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丰小依和梦琉璃三人一路上将十个人全遇到了。

    这十个人所选的位置绝对不是胡乱的选的,共选了五组位置,每个位置几乎都是上山的必经之地。

    当然这里面的“必经”也是有水分的,只是上山的时候很大几率走的路线而已,必经这么大的一座山峰,靠十个人的防守实在是有点····

    四个人居然没有一个回头,仍旧是紧紧的盯着那滴着油的烤野兔肉,这让萧云三人松了口气,同时萧云也猜到了原因。

    是的,这四个人根本就没有想到有人能杀上山来,还当是他们的同伴,而眼下就只有一只野兔,而人却是有四个。

    四个人分食一只野兔,这也是需要竞争的,所有四个人都是紧紧的盯着野兔肉,希望在烤熟的时候多抢一块,

    四个人分食已经够紧张的了,更何况又来了三个,这让这四兄弟都很紧张,毕竟兔子就这么一个,而且很长时间都没有吃东西了。

    四人当下心领神会,也不管是不是兔子肉已经熟了,当下四只手抓向野兔肉,而此时剑光卷来,萧云和丰小依出手,而后梦琉璃的神女灭魔剑气也飞了过来。

    四个人还没有明白过来呢,还以为是同伴抢食,这可是不允许的,谁也没有在意,当在意的时候其中一个已经被萧云刺死。

    毕竟这四人都没有动用意境之力,抢食而已嘛,而面对着怀着必杀之心的三人,其结果可想而知。

    一个人死了,一个人受伤,这才看清楚来的三人,居然不是同伴。

    不是同伴却到了这里,这些人怎么到了这里,那么同伴呢?死了吗?

    很快就证实了他们的猜想,这些人的武功很高,高的离谱,即使是那个没有进入意境之内的人的武功也是极高,尤其是她的剑势足以完爆他们四人,更何况已经不是四人了,其中一个已经是一个死人。

    萧云的剑毒,萧云的手段也很毒,数只小鸟一般的大黄蜂“嗡嗡嗡”的飞出,黄蜂屁股上的尾针闪烁着寒光,“噗噗噗”的来了几个连击,顿时护身罡气被击破,随后一针紧挨着一阵的落下,瞬间那人就变成了臃肿紫黑之色。

    中了剧毒之后,那人还没有死,在地上直打滚,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声,岂是一个凄惨了得?

    那人的惨叫顿时影响了其余两人,这两人之中还有一个是刚一开始的时候受伤的。

    又是三对二,这样的阵势萧云、丰小依和梦琉璃对付起来很熟悉了,毕竟已经经过了三场。

    很快对手就被拿下,而此时萧云三人虽然没有受伤,但是内力、体力消耗却是很严重的,毕竟斩杀意境级别的高手,那可不是玩笑。

    山峰上一堆烧尽的灰烬,还带着余温,这其中居然还有一片没有烧尽的东西,居然是银票的残角。

    “我明白了,原来这银票就是毒药,燃烧银票就是放毒。”丰小依道。

    萧云也是点了点头,摸了摸怀中的银票,想要抛掉,但是又有点舍不得,要是不烧的话是不是就不是毒药了,这可是一笔大钱。

    最终萧云的手从怀中缩回,银票没有掏出依旧揣在怀中,与此同时三人彻底的占据了这座山峰。

    站在峰顶,举目一望,阴风谷虽大,但却是尽收眼底。

    站在峰顶的一刻,萧云的心就是一跳,原来这些厮杀的人几乎都集中到了一处,而不是遍布整个阴风谷,这个地点···有点怪。

    地点当然不能说怪,但是整个地势却是很怪,就如一个大锅一般,而所有的人都在锅底。

    锅底之中血气弥漫,隐隐的被一层血红色笼罩,这血气聚集的锅底之中并不散去,越聚越厚。

    “嗜血大阵?这是要···”丰小依顿时惊愕的张大了嘴巴。

    “什么嗜血大阵?”萧云和梦琉璃异口同声的问道。

    丰小依眉头紧皱,“传说六道之中的血煞魔尊的总坛藏在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而那地方要打开需要一个引导,这个引导就是嗜血大阵。”

    “你是说这些人是人为的有意引到此处的?这人就是要用这些人的血为引,引动嗜血大阵,然后打开血煞总坛?”萧云也是皱眉。

    “看来是这样了,放解药,”丰小依的语气之中有些阴冷,她似乎看到了一只巨大的黑手笼罩住了这片大地,

    药粉纷纷扬扬的飘落,随风而去,也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去了,希望杀戮就此止住,

    就在此时丰小依的眼光看向远处,那里也有一座高峰,峰顶上隐隐约约的站着两个人影,但是距离很远,只看见两个小点,但是这两个人的衣服太过显眼,远远看去一个黑点、一个红点,

    同样站在山峰对面的两个人也看到了这边的情况,那身穿血红色衣服的正是血仙蝶,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转而又看向山谷,顿时又是眉头紧锁。

    同样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上站着一个人,这人身穿着五彩衣裙,秀发在山风中飞扬,但是遮不住那顺着脸颊流下来的泪光,“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呜呜呜呜····”

    解药顺风洒了出去,不仅仅是萧云和丰小依、梦琉璃三人洒下了解药,对面山峰上的血仙蝶倒是没有动作,他身边那黑色玄衣笼罩下的人却是点燃了一堆火,在上面撒上了不知名的粉末,顿时火堆上冒起了屡屡蓝烟,随风飘散。

    这才是大面积的撒播,这人也在释放解药,但不是专门针对解疯魔毒的毒药,而是她自己配置的解药,这解药也颇具效果,而且散播的极为快捷。

    很快相互残杀似乎是止住了,但是流血依旧在发生。

    在这盆地之中杀戮依旧继续,数个血色人影在盆地之中杀戮,除此之外还有数十个黑衣人也在杀戮。

    被血色气劲罩住的人根本就不惧毒,他们本就是失去了自我意识的杀戮工具,除了杀戮就是杀戮。

    而那数十个黑衣人散布在整个盆地之中,杀戮者刚刚清醒过来的武林群侠,这才是真正的杀手,是有着自主意识的杀手。

    “下去,杀光他们。”丰小依冷冷的道。

    萧云也是身上一寒,他不是没有见过丰小依杀人,但是绝对没有真正的感受过她的愤怒,他现在感觉到丰小依的阴冷,这不仅仅是一个冰美人,而是一座冰山,似乎要将整个世界冻僵的冰山。

    赤·裸·裸的杀意毫不掩饰,笼罩着全身亮白色的气劲也像是长满了刺的刺猬、露出了獠牙的老虎。

    以此同时另一侧的山上,血仙蝶和那黑衣笼罩下的女子也打算下得山来,只是她们没能下山,在半山腰,十数个黑衣人拦住去路,为首的一个身穿蓝衣,手中持着一把闪烁着青光的宝剑,正是元浪。

    元浪出现拦住血仙碟和那神秘的女子,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