。”

    萧云其实是真的受打击了,本以为他踏入到了意境,虽然还不能熟练使用,但应该算是高手一流了吧,没想到丰小依还是要走到前面,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在丰小依的眼中,萧云依旧是弱,是一个需要保护的对象。

    想想一个血气方刚的大男人,却在一个女孩的保护之下,这····情何以堪啊。

    “大男人主义,女子怎么了,六道魔门之中其中女子为道主的就占了四位,女子一点也不比男子弱。”丰小依走在前面偷眼看了一眼萧云淡淡的道。

    “六道道主之中有四个是女子?”

    “百花道道主、幽冥道道主、阴阳道道主还有诛仙剑道道主。”丰小依道。

    “诛仙剑道的道主不是男人嘛?”

    “你比我懂啊,我还以为你是诛仙剑道的传人呢?”丰小依回头看了看萧云,微微一笑。

    “呵呵···”萧云只能尴尬的笑了笑,面对着诛仙剑道的传人,诉说前道主的事情,这几乎就是再打自己的脸。

    沿着隧道一起走,终于眼前一亮,地方突然就宽阔起来,只是···眼前仅仅是一个空旷的圆形空间。

    这空间说起来也不算大,数间房子大小,中间立着一个巨大的石碑,上书三个大字:百花坛。

    “这里就是一线天了。”丰小依看着刻着百花坛的石碑道。

    “你看我们刚刚走来的这里,除了刚走进来的地方是不见天的,而后链接着的就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了,站在山道中抬头看的话,仅仅是看到那一线的天空,所以叫做一线天。”

    “这百花道的总坛就只有这么大的地方不成?”

    丰小依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叽叽”紫电貂又蹦又跳的向着前方奔去,随后萧云和丰小依两人跟上,很快就到了长满了绿色植物的山壁之前。

    随后紫电貂“嗖”的一下子,钻入到了山壁之中消失不见。

    萧云和丰小依举目观望,二人对视了一眼,相互点了点头,随后两人纵身一跃来到紫电貂消失的山壁之前。

    山壁之处遍布野滕,看不清岩壁,丰小依探剑轻轻撩拨,竟然发现一道裂缝。

    裂缝似乎乃是天然所成,看不到人工开发的痕迹,这裂缝被野滕覆盖着,从下方开始向上延展。

    也不知有多久,这个裂缝已经被水冲风吹的风化作用所侵蚀,慢慢风化,中间满是沙土石块,空了大约有一人大小的空隙。

    萧云二话不说,开始动手清理缝隙,这些都是力气活,他当然当仁不让,总不能让丰小依干这些又脏又累的力气活吧。

    “大男子主义。”丰小依面带着微笑看着萧云牛一样的勤劳,低低的嘀咕了一句。

    堂堂大好男儿,又是美人在旁窥视,萧云的干劲十足,而且是不遗余力的,很快这裂缝就被清理了出来。

    缝隙不大,不过勉强可以容得下一个人通过。

    萧云提剑就要进入这缝隙,当下丰小依却是道;“还是我走前吧,毕竟百花道是不欢迎男子入内的,万一遇到什么危险,我也好有所预防。”

    萧云的自尊心又受打击了,不过丰小依似乎很喜欢打击他,通过打击他提高自己的地位,提高在他心中的位置,这是很不错的一个办法。

    百花道总坛就在眼前,两人进入其中又将有怎样的危机和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