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水晶屋中居然发现了一处洞房,这人萧云和丰小依很奇怪,同时两人也猜想到了这是谁人的洞房了。

    “因为这是萧叔父和圣女的洞房,你想到了,但是你不敢承认是吗?”丰小依问道。

    “二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这样?”萧云感觉二十年前的事情很神秘。

    “小依姐,我们谈谈,我觉得我们之间是该好好的谈谈了,尤其是二十年前萧盟主和百花圣女的事情,萧盟主的妻子不是白小蝶吗,他怎么会和百花圣女有着复杂的关系?”

    “三十年了,你别忘了,你以前有一个姐姐的,她要是在的话,应该比我还大一岁。”

    “咳咳,不是我的姐姐,别总把我当成萧懿航,我是萧云。”萧云解释道。

    “好了,好了,你是萧云好了吧,我们谈重点,是三十年,三十年前的事情。”

    “咦,原来小依姐比我大这么多,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顿时丰小依的心脏一阵收缩。

    萧云的话一下子戳中了丰小依的痛处,她比萧云大七岁,这绝对是她的一大痛处,一直以来她都很介意,只是萧云似乎只对御姐“有兴趣”,让丰小依一时之间麻醉自己,但是她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比萧云大七岁的这个事实。

    现在萧云又再次提出年龄的问题,让丰小依的心为之一颤。

    “我还以为小依姐比我大一两岁呢,我可不喜欢小美女,至少要大我五岁以上才好。”

    “哄我开心呢吧?”丰小依脸色阴沉,但是内心却是欢喜的像是烧开了的水。

    “真的啊···”

    “真的?那梦倪裳是怎么回事?”丰小依说完顿时后悔莫及,无论何时何地都不应该提起这个名字。

    阴风谷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也是不短了,这里可没有梦倪裳,有的仅有自己,这是提高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而挤掉梦倪裳的最好的机会,这个时候最好的就是让萧云忘记梦倪裳。

    “你在后悔不该提倪裳?小依姐,你的心,就这么点···”萧云说着比了比小手指头。

    “我对倪裳仅仅是因为我犯了一个错误,所有我必须负责,倒是小依姐,我不想耽误你的终身,所以···”

    “男人三妻四妾的,没什么,我不介意。”丰小依郑重的道。

    “我介意,我的心可以与任何人分享,但是我的人却绝对不会,我不会对不起我的妻子,我在其他人身上的心也会隐藏,不会显露,至少会让我的妻子以为我的心、人都是她的。”

    “你怎么会这么想?男人三妻四妾的不是很正常嘛,只要你爱她,她也爱你,这就够了。”

    “不够的,小依姐,你不懂得女人的嫉妒有多可怕,我不能给我的女人有这个嫉妒的机会,对不起,小依姐。”萧云了解梦倪裳,丰小依不介意的事情不代表着梦倪裳不介意。

    “那我们之间的事情还是先谈到这里吧,你的心思我懂,这事急不来,我丰小依认定你了,即使不能嫁你,我也一辈子不在嫁别人,我守候你一辈子,你还想问我什么,三十年前的事?”

    萧云点了点头,“说实话并没有确定的证据就说我的父亲是萧百荣,仅凭一块配饰剑的话,是不是···”

    “这已经足够,仅凭一块配饰剑就可以确定你的身份,因为那是萧叔父留给你的。”

    “那不会是配饰落到了别的人手中,然后又到了我的身上?”萧云疑问道。

    “不会。我父亲相信萧叔父,我也相信我的父亲,更何况父亲说过,要想催动配饰剑中的秘密需要萧叔父的血脉才行,也就是血继印,这还不能确定你的身份吗?”

    “可以确定了吗?但是我不明白,萧叔父和白小蝶的感情到底如何,为什么萧叔父会在这里和百花圣女幽会,白小蝶又怎么会改嫁元松竹?”

    萧云依旧不相信自己是萧百荣的儿子,因为自始至终他的义父萧遥都没有说过萧云的父亲是萧百荣,只是说了他是出生在南疆一个百花盛开的山谷之中,他怎么会是萧百荣和白小蝶的儿子呢?白小蝶从未去过南疆,而且她生萧懿航的地方就是在了萧家的庄园之内,这点毋庸置疑。

    “我不知道啊,三十年前的事情都是听父母讲的,我只知道我父亲其实···很喜欢白小蝶的,但是不知道怎么我的父亲就娶了我的母亲,后来···就有了我啊。”

    “啊?还有这么复杂的感情经历,那么伯父···”

    “不行,你除非是要娶了我,我才答应你见我的父亲和母亲,否则别想,而且你也不能叫伯父,你叫岳父,知不知道?”丰小依坚决的打断。

    “那伯父、伯母就放心你的选择,也不干涉你的婚姻?”萧云这个问题问的很实在,试问哪个父母不对自己儿女的婚事关心,万没有对之不理不问的理由。

    “有萧叔父的婚约,他们都很赞同,不会干涉。”丰小依道。

    “小依姐,你一定是知道什么,不告诉我。”字里行间,萧云听出了丰小依隐藏着什么。

    “我听母亲说过啊,元松竹、我父亲和萧叔父已经白小蝶其实是结拜的师兄妹···”

    萧云挠了挠头,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我父亲和萧叔父似乎都对白小蝶有意,但是不知为何父亲娶了母亲,而白小蝶嫁给了萧叔父,之后岚姐姐和我先后出世···”

    “但是当我从记事的时候起,萧叔父就甚少回自己的庄子,到处传说着萧叔父大杀四方,横扫武林的事迹···”

    “更有一种传说,萧叔父身边总有两个绝色天仙一般的人物相伴,只是这两个人都很神秘,没人知道是谁,更是没有见过她们的真面目,一直到你出生的一年前,那年···”

    “那年···天道山上突然出现了两个人,就是传说中的那两位天仙,大闹天道山,之后不欢而散,而此事武林轰动,同时也暴露了两个人的身份。”

    “其中一个就是身居南疆深处百花宫的百花圣女,而另一个却是身居极北之地从未有人去过的冰宫不泪天的宫主。”

    “传说在天道山上百花圣女和冰宫宫主一场恶斗,最后冰宫宫主获胜,百花圣女重伤。”

    “本来按照约定,百花圣女离开萧叔父,但是在圣女回南疆百花宫的路上,却遭到了袭击,而萧叔父得到百花圣女被袭击的事情之后就去营救,之后···再回来就是半年之后了。”

    “又过了几个月,也就是你出生的时候,父亲带着我去萧叔父的庄子,那天我还见过你了呢,还···”丰小依说到这里却是不说了,低下了头脸上泛起了红晕。

    “小伊,我弟弟啊,你的小丈夫,要不要去看看啊?”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可爱小女孩向另一个小女孩笑道。

    “好玩,好玩,去看看,去看看···”另一个年纪较小的女孩拍着手叫着,在她的意识之中小丈夫是什么,根本就没有概念。

    “胖乎乎的,很好玩的样子,是吧,小伊妹妹?”那女孩说着伸手捏了捏小孩胖乎乎的小脸,“我的弟弟啊···真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