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见到大地之乳脸上露出了贪婪之色,这让萧云不由得一阵恶寒,这小依姐也真是,人前人后完全两个人一般。

    “我怎么看你的眼中都是火。这眼光···”萧云道。

    顿时收敛了一些,脸上看起来似乎是冰冷没有感情的冷漠,那样子就像是对这大地之乳就像是对待水一样的存在,但是此时她的心中却在念叨,“淑女、淑女,淑女,我是淑女,我是淑女,我是淑女,注意形象,注意形象,注意形象。”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重要的事情也要念叨三遍。

    萧云顺着钟乳石向上看去,看了半晌也没有看出端倪,这些大地之乳到底都是哪里来的呢?

    丰小依也是顺着萧云的眼光向着顶上看,片刻之后却是发现了端倪,“你看那里?”

    萧云所指的位置正是紫电貂啃食的那紫水晶那里,那地方居然有着一点点的光亮。

    光亮很微弱,而且几不可见,但是在黑暗的石洞之中这点光芒就有些显眼了,但是有着火把的光芒,也就全部遮掩住了那点光芒,所以两人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若不是那紫电貂挡住了火把的光,丰小依也发现不了,在紫电貂的身影之中居然有这一点点的光亮。

    “去看看?”萧云道。

    丰小依心中好笑,脸上却是一本正经的道:“堂堂男儿,事事都要有自己的主见事事都要自己做主,不是吗?”

    萧云顿时一脸的黑线,这又是被鄙视了吗?“去看看?”这样的话还用说吗,当然是去看看啊,这个时候的他就应该是理直气壮的说话而不是征求意见。

    “我发现你已经依赖上我了,这点事情都要寻求我的意见,我很开心呢,你是不是离不开我了?”丰小依很严肃很认真的说着。

    萧云顿时一阵的愕然,他也突然间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他的心中丰小依的分量在急速的增加着。

    “云,一个做大事人,要有独当一面的见解和认识,同时你的心思不能轻易的被别人知晓,你看我,就是对着我至亲的父亲、母亲我也没怎么笑过,因为···保持神秘。”

    “保持神秘?”萧云不解了。

    “其实我何尝不想笑,不想和那些女孩一样追求好看的衣服,漂亮的装束,而我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我不能和这些女孩一样,我必须坚强。”

    “我用冷漠和坚强包裹了我的柔弱和女孩特有的一面,只有面对着你我才做回我自己,这···就是我的双面人生。”

    萧云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丰小依一脸的冰冷,说着郑重的话,一时间居然分辨不出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丰小依。

    “小依姐····”

    “隐藏自己的真实意图,让人觉得你很神秘,高深莫测,扮猪吃老虎。”

    萧云点了点头,似乎是懂了。

    丰小依看萧云的神色,知道他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当下嫣然一笑,“当然了,你也不能总生活在套中,总要表现出自己真实的一面。”

    萧云点了点头,“知道了,小依姐。”

    丰小依转头看了看那石钟乳的所在,看了看四周,顿时打定主意,当下脚尖点地,身形拔起,手中的剑骤然出鞘。

    一道亮白色的光芒骤然亮起,“咔嚓”一声,剑身钻入到了石钟乳中。

    淡紫色的光芒乍现,一块块的碎石掉落下来,露出了里面的紫色,果然都是满满的紫水晶。

    剑身深深的插入到了紫水晶之内,丰小依一手握着剑柄,就这样挂在了石钟乳下,同时,右脚一蹬,踩中一个石钟乳,一个接力,人已经飞身而起,剑拔出,带出一连串的碎水晶,然后剑又重重的插入钟乳石中。

    丰小依几个起落已经到了岩顶,探头一瞧,果真是有些光亮,当下单手抱住钟乳石,手中剑挥起,“轰”的一声将那面石壁整个轰碎。

    一剑轰开了石壁,居然露出了一个石洞,顿时亮光从那石洞之中透了出来,在阴暗的石洞之中显得耀眼至极。

    丰小依不敢贸然进入,等了片刻也没有反应,集中内力到耳朵上也没有听到任何的生息,倒是紫电貂此时却是“嗖”的一下窜了进去。

    “里面没有危险。”丰小依已经可以确定。

    当下她身子一跃,飘身进入石洞之中,顿时眼前出现了一个装饰豪华的石洞。

    丰小依几乎看的呆了,这里居然有这样一个石洞,以其说是石洞,倒不如说是···新房!

    没错,是新房。

    石洞中装饰着各色宝石,珠光宝气的,在黑暗的石洞中释放着五彩的光华,四周的石壁都是最纯粹的紫水晶,

    四周布置的也很别致,一张大大的秀床,被褥跌叠得整整齐齐,大红色幔帐半遮着,上面点缀着各色花朵。

    桌椅摆设齐全,在秀床边上还有一枚大大的花菱镜,紧挨着的是一个精致的梳妆台。

    石壁之上贴着数个大大的鲜红“喜”字,龙飞凤舞的,装点得这石洞更加的鲜亮。

    这里是···洞房?

    嗯,是洞房,名符其实的洞房,用石洞装点成的房子不是“洞房”是什么,而且···这里还似乎是真的洞房,结婚用的洞房。

    丰小依打量着周围的时候,萧云一个飞跃已经跳了上来,他可比丰小依快捷方便多了,烟云三折,在空中三次加速,没有停留就直接的跳到了这个洞房之内。

    “这里···好别致···,嗯···比在草地上好多了。”萧云说着偷眼看了看丰小依。

    顿时丰小依凌乱了,咬着牙强忍着不发作,默念着:我是淑女,是淑女,是淑女···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这么奇怪?”

    “洞房,比草地要好上很多的的洞房,这也说明这里的主人比某些人有品位多了。”丰小依横了萧云一眼反击道。

    “没有准备啊,有准备的话···”萧云说到这里却是打住。

    “有准备的话,你会怎么样?娶我?”丰小依眼中露出了期盼之色。

    “这里会是谁的洞房呢?”萧云赶快转移话题,迈步向前走去。

    丰小依的脸上毫不掩饰的露出了失望之色。

    “不要乱翻这里的东西。”丰小依见萧云伸手向梳妆台上的梳妆盒抓去,及时的喝止。

    “这很可能是当年百花圣女的闺房,你看这大大的喜字,很可能就是百花圣女大婚时候的洞房,这里的东西最好都不要动。”

    “为什么?”萧云问道。

    “你猜测到了什么···”丰小依不答反问,而后向内走去。

    “我不敢想。”

    到底下萧云和丰小依猜测到了什么?这处洞房又是谁的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