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也是一见紫色烟气扩散开来,大吃一惊,她可不是百毒不侵,这若是被这毒雾沾身,怕也是凶多吉少了,当下听到萧云喊声,心有灵犀,霸剑出鞘,正轰在了带有七星洞的紫水晶壁上。

    “轰”的一声,紫水晶壁被轰开,顿时人也从那空洞之中窜出,紧接着石洞之中空气流动,紫色烟气“呼”的一下子扩散的速度更快了。

    紫色烟气迅速的将萧云遮掩住,与此同时紫气变淡,萧云已经可以看到那紫气之中的那个石盒了。

    萧云下意识的遮住口鼻、屏住呼吸,纵身向着石盒抓去,正在此时一道五彩匹练卷来,却是先一步的裹住了石盒。

    石盒的盖子已经打开,盒中并列两个剑槽,其中一个是空的,另一个剑槽之中却是静静的躺着一把闪烁的寒光的利刃。

    利刃微微弯曲,并不成“S”型,但是弯曲弧度却是“S”向弯曲,似刀非刀、似剑非剑,刃身更是倾斜,而剑的握手却在中间,这是一把造型奇特的剑,这把短刃···萧云看着眼熟。

    五彩光华向着萧云的面门罩来,同时“咯咯”一声娇笑传来,柔姑娘已经栖身近前,伸手来抓这短刃。

    “看起来好锋利的一把剑呢,谢谢你喽。”

    “为时尚早。”萧云话落人到,那五彩的光彩制造的视觉障碍丝毫没有阻挡住他,云梦柳一弹,发出“铮铮”之声,向着短刃点去。

    这一招算是阴毒,也无怪乎萧云的剑被丰小依叫做毒剑,不是剑上有毒,而是他的剑特别的阴毒。

    无论是谁先拿到短刃萧云的剑都会建功,若是这剑被柔姑娘率先拿了,这一剑下去就会削掉她的手腕,若是他的剑快,无疑,那短刃就会被他挑走。

    柔姑娘一见萧云一剑点来,顿时大吃一惊,这人的剑怎么这么让人难受,当下手中五彩彩带向着萧云的手腕缠绕而来,同时环刀出手。

    萧云一下子将那短刃挑起,伸手来接,不料手腕之上一紧,已经被五彩丝带缚住,同时柔姑娘的环刀一旋,向着他的手削去。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即使是姑苏慕容家的人见了也会羞愧的五体投地,这一刀就像是萧云的剑一样的毒,接短刃手就被削掉,不接的话,短刃可就被柔姑娘拿走了。

    云梦柳一颤,剑身一转已经转向环刀,这是要将环刀挑开。

    环刀有两把,挑开一把,第二把随后而至,而且萧云的左手被五彩丝带缚着等于是一只手被限制住了,这一下就失去先机。

    短刃被环刀挂住,随后被柔姑娘抓在手中,随后她的身形一闪已经躲了开去。

    “得手喽。”柔姑娘却是没有看清这把短刃,身上来抓,不料却是不知这短刃的握手所在,她只见一端是刃,很自然的以为另一端就是握手。

    “哎呀!”柔姑娘叫了一声,原来另一端也是刃身,这一下子倒是把她的手割破,若不是她的反应机敏,这吹毛断发的短刃就把她的手给切断了。

    萧云的剑一挥之间,那五彩的丝带已经被割断,同时剑身一颤点向柔姑娘的咽喉。

    萧云的剑快,而且正是柔姑娘伸手抓那短刃的同时剑已刺到,柔姑娘再想躲闪已经来之不及。

    寒光一闪,剑身一折,剑紧贴着她的脖颈滑过,以此同时,萧云的剑身一翻,剑刃紧抵在了柔姑娘的咽喉处。

    剑上的寒气让柔姑娘如入冰窖,但是片刻之后却是嫣然一笑,笑颜如花,“怎么不杀了我啊,你不杀我,打算怎么对待我啊?”

    “把幻刃给我,你走。”

    萧云已经想起来了,这把短刃叫做百花幻刃,是花清影手中的武器,当初在天道山上,年仅十岁的花清影就是凭借着这把幻刃大杀四方,把那群追杀他的黑衣人杀得尸横树林。

    现在幻刃已经落地,就落在了柔姑娘的脚下,此时她才看清楚,原来这短刃居然是这样的造型。

    柔姑娘抬脚,将幻刃踩到脚下,伸长了脖子,“杀了我,幻刃就是你的了,来啊,杀啊。”

    萧云竟然是一时间手足无措。

    “你是不是爱上我了?不肯对我下手?”柔姑娘面上飞红霞,同时身子贴近萧云弱弱的道。

    一个向前贴近,另一个向后闪,反倒是被剑架在脖子上的柔姑娘占据了上风。

    “我和你不熟,何来说是爱上你?只不过···我一见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很熟悉、很亲切,感觉心里热乎乎的,此外别无他念。”

    柔姑娘长大了嘴巴,半晌才道:“我也是一样呢···这是不是说···我们有缘啊,这叫做千里有缘来相会。”

    “云···”是丰小依的声音再叫。

    萧云下意识的一分神,就在此时手臂上一痛,原来一条血红色的小蛇不知何时缠绕在了萧云的剑上,这一口就咬在了他的手上。

    那蛇一口咬中萧云,随后“嗖”的一下缩回,缠在了柔姑娘的手腕之上,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血红色的手镯。

    “你中毒了,要不要紧···”柔姑娘笑着,伸手就要拨开压在脖颈上的云梦柳宝剑。

    萧云的手腕稍一用力,顿时一滴血珠顺着剑身落下,原来剑已经割破了柔姑娘的皮肤。

    “叽叽”是紫电貂的叫声,紫电貂已经窜上了萧云的肩头,乱叫着,与此同时那小蛇也探出头来,吐着长长的分叉的蛇信。

    “是谁在里面?”丰小依已经听到了柔姑娘说话的声音。

    里面发生了变故,她自然不能置之不理,当下屏住了呼吸,身上从怀中掏出了些解毒药,胡乱的赛在口中,人已经从那破裂处钻入。

    此时紫色的毒雾还没有消散,萧云和柔姑娘交手也仅仅就是几个呼吸之间,与此同时,两人的打斗以及石洞内通风,使得这烟雾加速的向着丰小依轰开的缺口从涌去。

    丰小依这一下子跳了上来,正好迎面吹来一大股的紫色毒雾,她虽然屏住了呼吸,服用了解毒药,但是那根本就不管用。

    这毒药极其的霸道,沾身即中毒,当下丰小依就感觉到了恶心头昏,整个人身子一晃,就以昏迷不醒,同时剑依旧紧紧的握在手上未撒手,剑随人落地,发出了“镗”的一声响。

    关心则切,丰小依不顾安危上前,却是自身陷入到了险境,不知后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