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真睡、假睡的就躺在了萧云的怀中,微微的打着鼾就是不醒。

    无奈之下,任由着丰小依躺在怀中,当下取过了《南宫札记》和《百花宝典》。

    《百花宝典》是百花道的秘籍,里面记载着的都是百花道的不传之秘,萧云对此也没太大的兴趣,因为其中的很多内容他都见过,不仅仅是花清影的《百花心经》上有,就是那神秘的世界中也有。

    当下萧云拿过《南宫札记》翻开,第一页就是“南宫倩手写札记”这几个大字。

    《南宫札记》内容不多,但也是不少,都是那个叫做南宫倩的人所记载的自认为很重要的事情,这《南宫札记》记载的几乎都是这南宫倩生平的经历,当然她的第一篇内容记录的就是她十六岁的时候。

    本来萧云也不怎么关心这《南宫札记》的内容,只是无聊之下随便翻一下而已,没想到一翻之下却是被其中的内容所吸引。

    《南宫札记》中记载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时间显示是三十五年前。

    三十五年前的那年她十六岁,现在的话,她的年龄应该是半百出头,也不知道这南宫倩是否还活着。

    南宫倩这个名字仅仅是在第一页的时候有记录,而后却是多次出现一个名字:花怜倩。

    “怜?”萧云低吟了一声。

    随后又出现了一个名字,“花怜玉”。

    萧云翻了翻发现又出现了一个多次出现的名字:花弄玉。但是这之后花怜玉的名字就没有了,在仔细的翻了翻却是发现这花怜玉就是后来的花弄玉。

    “弄、怜、幽、灵、艳、画、清”萧云想起了这几个字,这是百花宫的身份名字排行,“弄”字代表的意义非同凡响,乃是百花圣女专用的名字。

    花怜玉也就是花弄玉,也就是百花道的道主,或者说是百花圣女,那个被丰小依说成是萧百荣最挚爱的女人,按照丰小依的话来讲这百花圣女是最有可能成为她母亲的人,自己真的是她的儿子吗?

    萧云的心神就是一颤,直觉告诉他,这里面有着关于自己身世的大秘密,所以他开始翻回首页,仔细的起来,

    内容大概就是一个人的日记,平时间自己认为的“最重要”的事。

    《南宫札记》的第一篇就是说了两姐妹遭遇到了灭顶之灾,然后被人所救来到了一个被雾气笼罩的山谷,这山谷就是百花道的总坛所在,而后“南宫”的姓氏就被“花”姓所取代。

    后来的事情就是两姐妹在百花道的事情,大多是被人收为弟子,在百花道艰苦磨炼什么,当翻到第十篇的时候终于说到她们姐妹的名字改成了花怜倩和花怜玉。

    萧云本想翻下去看,不料丰小依一身嘤咛,竟是醒了,原来竟是过了两个时辰。

    丰小依仍旧是感觉浑身的无力,虽然毒已经解了,但是她中毒已深,柔姑娘的血有限,并没有一下子将她体内的毒素排出,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排毒。

    “醒了?”

    “嗯,你···一直的这样抱着我?”丰小依的那只大眼水灵灵的望着他。

    “只是看你睡着了,不忍心打扰你罢了,我在看这本《南宫札记》,这里面记载的原来是上代圣女姐妹的事情,或许···里面有我想知道的东西。”

    “呵呵···”丰小依又是笑了笑,因为萧云开始考虑百花圣女是她母亲的事情了,但是这可是自己胡说八道的,连她自己都不信,她坚信萧云就是萧百荣和白小蝶生的。

    “我浑身无力,全身疼痛,这百花道的毒果然是厉害,尽管我服用了各种解毒丹,都是无效。”

    “嗯,还需要些时间,正好这段时间我们研究一下这些日子的所得。”萧云道。

    “那《南宫札记》···”

    “有的是时间,眼下参悟下这些武功要紧,否则即使走出这里,我们也没有机会报仇,因为我发现相比起三十年前的前辈来,我们的武功太弱了。”

    “三十年前的前辈?现在已经死的差不多了吧,再高深的武功现在也施展不出来了,你怕什么?”丰小依眨着大眼,充满了好奇。

    “恐怕我们都想错了,他们没死···”萧云笃定的道。

    “什么?你是说···他们还活着?这···怎么可能?”丰小依充满了惊讶。

    “寒灵真人还活着不是么?而且我还怀疑其他的人也还活着,他们是怎么变成血人了呢?”

    “你的怀疑很对,我也猜想到了,而且我刚进阴风谷的时候也发现了血人,而且不止一个?”

    萧云点了点头,若有所思,不止一个?那是几个?

    “他们变成了血人只是看起来像,但是却不是真的血人,那只是他们身上覆盖着一层血色的气劲而已,这血色的气劲····”丰小依说着看向萧云。

    萧云也是心有所动,因为他也发现了这一点,这些血人身上覆盖着的血色气劲和自己身上的几乎相同,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血仙蝶。

    丰小依很想问“这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但是她没有问,她只是看着萧云。

    萧云想了半晌,才道:“他们和我的功法似乎相同。”

    “废话啊,废话,谁不知道?我早看出来。”丰小依心中腹诽着,脸上依旧是挂着淡淡的笑容,这个只有在这个男人面前才会出现的笑容。

    看着丰小依的眼神,萧云感到了尴尬,干笑了两声,“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功法,似乎就是那么凭空的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之中的,很奇怪。”

    丰小依叹了口气,低下头来若有所思。

    半晌,她抬起头来道:“云,我饿了。”

    萧云点了点头,运转内力,意念所至,顿时眼前出现了一道涟漪,一山大门轰然打开。

    丰小依浑身无力,但却也不是无法行动,当下迈步提剑步入其中,而在此时一道紫影一闪,紫电貂也窜入其中。

    丰小依从中挑选出了两包牛肉,牛肉还是新鲜的,虽然这么多的时日了,居然和刚放起来的一样,一点也没有变。

    随后,她又选了几样小吃,还有几枚青梅,一壶酒两个酒杯。

    而紫电貂却是痛快的在其中畅游,很快它就发现了一件美食,当下叼了出来。

    那紫电貂飞快的到了萧云的眼前,将那美食放下,两只小瓜不停的捣拨着,很快就把包装撕破,顿时一股奇怪的味道扑面而来。

    丰小依想吐,若不是以前她闻过这味道,现在已经是吐得一塌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