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和丰小依两人终于到了紫水晶屋的腹地之内,石屋之中左侧摆放着一个兵器架子,架子上摆放着各种武器,在右侧却是一个紫水晶桌子和数个紫水晶凳子,桌子正中安装着一大块温月石。

    “这里像是一个练武场。”丰小依淡淡的道。

    “看哪里。”萧云手指墙面,原来墙面之上居然有着七个孔洞,这七个孔洞成北斗七星状。

    “原来那光亮是从这里照出来的。”

    两人好奇的走向那些孔洞,想要看看是否是通透的,不料走到近前,却是大吃一惊,原来在七星孔洞之侧刻画着条条丝线。

    “这是···”两人看了一会,顿时大吃一惊,“行功脉络图?”

    这是行功脉络图,但又不像,这图完全的不成人形,任是谁也看不出来这居然是脉络图,但是这的确是脉络图,因为他刻画的仅仅是行功的一部分,这一部分就是百花七星步的行功脉络。

    每一颗星旁的脉络行功都不相同,这也就是百花七星步的玄妙之处,看起来乱七八糟的,其实却是各有章法。

    “这只是一个草图,看来这百花七星步就是在这里被参悟出来的,而当时怕是一边参悟一边刻画在墙上,所以才有了这幅模样,若是我们没有看过完整清晰的行功脉络图,根本就看不懂这画的是什么。”丰小依道。

    “那这七个洞?”萧云看着七个洞若有所思。

    “是被劲气击穿的,看来是在参悟武功的时候留下的。”丰小依伸手摸了摸那孔洞的边缘之处。

    “百花七星步看来是凝聚高强度的气劲,集中到了一点,而后直接撕裂空间。”丰小依郑重的道。

    “撕裂空间?”这是一个新词,萧云的印象之中从来就没有出现过,空间怎么撕裂?

    “在我们所在空间之中,其实还存在着许多并行的空间,只有有足够的力量,有着敏感的感知,就能感觉的动,而裂空道就是这方面的行家。”

    “看到这百花七星步我更加的确信了这一点,这行功所走的脉络奇绝诡异,不是催动内力而是在感知另一个平行的空间的存在。”

    萧云张大了嘴巴,想起了前不久才参悟出来的瞬杀术。

    “将全身的力量全部融入到剑中,人与剑两者合一,不分彼此,此时一剑刺出,人就是剑,剑就是人,此时进入一个空冥的状态···这···”

    “天外飞仙?瞬杀术?”原来如此。

    以前的瞬杀术优势明显,但是缺点也很明显,反噬之力太过强大,大的让他有些承受不住,如果能够撕裂空间···

    萧云想的正美,丰小依却是一句话打破了他的美梦,“这百花七星步的反噬之力怕会更大。”

    “为什么?”

    “先前我还没有好好参悟,仅是走马观花的看了一遭。你看,按照这个办法感悟空间,再撕裂空间,那么这股气劲虽然撕裂了空间,但是和击在空处没有区别,换句话说,这一击就像是击在自己身上一般。”

    “人间合一,进入空冥状态,一剑撕裂空间,先行感知另一个平行空间的存在,在以强劲的气劲轰开,这其中···”

    萧云顿时明白了过来,所谓的天外飞仙,施展出来的时候就是感知并强行的撕裂的空间,所谓的空冥状态,其实就是探知并进入到了到了另一个空间的所在。

    原来这就是裂空道。

    裂空道的武功诡绝无比,撕裂空间而后进行无声无息的斩杀,这种武功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也难怪裂空道的武功最强,但却是最难修炼成功,也不怪乎裂空道的势力最弱。

    “事实上,在进入紫水晶屋之前我还有一个疑问,我本就对裂空道怀疑,但是我现在已经毫无怀疑了,而且你那世界,说不定也是···”

    萧云一惊,“你是说那其实是处于另一个平行空间内的空间?”

    丰小依点了点头,“但是我却是不清楚了,怎么会有这么一种空间,同时也明白了,你是如何打来那个空间的了?”

    萧云也明白了,其实那打开那个世界的法门其实就是感知那空间所在的,而后在进行打开。

    “到底是谁留下来的,这么高深莫测的武功?三十年前的一战不是裂空道没有参战吗?”萧云疑惑不解。

    “江湖录的传闻很多都是道听途说,其中真相如何谁也不清楚,就像是百花圣女与冰宫宫主天道山的大战之事,江湖录上根本就没有记载,这件事怕也只有江湖老辈们知晓,现在都快遗忘到历史的长河中去了。”

    “走吧,这里没什么了,我们还要去百花祭坛和百花岭,也不知道那紫电貂跑到哪里去了?”丰小依摇了摇头道。

    萧云点了点头,看了看四周,似乎是在寻找紫电貂的身影,而后····

    “小依姐,这些温月石···”

    丰小依爆汗,到了现在萧云还在打着这些温月石的主意,这人怎么这么贪财?

    看到丰小依不说话,萧云呵呵一笑,手中的剑已经出鞘,却是直奔那紫水晶桌子上的那块巨大的温月石。

    萧云现在还是有些后悔,这手中要是有一把短刃的话,挖起来就会很快,但是他手中没有,只能用云梦柳代替了。

    这块温月石个头巨大,足有脸盆大小,成八面形,整个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八面玲珑的巨大钻石。

    挖啊挖啊挖···

    云梦柳的韧性极佳,反之刚度却是不够,再挖的时候很容易转弯,若是关注内力到可以弥补这个缺陷,只是关注内力之后怕对这巨大的温月石有所损伤。

    萧云祈求的神情看着丰小依,她的剑可是霸剑,硬的很。

    丰小依也是无奈,只得拔剑来挖这快巨大的温月石。

    “咔嚓”一声响声传来,但是这声音并不是从温月石上传出,而是···在背后的石壁上。

    “嘎吱、嘎吱···”一声“咔嚓”声响之后,接连不断的就是一阵阵的嘎吱声,然后势必裂开,居然又露出了一个石洞,石洞中光影一闪,一道紫影已经窜出,正是紫电貂。

    紫电貂什么时候跑到里面去了,两人谁也不知道,但是紫电貂窜出,却是着实下了两人一跳,毕竟这紫电貂剧毒无比,若是被咬一口那是必死无疑。

    紫电貂“蹭”的一下窜出,却是落在了两人身前,而后是一阵“叽叽”的叫,并且摇头晃脑的,那样子···是邀请两人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