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住,我们不是夫妻。”萧云已经懒得再解释了,再解释的话她又要把婚约拿出来当挡箭牌了。

    “怎么不是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再说你都已经把人家···”丰小依说着低下了头,但是眼睛却是偷瞄向了萧云。

    “别说了,小依姐。”现在的萧云更是尴尬,恨不得寻个地缝钻进去。

    “哼,两次。”丰小依伸出两个手指比划着。

    “怎么两次?”

    “环彩阁是第一次,还有···”丰小依的脸上通红,低头不语。

    萧云咳嗽了两声,也是尴尬无比,这么说来还真是···两次。

    “那个,小依姐,其实百花七星步也没有什么了,就是一种步伐武功,可以再七星位置上任何的穿梭,也就是从一个星位穿梭到另一个星位。

    “七星位置上任意穿梭?星位?”丰小依也是不懂。

    萧云把百花七星步的口诀传授给了丰小依,同时他从怀中掏出一本秘籍,这是寒灵真人留下来的秘籍,其中的蛤蟆功武功尤其是里面的多重掌力的诀窍对丰小依的吸引力那不是一般的小。

    丰小依接过秘籍呵呵一笑,揣在了怀中,而后道:“百花七星步确实是很玄妙的一种武功步伐,不过不像是百花宫的武功,倒像是···裂空道的武功。”

    “裂空道的武功?”

    “在地面之上以内力印下七星位置,而后这七个位置力量贯通,所有可以任意穿梭,这不是裂空道的武功是什么?不过···这只是传说中的武功,我却是没有见过。”丰小依道。

    “还真的是,无论怎么说这里面有裂空道的武功,那么这百花七星步就是百花道和裂空道的武功的结合体了?”萧云道。

    “应该是融合的武功,百花七星步是百花心经上的武功个裂空道上的武功的融合武功,是具有意境级别的高手融合出来的。”丰小依想了想郑重的道。

    “那这个人一定是百花圣女了,因为要融合两种武功需要精通两种武功,除了百花圣女没有人精通百花心经,只是···她怎么会精通裂空道的武功?”萧云百思不得其解。

    丰小依也是不知晓这其中的奥秘,她有一种预感,裂空道和百花道之间定然存在了某种内在的联系。

    百花七星步原理很简单,就是在七星位置上施展出百花步伐来。看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是极其艰难,撕裂空间完成各个空间点的穿梭,这已经超出了人类认识的范畴,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够做到?

    百花七星步的武功即使知道了心法秘诀也是难以修成,暂时两人都先把这事放下,而后抬头看着那一个个的石钟乳。

    有光亮落下,那就说明有孔洞直通外面,而且是直的,否则光线无法射落下来。

    现在的时间已经接近傍晚,再过段时间就要日沉西方了,到时候真的是一点线索都没有了。

    两人抬头看着石钟乳,半晌也没有见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倒是几声“叽叽”声叫,让萧云和丰小依转移了视线,因为紫电貂此时却是爬上了石钟乳,正在咔嚓咔嚓的啃着钟乳石,偶尔发出几声“叽叽”的叫声。

    “咦?它吃石头?”萧云和丰小依异口同声的道。

    “钟乳石有古怪。”丰小依感觉掩住了口鼻,因为就在紫电貂啃咬钟乳石的时候一股奇异的香味飘了出来。

    萧云不用掩住口鼻,反而是狠狠的吸了几口,这倒是让丰小依羡慕不已。

    只是···吸了几口香气之后,萧云的面色突然间变得难看起来,脸上也浮现出了痛苦的神情,整个人呆呆的就像是失了魂。

    丰小依一见大吃一惊,连忙上前一挥衣袖,亮白色的纯阳罡气亮起,按在了萧云的后背之上。

    纯阳内力缓缓的进入萧云的体内,缓缓运行了一周,复又回到丰小依的身上,“你没中毒?”

    萧云摇了摇头,“没有,我只是想起了小影,小影身上总是带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就是这种味道。”

    “小依姐,这味道没有毒,你不必这么小心谨慎了。”

    丰小依放下手,缓缓的吸了一口气到体内,然后内力在体内游走一周,果真是没有发现中毒的症状。

    “那是什么?”丰小依用手一指,那紫电貂正在咔嚓咔嚓啃着的石钟乳居然露出了淡淡的紫色。

    紫水晶?

    萧云和丰小依的脑海中突然间就蹦出了这么一个词。

    “我就说嘛,这就是紫水晶屋了,真没想到原来这紫水晶是在钟乳石下,咦,这钟乳石···,是大地之乳吗?”丰小依的口中露出了惊异之色。

    “大地之乳是地之精华所聚,乃是天地间一等一的药材,而且本身就是一种奇物,人若服用可以增加内力,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宝物呢。”丰小依笑着道。

    “那怎么收取?”萧云道。

    “你不是有很多的食物吗?拿些酒瓶来,用酒瓶就可以了。”

    “那是石头,怎么装进酒瓶?”萧云疑惑道。

    “大地之乳当然不是石头,乃是一种极其粘稠的液体,你看一滴一滴滴下来的才是大地之乳,而紫电貂啃食的是已经干竭的大地之乳,那对我们几乎没用了。”

    萧云说着打来那神秘的世界,从中拿出了几个酒瓶来。

    大地之乳落下后很多都落在了溪水之中,顺水而去,但是仍有许多滴落了下来。

    落地的大地之乳很快就渗入到了地中,即使是落到了岩石上也很快就蒸发,看起来什么也没有留下,也不知道要布满整个紫水晶的表面这需要多少年的结晶才能成功。

    只是让萧云和丰小依始料不及的是这大地之乳真的是难以收集,大地之乳老半天才能滴上一滴,而且当下一滴滴下来的时候上一滴已经干涸,什么也没有留下。

    “怎么办啊?这样收集不到呢?”丰小依嘟囔着。

    “喝掉?”萧云也只有这个办法。

    “云,你说这些大地之乳是哪里来的呢,是不是···”丰小依的眼中露出了贪婪之色。

    “我怎么看你的眼中都是火。这眼光···”

    顿时萧云一阵的寒战,他从丰小依的眼中居然看到一团火在燃烧,这火他可是见过的,那不是她每次看自己的眼神吗,这是要吃掉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