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这是什么啊,怎么跟我们的不一样?”另一个小女孩却是发现了在小男孩的****有一个突出的小豆丁,伸手捏住。

    “哇···”是婴儿的啼哭声。

    “小姐,不能乱碰啊,那是小公子的命根子,碰不得啊···”是奶娘的声音。

    这段回忆浮现在了丰小依的脑海中,顿时让她羞得无地自容,当初不知道那是什么,现在她当然知道,看了看萧云,想到自己捏过他的那里,顿时脸耳根都已红透。

    萧云虽然不知道丰小依想到什么,但是看到她害羞的样子,还是不是的偷瞄自己,就知道这姑娘的心里又有了龌龊的心思。

    “那接下来发生了什么?”萧云问道。

    丰小依脸上的红晕很快消失不见,随后脸上显出了惨白之色,“而后不知为何发生了大火,而且有很多人···在杀人,我看见···岚姐姐被人杀死。”

    丰小依说着双手抱着头,显出了痛苦之色,“她一直的欺负我,也是嫉妒我,但是当有人来杀我们的时候,岚姐姐让我躲在假山石的石洞里面,后来又将我藏在枯井之中,最后她自己跑了出去,结果···”

    丰小依说不下去,言语之中竟也有了几分抽泣。

    “结果····”萧云已经猜到了结局,而那夜自己所在的山寨被屠的情景再次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萧云心中一阵的煞气翻涌,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但是他却是忍住了,他闭上眼,心中默念着梦倪裳的名字,同时重重人影浮现,片刻之后那翻涌的煞气逐渐消除。

    “我若是真的是你说的那人的话,我有一个姐姐叫萧懿岚?看起来你很恨她啊,但是为什么听你这么一说,你对她一点恨都没有啊?”

    “我恨她,当然恨她,她嫉妒我的美貌毁了我的容,这难度不够我我记恨吗?”

    “不是吧,其实···恨是你的掩饰,你在掩饰什么?她舍弃性命救了你,你心中不安?”

    丰小依豁然站起,她的心思被人说中,就像是被戳中了痛处一般,“我就是恨她,哼!不和你说了。”

    萧云已经大概的了解的事情的经过,丰小依知道的也几乎都告诉他了,很显然这里面有着很多的秘密,只是这些秘密丰小依不知道,那么丰伯父呢,那天他也在啊?

    要见丰钰峰不难,那就是要娶了丰小依,但是这···,丰小依真的很好,但是他却是有了梦倪裳,注定不能再娶丰小依。

    同时萧云也发现了丰小依说话间的矛盾,当初她可是说过百花圣女是父亲最挚爱的女人,可是现在她却是改口了,这里面隐藏着什么呢?

    百花圣女是南疆的,自己出生在南疆一个百花盛开的山谷,而百花圣女重伤之后萧百荣也失踪了半年,这半年他去了哪里?更凑巧的是就在百花圣女受伤后的一年之后自己出生了,养伤两个月,十个月后有了自己,难道···

    萧云的头顿时一阵的疼痛,他实在是不敢想象,但是却完全有这种可能,萧百荣将受伤的百花圣女送回了南疆,而后待百花圣女伤势好转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进一步升华,最终的结局就是百花圣女身怀六甲,生下了自己,而那时候的萧百荣却是回到了白小蝶的身边,最后的结局呢?

    结局会不会是百花圣女郁郁而终,而自己被一直爱慕着母亲的义父抱走?这关系···

    “那我们去里面看看吧,这里似乎很大,更何况我们能找到这里全是为了大地之乳,应该在里面。”丰小依打断了萧云的臆想,原本就是那种关系都是乱猜的,没有一点证据,徒增烦恼而已。

    “不去。!”萧云看着四周的紫水晶,里面清晰的映着两人的身影。

    紫水晶每一个都是八棱柱状的晶面,层层叠叠的紫水晶不知有多少的晶面,每一面都清晰的映照着两个人的身影。

    “为什么?”丰小依也顺着萧云的目光,看着重重叠叠的两人的身影。

    “因为你对我隐瞒。”萧云看也不看丰小依,但是他却是时刻的注视着她,因为从紫水晶中清晰的映出了她的身影。

    “小心眼了吧,别把心思太流露,刚教会的你。”丰小依紧挨着萧云,看着紫水晶中的倒影却感觉一阵的甜蜜,心道:“他向我撒娇了呢。”

    “你知道萧盟主和白小蝶的事情,甚至是知道萧盟主和百花圣女的事情是不是?”萧云猜测归猜测,在没有搞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他依旧不认为自己是萧百荣的儿子。

    “我怎么会知道三十年前的事情,那时候还没有我,再者说来,父辈的恩怨情仇,你就这么想知道?”

    “嗯···”萧云仅仅是鼻子里面发出一个音节,他总觉得,这和自己的身世有着很大的关联。

    “好了,别耍小孩子脾气了,我的小丈夫,你要是娶了我,一切都不是秘密,你看···现成的洞房。”

    这话从丰小依的口中说出来特别的违和,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高贵无比的公主,却是哭着闹着要糖吃一般的违和。

    满脸的冰霜,像是从来都不会笑的人,居然讲出这样的笑话,而且是这么顺其自然的,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当然丰小依说的这不是笑话,一个年近而立之年恨嫁年龄的女子,不会开这样的玩笑,草地上都要现出自己的最宝贵的东西,何况是在这里,现成的洞房,现成的床。

    “被你打败了,但是我想知道萧盟主和白小蝶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否则萧盟主不会舍弃他最挚爱的女人娶了白小蝶,而白小蝶更不会无缘无故的嫁给她并不喜欢的元松竹。”

    “走吧。”丰小依已经懒得再说这个了,当下率先向前走去,只是突然间停住,而后骤然回头。

    她的身后只有萧云,没有任何的异状,丰小依摇了摇头,心中暗道:“难道是紫电貂发出的声音?”

    丰小依却是没有看到,在不远处的紫水晶上映照出了五色的光彩,而且当她和萧云走运之后,一个身穿着五彩霞衣的绝美女子现出了身影,正是柔姑娘。

    紫水晶屋的由来原来是这样,真正的紫水晶屋却是这里,这个石洞才是真正的紫水晶屋。

    紫水晶散发着淡淡的紫色,同时在紫水晶屋中每隔不愿就镶嵌着一块大大的晶石,这种晶石居然散发着白光,将这紫水晶屋照的犹如白昼。

    丰小依摸着这些发光的石头,温热的,也不由得心中嘘唏。

    “这是月光石,而且是温的,叫温月石是一种极其珍贵和稀少的宝石,这种宝石温热如人的体温,在黑暗中释放亮白的光芒,在这山洞之中安装确实是最适合。”

    “好东西。”萧云说了一句,竟拔出宝剑开始抠挖一块宝石,很轻松一块温月石到手。

    “果真是温热的。”萧云说完将这个温月石装入怀中。

    “你···”丰小依摇了摇头,却是不再说话。

    “这东西留在这里也是浪费,我想···”萧云还有一点尴尬。

    丰小依摇了摇头,继续前行,没想到前面的通道越来越窄,最后窄到仅能通过一人。

    只是前行了大约十几丈的距离,通道豁然开阔起来,整个是一个圆形的石屋。

    石屋之中左侧摆放着一个兵器架子,架子上摆放着各种武器,在右侧却是一个紫水晶桌子和数个紫水晶凳子,桌子正中安装着一大块温月石。

    两人终于到了紫水晶屋的腹地,这里又将有怎样的奇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