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浪拦住血仙碟和神秘的女子。

    “真是有缘啊,仙蝶姑娘,今日我们之间的约定终于可以完成了,仙蝶姑娘可还记得当初的承诺?”元浪面带微笑着看着血仙蝶。

    血仙蝶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笑得很从容,很灿烂,“哦?群殴啊,这也算?”

    “不,约定好的,单打独斗,我不会让他们插手。来吧····”元浪摆了一个剑诀,遥指血仙蝶。

    血仙蝶面带着笑容看向身旁,“妹妹,这个人狡猾啊,他是要缠住我,而后那十几个人围攻你,你觉得如何?”

    “吖?哎呀,哎呀,哎呀,好卑鄙啊,好卑鄙,好卑鄙,真的好卑鄙啊,完了,完了,完了,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怎么办啊,姐姐。哈哈,姐姐你也担心我了吧,看你那模样,哈哈,其实不过姐姐不用担心,因为···他们已经是死人了,嘻嘻···”

    这语速,这说话逻辑简直就像是机关枪,啪啪啪啪····

    “死人?你当我的属下都是死人不成?”元浪怒道。

    血仙蝶依旧是面带着微笑,缓缓的一步步的走向元浪,离她尚有十步远的时候,她的身影骤然间就化作了一道血光,率先向元浪发动了攻击。

    血仙蝶说的没错,元浪就是打算先行牵制住她,而后十数人围攻那黑衣笼罩下的女子。

    他想的很对,围而攻之而不强攻,大面积的制造外伤,让她看起来时刻处于丧命的时刻,借此来分散血仙蝶的注意力,如此一来他就有战胜血仙蝶的机会。

    但是他也错了,因为那十几个人面对着的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子。

    十数人的围攻下即使是血仙蝶会分身术,分出三个、五个的分身也抵挡不住这群人的围攻,因为这群人都是意境级别。

    但是他们选错了对象,选的是那个女人,她的武功绝对不是血仙蝶、元浪的对手,她的武功虽然比那十几个人的武功略高一层而已,但是绝对不具有压倒性的实力,一对二的话必败无疑。

    但是那女人依仗的可不是武功,而是比武功更可怕的东西。

    血仙蝶很放心,因为她领教过,在百花道的山谷之中的时候就领教过,她还记得那时候刚刚见面,两人仅仅是几句话就说出了身份,而后互相和解。

    但和解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她拿出了一个玉瓶,倒出了一粒解药,“姐姐,这是解毒丹,刚才···我给你下毒了。”

    下毒!

    没错,下毒就是这女人的最强手段,丰小依当时就被这女人下毒,无影无形的,而现在···

    没错,所有的人已经中毒了。

    血仙蝶已经动手,攻击起来就像是暴风骤雨,血红色的气劲笼罩住了全身,每一根头发上都覆盖了血色气劲。

    血红色的头发舞动,就像是索命的钢鞭,向着元浪卷来。

    血仙蝶的武功大开大合,极度的阳刚正气,又配合上极具攻击性的血红色气劲,更是显得狂霸无边。

    “怒血卷龙”血仙碟率先开启极招,一招逼退元浪。

    元浪的剑属于后发制人,专门寻找对方出手剑的破绽出手,但是血仙蝶大开大合的武功本就是破绽百出,但是慑于她的极其狂霸的攻击,即使有破绽也不是攻击机会,因为你还没有攻击到她,她的攻击就率先要了你的性命。

    元浪没有机会对血仙蝶出手,只是一味的躲闪、抵挡,这是被压制下来的节奏,按照这样的节奏下去,元浪的结果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被对方无损的打爆。

    而面对着十数人的那神秘女人似乎也并没有被对方压制,相反她只是躲在黑色的斗篷、披风之下看着这十数人。

    这十几个人“刷”的一下围了过来,就听那女子“吖吖吖”的怪叫起来。

    “吖吖吖吖吖吖吖吖吖···你们这群大男人,还想欺负我这弱女子不成,还是不是男人啊,还是不是男人,是不是,是不是,是的话就做出男人的样子来单打独斗,不是的话就赶紧去皇宫伺候皇上、皇后去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的游走,垃圾话那是大堆大堆的蹦出,同时她的身法丝毫不给这十几人围攻的机会。

    但是这女子游走也不是漫无目的的,而是走的上风头,把下风头留给了围过来的十数人。

    处在上风头无论下毒还是顺风冲散对方的围攻,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你们几个,哎哎哎啊,就说你呢,你冲那么快干啥,是不是看我是个姑娘就想对我有所企图,我告诉你···想都不要想···没门,就是···选他也不选你····”

    那女子对离他最近的一个人说着,临了还把目标放在另外一个方向冲来的人身上。

    那女子一直的游走,脚下步伐不要停,是一种极其玄妙的步伐,若是萧云和丰小依在的话一定认识这是百花迷踪步。

    同样和她的步伐一样,没有停的还有她的嘴,这张嘴唠唠叨叨嘀嘀咕咕,虽然不能杀人,却让人心烦无比,就像是一大群苍蝇在耳边嗡嗡一般,就差说出“人和妖都是妈生的,不同的是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你妈贵姓?”

    这群人烦躁无比,又加上十数人都追不上一个人,而且元浪又被血仙蝶压制的死死的,心中怎能不急?

    这一急之下,更是没有了章法、配合,而那女子更像是一只黑色的蝴蝶穿来飞去,“哈哈,怒急攻心喽,抓不到啊,抓不到,我气死你们,急死你们···”

    真的是追不上啊,这些人感觉越追越是费力,很快这些人就觉得不对劲了,不是对方的速度越来越快,而是自己这边越来越慢了。

    体力没有明显的减弱,怎么速度会越来越慢?其中一个人试着将内力在体内运转了一周,赫然发现了内力受阻,“我们中毒了!”

    顿时所有的人都是一惊。

    “呀呀呀呀呀,发现了啊,发现了啊,这就发现了啊,我还以为你们到死的时候才会发现呢,呀呀呀呀呀,太失败了啊,失败,真失败···”那女子唠叨着,语气之中似乎还有着惋惜的感觉。

    很快的这些人再也听不见唠叨声了,烦人的唠叨声再也听不到了,因为一把造型很特别的剑被那黑衣遮盖下的女人提在手中。

    千幻流刃,刃出千幻,这把造型奇特的剑叫做千幻流刃。

    千幻流刃在空中划过道道寒光,寒光过处是飞溅的血花。

    元浪的眼睛就是一缩,很明显他的注意力受到了干扰,更何况他也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自己中毒了。

    “算你狠。”元浪怒喝一声,急攻了几剑,抽身就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