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见大地之乳石化,这样下去灌了这么多也都浪费了,她毫不客气,将石皮挑开,“咕嘟咕嘟”的喝的起来。

    “那个,小依姐,你不是说不喝这个,要服用明极?”

    “笨啊,明极的药性要比这大地之乳强多了,现在先喝着,等有了明极的时候在服用明极,这大地之乳的效果也就消失了。”

    萧云一想也对,当下也喝了不少的大地之乳,只是他原本就服用了冰雪火莲,服用大地之乳还有效果吗?

    效果当然是有的,只是没有想象中的效果大,圣药毕竟是圣药,不是红薯,而且属性相反的两种圣药服用的话,一定会发生中和的作用。

    萧云当下把自己的体会和丰小依一讲,顿时丰小依的脸色变了一变,最后却是眼中露出了惊奇的目光,“你服过什么圣药不成?”

    萧云握了握拳,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是,我三位师傅临死前留给我的,正是因为这个,我的三位师傅才会重伤,而后被仇人杀死。”

    丰小依长叹一声,脸上也是哀伤不已,转言道:“无所谓了,这大地之乳是中性属性,土系的,想来也不会影响明极的效果。”

    既然这大地之乳无法收集,也只能望宝兴叹了,当下萧云又再次按动那个按钮,缓缓的在一阵的“嘎吱嘎吱”声中,地板合拢,清新的香气再次被隔绝在石板之下。

    紫电貂此时正抱着一个酒瓶,咕嘟嘟的喝着,见石板又合拢,仅仅是跳了几跳,复又抱着酒瓶咕嘟咕嘟,很快一个巴掌大小的小兽就喝了一个肚子鼓溜溜,翻着背四脚朝天一动也不动了。

    萧云看着那小兽,瞪着大眼睛萌萌的,当下心思一动,内劲一吐一收,将小兽抓在手中。

    紫电貂丝毫不觉得这是个危险,反而挺享受的挪了挪身子,继续翻着肚皮。

    萧云用手按了按他鼓起的小肚子,当下紫电貂还打了一个嗝,顿时一股香气溢出,竟然是大地之乳的香气,这家伙喝了多少的大地之乳啊。

    萧云笑了笑,将它递给了丰小依,只是丰小依伸手刚要接,紫电貂“叽叽”叫了几声,露出了狰狞的面容,呲牙咧嘴并带着挥舞着小爪,那样子不言而喻···

    “我还不愿意碰你呢,浑身脏兮兮臭烘烘的。”丰小依嘟囔着了一声。

    其实紫电貂一点也不脏,更是不会臭,只不过那只是一直小兽,是兽都会又脏又臭,这是丰小依的第一印象。

    紫电貂翻着圆鼓鼓的小肚子,眼睛都要凸了出来,那是被气得,原来它也会生气,若不是喝的太饱,它早就蹦起来挠向丰小依了。

    萧云无奈之下,只得一手抱着紫电貂,一手去按另一个突起。

    “嘎吱、嘎吱”的声音响起,是墙壁上发出的声音,先前萧云和丰小依发现的那扇石门正在缓缓的打开。

    石门之内空间不大,一个四四方方的石盒,同时还有两本书。“不要碰石盒,小心有诈!”丰小依提醒道。

    萧云也是一愣,随后缓缓的用剑探向那两本书。

    丰小依的提醒并不是没有道理,百花道什么最强?武功、毒药和机关。

    云梦柳缓缓的挑动那两本书,没有发现异常之处,毒的话,萧云并不怕,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百毒不侵。

    两本书拿着手中一看封面,却是标识的清楚:《南宫札记》、《百花秘笈》。

    翻开上面一本的《南宫札记》看了两眼就已经清楚,原来这是一个叫做南宫倩的女子写下的日记。

    而另一本《百花秘笈》就不言而喻了,正是百花道的所有的武功、毒药、机关秘笈、

    当然百花宫也有一本秘笈叫做《百花心经》是百花圣女的专属秘笈,也不知道这《百花宝典》和《百花心经》有着什么关系、

    先收起来再说,萧云把《百花秘笈》在丰小依面前晃了晃,“小依姐先拿着。”

    丰小依微微一笑,伸手接过,翻了几页,而后又递给萧云,“你收着吧,《百花宝典》不是我能染指的,除了百花圣女之外,外人不能修炼,否则就会成为百花道的公敌。”

    “那小依姐的意思,是让我成为百花道的公敌?”萧云也知道百花道的这个规矩,因为花清影讲过。

    “一个男人修习百花武功据说会爆体而死,你怎么会没事呢?难道你不是男人?”丰小依嘀咕着。

    萧云很想挠墙,男人最讨厌的就是说不是男人,不行之类的,而偏偏丰小依就说了。

    其实萧云真想说一句,“要不试试”,但是不能啊,他真怕丰小依借坡下驴,“试试就试试”,这看似冰冷的姑娘,其实火辣的很,而且还有现成的洞房,萧云不敢向下想。

    就剩下一个石盒,萧云示意丰小依远离,而后拿着这石盒向外走了一段,走到了这石屋的入口处。

    剑挑向石盒,顿时“咔嚓”一声,向,石盒的盖子被挑开,顿时数不清的细如牛毛的细针飞了出来,并且伴随着一溜的紫烟。

    果然有机关,萧云早有准备,在挑开盒子之前就已经进入到了意境之中,盒盖一飞起,盒中轻微的机关一响,萧云就已经抽身飞退,同时手中云梦柳犹如泼水一样的挥出,在身前形成了一片的剑网。

    飞针细如牛毛,多如飞雨,尽管萧云提前躲避,又有意境力量的加持,奈何飞针的速度快,数量又是密集,几乎罩住了所有的方位,萧云的剑挥动间“叮叮当当”的一阵声响过后,仍有数枚钢针打到了他的身上。

    萧云身上的护身罡气就像是纸糊的一般,原来这针竟是螺旋飞出,转破罡气,任何的罡气在这钢针的面前都是无用的摆设。

    针毕竟是针,虽然射中萧云,但是并未射中要害,直接的伤害并不大。

    针上有毒,而且是剧毒,但是毒对萧云没有作用,这针对他的伤害也就有限了。

    同时飘出来的那道紫烟顿时扩散出来,很快就弥漫了一大片,紫茫茫什么也看不到。

    紫烟之中有剧毒,这点萧云清楚,他身后的丰小依更清楚,但是这里已经无处可躲,因为萧云把这石盒放在了石室的入口处。

    “轰开石壁。”萧云急急的喊了一声。

    无处可走,只能另辟蹊径,方才那七星位置上的孔洞,萧云看得清楚,那里的紫水晶壁并不是很厚,依照丰小依的霸剑一剑就能轰碎。

    只是丰小依真的能够逢凶化吉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