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也终于知道为什么丰小依的剑与梦琉璃的剑撞击的时候会处于下风,因为她要分出很大的一部分内力压制着体内的毒。

    “小依姐···”萧云的声音只能放在喉咙里,这个时候她不能让梦琉璃看出什么,因为他不能让她怀疑他对她的妹妹不衷,当然萧云也不允许自己对梦倪裳不衷。

    萧云没有问丰小依下一步该怎么办,因为她记着丰小依说过的话,他是一个男人,有男人的自尊和判断做出决断,而不能事事依赖别人。

    “杀!”萧云当机立断。

    又有无数的人围了过来,刀光剑影,以及各色气劲向着三人轰来。

    “不要恋战,冲出去!”丰小依依旧是给了萧云提示。

    萧云的眼睛之中也现出了疯狂之色,但是他不是中毒,而是···煞气冲击!

    萧云体内的煞气可没有消除,平时的时候倒也是蛰伏不显,但是一旦情绪激动,煞气的影响就会很明显的显现出来。

    丰小依纯阳气劲注入萧云的体内,顿时他体内的煞气就被压制下来,“清醒过来!”

    萧云顿时脑中一阵的轰鸣,煞气的影响也被冲淡,同时他的剑光如水一般的划出,形成了一个淡蓝色的气劲光罩,将三人罩住。

    硬抗绝对不是正确的应敌之策,如此被人集火之下即使你是一块钢板也会被打穿。

    “装死!”丰小依的提示又到。

    “啊?什么?”萧云还没明白丰小依的意思。

    但是梦琉璃懂了,她本来就已经浑身浴血,伪装死亡是最好不过的办法,当下身上气劲一亮,亮白色的气劲就像是一只冉冉升起的太阳。

    随后丰小依的身上也亮起了亮白色的气劲,与此同时两道气劲一撞,“轰”的一声爆炸开来,把周围的人悉数弹开。

    丰小依的剑在手上一抹,顿时鲜血直流,当下往身上抹了抹,那样子就像是一个浑身是伤的人。

    而后···梦琉璃和丰小依已经倒地,真的就像是死了一般。

    “躺下,装死。”丰小依传音入密道。

    当下萧云明白了,装死,这是···摆脱被人追杀的办法?

    的确是。

    所以萧云也倒了。

    在两股亮白色气劲的碰撞爆炸的余波消散之后,所有的人都被弹开,而爆炸当中的三人已经悉数的倒了。

    顿时所有的人看到没有看躺着的三人,而是眼中泛着血光的把目标放在了身边最近的人身上,战斗再次打响,很快就又是一场大乱。

    萧云刚想起来,此时三人没有被人“照顾”岂不是最好的逃跑机会?

    “不要动,目标过来了。”又是丰小依的穿音入密。

    萧云这时候觉得自己真是新嫩啊,而且嫩的还不是一点半点,若不是丰小依的屡次提示恐怕他早就死了八回了,还得学啊。

    果然一道人影闪到了三人的面前,这人就像是一个幽灵一般,动作轻盈,轻功极佳,他手中擎着一把短刃,看了看躺着的三人。

    那人踢了一脚萧云,把他踢开,而后伸手扳过梦琉璃的头,看了看她冒着血的伤口,不由得摇了摇头,“可惜了,这个美人。”

    随后,那人又伸手向丰小依伸去,只是他的手还没有碰到丰小依,就看见丰小依的眼睛眨了一下,同时他也看到了丰小依嘴角之上带着的冷笑。

    “吓!”那人大吃一惊,向后就是一飘,但是随后冰冷的气息已经从后腰传来,刺穿了他的身体。

    那人临死之前勉强的扭过头来,看了看原来是那个被自己一脚踢开的家伙。

    随后那人勉强的挤出一丝苦笑,看了看胸口冒出来的剑刃,脑袋一歪,人就死了。

    丰小依和梦琉璃也站了起来。

    “搜一下。”

    搜身这种任务当然是萧云来做,看着周围不算厮杀的人,两个美女戒备着,萧云开始了搜身。

    身上依旧不少的是阴着聚宝庄的银票,搜来搜去,并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东西。

    “就是些银票。”萧云说着扬了扬手。

    “不对,再搜。”丰小依郑重的道。

    萧云又是仔仔细细的搜了一遍,真的是什么也没有。

    “没吃的,没喝的倒也不奇怪,但是连解毒丹都没有,这太奇怪了?”梦琉璃此时插言道。

    “这···真的什么也没有。”萧云也是无奈。

    丰小依皱了皱眉,眼见这人都快被扒光了,就是身上的一根线头都被搜出来了,就是没有解药。

    “什么都不带,带些银票做什么,在这里能买什么,这个····”

    很奇怪,真的很奇怪,三个人都很奇怪。

    攻击又到,三人胡乱的打发了,现在三人都没有太敢施展厉害的武功,也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三人都已经注意到了,这些人虽然疯狂但是也不是漫无目的,谁身上的力量越强受到的攻击就越多。

    三人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上的力量,不显山不露水的,自然引起的攻击就少。

    这也让三人得到了喘息,但是三人丝毫不敢松懈,因为很快丰小依和梦琉璃就有一些支持不住的趋势。

    “银票拿来我看看。”丰小依觉得这里面有古怪。

    银票交到了丰小依的手中,同时萧云以前获得的银票也大把大把的掏出,送到丰小依的手上。

    丰小依翻了翻没有发现什么,不由得奇怪,当下又扫了一眼那人的尸体,顿时眼睛一亮。

    丰小依看到了掉落在地上的那把短刃,顿时眼光被吸引。

    这把短刃有点特别,刃身不长,但是刃柄却是不短,当然这个不短只是相对于正常的短刃相比。

    “那把匕首!”丰小依向萧云使着眼色。

    萧云拾起匕首,看了看也发现了不同,随后敲了敲刃柄,“是空的。”

    萧云一拧,“咔嚓”一声,匕首的尾端炸裂,从中飘出白色的粉沫来。

    萧云将短刃递给丰小依,丰小依挑起一点点的白色粉末放在鼻尖闻了闻,随后打了一个喷嚏。

    “这就是解药。”

    随后解药又递到了梦琉璃的手中。

    “把这解药散出去。”刚刚闻了解药的丰小依和梦琉璃显然还没有恢复元气,不过萧云也被梦琉璃击伤元气大损,但是这散解药的事情还事不难做到的。

    萧云取出一把解药,在内里的包裹下,将这解药打散飘散在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