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关心萧云安危,又从外闯入紫水晶屋中,正遇到毒雾吹来,一时间中毒昏迷。

    “这毒很厉害,沾到皮肤也会浸入肺腑,不快点的话,她就没救了,不过我能救···”

    “条件。”萧云知道柔姑娘不会这么好心的救丰小依。

    “第一,你答应我做我的男人,第二我要这把幻刃。”

    “第一条做不到,我有女人了,第二条可以答应你。”萧云的剑已经收回,而柔姑娘却是不弯腰玉手一招幻刃飞到手中,左看右看的看了好半晌。

    “第一条你可以不答应,但是却要答应我另一个条件。”

    “说。”萧云有些不耐烦了。

    “让我一直的跟着你吧,只要我愿意,你就不能赶我走。”柔姑娘笑着。

    “可以。”萧云毫不迟疑的答应。

    “一言为定!”柔姑娘说着抬起右手,平举,这是要击掌为誓。

    “啪”两人的手掌击在了一处。

    萧云也是心中不愿,毕竟这柔姑娘的来历、底细都是不清楚,而且这个人很聪明、很阴险武功又很高,留这样的一个人在身边那无疑是留一个定时炸弹,而且是随时都可以爆炸的定时炸弹。

    萧云长叹了一声,眼下也没有办法,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手中的幽碧赭兰花蜜能不能解了她的毒,毕竟这种毒很厉害,若不是对症下药的话,很容易出问题。

    萧云不能赌,他不能拿丰小依的性命来赌。

    柔姑娘环刀挂在了腰带之上,而后一手按着伤口,缓缓的来到丰小依的面前,“扶她起来。”

    丰小依的身上都变成了紫色,整个人都已经成了一个黑紫人。

    “撬开她的嘴。”

    萧云言听计从的,捏开了丰小依的嘴,然后···

    柔姑娘把她流着血的手覆在了丰小依的嘴上。

    “本姑娘百毒不侵,我的血就是最好的解毒药,怎么样?没想到吧。”柔姑娘很得意的笑道。

    “你为什么会百毒不侵?”萧云疑惑不解,这个问题他一直想知道,因为他也是百毒不侵。

    “小时候服用过什么东西,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或许就像是天山雪莲之类的吧,呃···你好像也是百毒不侵?”柔姑娘这才注意到。

    “好像是,不知道怎么来的,或许和你一样。”萧云皱眉。

    “或许不一样呢?比如你身中剧毒,你的血中就含有剧毒,所有的毒的毒性都没有你身上的毒性强,这样的话,你也是百毒不侵,你是哪种?”柔姑娘依旧很得意的笑着道。

    片刻之后,很明显,丰小依的脸上的紫气渐渐的淡去,继而出现了血色,不仅是脸上,就是手上的紫气也渐渐的褪去。

    柔姑娘的手已经撤回,原来血已经止住。

    “不如再放点血,她身上的毒还没有解掉,她还没有醒。”萧云不好意思的道。

    “够了,等会她就会醒来,不过···里面你们就不要去了,因为去也没用,还很可能再次中招,我可不会在救她了,呵呵呵····”

    随着笑声的远去,柔姑娘那一身五彩的身影也消失在石洞之中。

    萧云点了点头,她虽然很想在百花道找到关于自己身份来历的消息,但是见丰小依身处险境,不能把她拖下水,所以他不打算在探查下去了。

    逝去的已经逝去,眼前的才最珍惜,萧云很注重珍惜眼前人。

    “嗯”的一声嘤咛,丰小依睁开了眼睛,视线模糊,只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

    她晃了晃头,才发现原来她躺在石床上,而且这是···洞房的石床,在石床边上就是一个花菱镜和梳妆台。

    “你又救了我一次,小女子无以为报···”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萧云连忙打断,很怕她把后半句说出了,“只能以身相许”什么的。

    丰小依笑了笑,感觉不对劲,除了仍旧是浑身无力之外,怎么感觉这口中腥腥的、咸咸的。

    她伸手一摸,倒也没有什么,因为萧云早已经替他擦去了嘴角的血,但是她口中的血却是没有被擦去。

    丰小依挣扎的想要坐起来,但是身中确实很软,刚一坐起来险些栽倒,萧云连忙上前来扶,结果丰小依趁势就躺在了萧云的怀中。

    “是血,听说百毒不侵的人血都很能解毒。”萧云淡淡的道。

    “我喝了你的血啊?那我们···算不算血肉相连?”丰小依的脸红了,同时头也低下。

    “不是,是···柔姑娘的血。”萧云一下子将丰小依从幻想中拉回现实。

    “怎么回事?”丰小依抬起头来。

    萧云就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遭,丰小依的脸上也露出了担忧之色。

    “你说过,当你遇到柔姑娘和血仙蝶的时候都有一种很熟悉、很亲切的感觉,是不是当你遇到两人的时候感觉相似或者说是···完全相同?”

    萧云点了点头,“的确如此!”

    丰小依歪了歪头,扭了扭身上,换了一个很舒服的姿势,继续躺在萧云的怀中,“那是因为柔姑娘和血仙蝶都会使用幽冥魅力,或许就是幽冥魅力对你的影响,还有···摄魂术。”

    “嗯,我会小心她的,那个···小依姐,你是不是可以···”

    “我的头好晕····”丰小依打断了萧云的话,又侧了一下身子,只是萧云没有见到,丰小依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是奸笑,而且还吐了吐粉红的小香舌!

    “或许就是幽冥魅力的影响,但是何尝不知,这也是我锻炼自己意志的大好机会?”

    “哦,你是要借着柔姑娘的幽冥魅力锤炼你的意志,原来如此···我懂了。”丰小依又是吐了吐舌头。

    “我的头好晕,好痛,身上也很酸疼,云,你能不能···给我按按···”

    “我已经给你按了好半天了,我都要累死了,而且你的纯阳内力与我的内力不想合,若不是我会使用逍遥决内功的话,对你半点用处都没有。”

    萧云说着手按在了丰小依的身上,淡蓝色的光芒亮起,渗入到她的体内。

    “要是这是永恒的该多好?”丰小依的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她确实体力太弱了,在萧云的揉按之下,她感觉舒服极了,就像是在云端飞行,渐渐的···她的眼皮越来越重,直到···轻微的鼾声响起。

    “美女睡觉也打鼾?”萧云心中也在暗笑。

    看丰小依睡熟,他缓缓的动了动,想要把她放到床上,只是他刚一动,丰小依的手就下意识的抓住萧云,让他不知道这位姐姐是真睡还是装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