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和丰小依终于到了百花道的总坛之内,丰小依从怀中取出火扇子、火折子,一晃之间火扇子窜起火光,山风吹动,在山缝之中就像是鬼火一般。

    萧云一见心中一动,竟是取出两个火把来。

    “有时候身怀异能也是一种本事。”萧云很得意的将一个火把递给丰小依。

    “小人得志。”丰小依其实很嫉妒萧云的这个本领,一个人能够拥有一个空间,这是怎样的一种能力?

    人不是神仙,但是却像神仙一样有着一个神秘的空间,这怎能不叫人羡慕?

    火把在手,照亮了一片天地,虽然在缝隙之中,倒也显得那裂缝不是那么可怕了。

    有火把在手,底气大壮,甚至前面不远处的紫电貂都已经清晰可见。

    紫电貂又是“叽叽”叫了几声,复又向前而去,萧云和丰小依随后跟上。

    在裂缝之中行了许久,萧云倒是觉得无所谓,倒是丰小依却是深感不适,不说别的,就是那狭窄的裂缝以及突出的石块倒是挂坏了她美丽的衣衫。

    裂缝终于走到了尽头,两人从洞中钻出,天地豁然开朗,但是并未走出山腹,这里居然是一个好大的石洞。

    看着四周影子林立,在火把的照耀下,四周的景物随着火光的跳跃,就像是蛇一样的扭动,两人互看了一眼,都暗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四周的钟乳石林立,偶尔还有水滴滴下,脚下就是一条小河,河水哗哗,径直的钻入到了地下,竟是一条暗河。

    抬头看时,附近的石笋、石柱钟乳石千奇百怪,色彩迷离,千奇百怪。

    “那个···小依姐,这里是那里?”萧云看了看四周问道。

    “让我想想看啊,这地方我娘说过啊,好像是叫紫水晶屋,但是并没有见到紫水晶啊,难道是···石墓小溪?”

    “石墓?”小溪是见到了,但是“石墓”又从何一说?萧云仅仅是吐出了两个字,就已经道出了心中的疑问。

    “我娘告诉我的啊,过了一线天之后就是紫水晶屋啊,或许那一线天的野滕遮掩下根本就不是一个出口。”

    萧云连连点头,“嗯、嗯。”

    “你知道?”丰小依疑惑的问道。

    “不知道啊。”萧云回答道。

    “不知道,那你嗯什么?”丰小依有些怒。

    “嗯,就是说我有再听。”萧云很认真的回答。

    丰小依燃了,她真想狠狠的扁这家伙,但是却又无从发作,她只能冷哼了一声,转过头去。

    丰小依心中也在疑惑,自己这是怎么了,以前的自己不是高贵、清冷,不可接近的冰美人吗,怎么到了这个人的眼前自己一贯的高冷不见了,还会笑了,而且还经常的笑。

    “百花道总坛到底有几个入口?紫水晶屋还有石墓小溪都是什么?”

    丰小依长出了一口气,道:“我知道就是紫水晶屋、石墓小溪还有阴森石屋、铁灯笼屋和百花圣地。”

    “那些都是什么地方?”萧云不解的问道。

    丰小依看了看左右,接着道:“就是过了一线天就有五个入口,通过这五个入口才能到达百花道总坛所在。”

    “那为什么要弄五个入口,而不是一个?”

    “这就是百花道的神秘之处了。五个入口最终的目的地是一样的,但是所走过的路程却是全然的不同,比如:通过紫水晶屋就是百花祭坛,在之后就是百花岭了,而百花道的总坛就在百花岭上。”

    “那其余的入口呢?”萧云不解的问。

    “阴森石屋直接连着阴森石路,而后就是生死之间、百花祭坛、百花岭,其他的比如都要走过一个很恐怖的地带,比如百花沼泽、恐怖空间、死亡棺材等等,都是极度危险的境地。”

    “也就是说只有走紫水晶屋才是到达百花祭坛的最佳捷径了,那怎么确认这里就是紫水晶屋?”萧云问道。

    丰小依,极其平淡而且又毫无感情的“嗯”了一声。

    “嗯是什么意思?”萧云不解的问道。

    “嗯就是表示我有再听。”丰小依很认真的说道。

    报复,赤裸裸的报复。

    “那我们怎么办?”萧云问道。

    “接着走下去啊,还是我在前你在后。”丰小依说完率先走上前去。

    “那个···小依姐,要不要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顺便···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萧云扭头看了一下四周,最后却将眼光落在了丰小依胸前那高耸的突起上。

    “不要,和你在一起我有一种不安全的感觉,尤其是你双眼睛,不要一直的盯着我那里看。”丰小依的脸上发烧,心都要从口中跳出来一般。

    “不是,小依姐,你看你胸前,那里有一个光点,那是什么?”

    “啊···”丰小依低头一看,果然胸口处,一个光点。

    “这光···那里来的?”丰小依低头看着那光点,想要找到那光点的来源。

    “不对,这不是一个光点,而是····七个。”

    北斗七星位!

    丰小依的头顶上一个,脚下一个,身边的石头上还有,加起来总共是七个,这是北斗七星位。

    “北斗七星位。”顿时萧云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极其独特的步伐来:百花七星步。

    “难道是百花七星步?”

    “咦,什么东西?”丰小依顿时兴奋了起来。

    “一种步伐,很玄妙,我还没有参悟透。”萧云又尴尬了,以其说是没有参悟透,换句话说就是···还没有参悟。

    “说说。”丰小依的眼中露出了炙热的火光。

    “干嘛要告诉你,你的霸剑怎么不跟我说说?我还记得我在看你的剑的时候,你对我可是动了杀机的。”萧云揶揄道。

    丰小依的脸腾的一下红了,“那时候我和你不熟,再说了,我的霸剑、绝剑都与你的毒剑不合,告诉你也是无用。”

    萧云却是摇了摇头,道:“小依姐,你却是错了,剑术是相通的,你的剑钢霸绝伦,却是正巧缺少灵活地变化,而我的···”

    萧云说的这里却是愣住了,“毒剑?我的剑怎么是毒剑?”

    丰小依却是想了想道:“我的剑刚猛,而云你的剑却是剑走偏锋,如果我们夫妻双剑合璧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