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琉璃很奇怪的看了看丰小依,而后靠近萧云道:“云,这位姑娘是···”

    萧云尴尬至极不好回答,此时丰小依毫不隐瞒的说出实情,“我是他的未婚妻,是妻不是妾,双父母定下的。”丰小依还特别的把“妻”和“妾”咬的特别的重。

    “你什么意思?”梦琉璃豁然起身。

    “你问他,问我干吗?”丰小依根本就不理梦琉璃。

    “云,什么意思?”梦琉璃转身向萧云问道。

    “那个···琉璃姐,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另有隐情。”萧云更要把他和丰小依之间的事情说出来,却被丰小依打断。

    “事实就是事实,即使掺上一脚侥幸得逞,也不摆不脱作小的命运,我是妻,就是妻,即使再让人抢了先,那人也不过是妾。”

    丰小依看着梦琉璃,面上带着一贯的冰冷。

    “你···”梦琉璃的手已经握在了剑上,若不是萧云闪身挡在眼前,碎星剑已经出手。

    “小依姐,你什么意思?”萧云也是怒了,他认为一项冷静的丰小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没什么意思,若不是她我们会受伤吗,还险些丧命,她本身就是一个煞星,离我们远远的,我们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你···”

    丰小依已经起身,站在梦琉璃的对面,“看好你家那妹子,不要给我们添乱。”

    梦琉璃恨恨的看了一眼萧云和丰小依,冷哼了一声,“你很好···”,说完转身就走。

    “琉璃姐···”萧云见梦琉璃要在,就要拦住,此时丰小依却是挡在了萧云面前,“让她走。”

    萧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梦琉璃远去···

    “你什么意思?”萧云不怒是假的,但是他却是没有去追梦琉璃,因为他知道丰小依这么做一定有原因。

    “这个女人很奇怪,不是吗?她不是应该在昆仑山上吗?”

    萧云一愣,想起梦琉璃答应照顾孙焰红的事情。

    “或许那边的事情忙完了,她就赶过来了,这没什么奇怪的。”萧云的心却是开始打鼓。

    时间上不允许啊,孙焰红可是说过的,没有半年的时间是完不成任务的,而梦琉璃也说过孙焰红在昆仑山一天她就陪着一天,到底是谁说谎了?

    孙焰红完全没有说谎的必要,而且萧云是冒着生命的危险前去救她的,她还关心着夏玉琦,怎会对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说谎的是梦琉璃?琉璃姐怎么会···

    “或许琉璃姐有什么急事?”萧云的语气已经弱了。

    “进入阴风谷她是带着什么目的?是带着自由联盟的意图,还是神女剑派的意图,更或者说是带着她自己的意图?”

    “自由联盟的人、天道盟的人以及各大门派的人以及其他的势力以及散人都介入到了其中,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萧云道。

    “都是因为萧叔父的宝藏把这些人引出来的,是吗?”

    “或许是···”

    “岳蓝城的一战的起因是什么?是神女剑派一次偶然的机会得了萧叔父的宝藏从而引起了自由联盟和天道盟的一战,不是吗?”

    “云雾城的一战,起因是什么?你或许不知道,但是我清楚,因为那个时候我就在萧懿航的身边。”

    “什么起因?”萧云感觉到事情出乎了自己的意料。

    “有一个蒙面女人告诉萧懿航,萧叔父的藏宝图在云雾城,而且还告诉了萧懿航沙匪会前来交易,而那蒙面女人的声音我记得很清楚,就是梦琉璃···”

    “不可能,怎么回事琉璃姐?”萧云的头上青筋暴起,他实在是不能相信这是个事实,但是却没有反对的理由,因为这根本就没有理由。

    “可能的,怎么不可能,当时我化妆成一个···还是我把她带到萧懿航眼前的,顺便偷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是吗,小依姐也喜欢搞这套,你当时是想保护萧懿航来着吧?”萧云也是直接的点破了丰小依的心思。

    看破不点破,这是做朋友很重要的一点,萧云早已看破却是假装不知道不点破,丰小依也是如此,但是这次她却是率先点破,所以萧云也不客气的点破。

    丰小依尴尬的低下头,确是不回答了。

    “我相信这里面一定有着什么隐情,我还没有来得及向琉璃姐询问他就走了,若是听她解释一番的话,倒是清楚其中的真相!”

    “你相信她,但是我不相信她,更何况你就这么确信她说的话可信?想想吧,她为什么这么快离开?她跟本就不想和我们在一起,不是吗?”

    “····”萧云沉默了,彻底的沉默了,因为他也感觉到了,即使是梦琉璃知道丰小依与萧云的关系,梦琉璃也不会负气出走。

    按理来说,萧云做出了对不起梦倪裳的时期,梦琉璃发怒、恼火是一定的,但是绝对没有放任不理的离去,即使在生气,也要将萧云和丰小依分开才对,她这样离开岂不是给出轨的男女创造了先天条件了?

    梦琉璃一项的很镇定也很聪明,萧云和她在一起五年之久,他很了解梦琉璃,她···应该不会做出这么冒失的事情,那就是说···

    “赶快恢复伤势和体力,这里呆不久了,梦琉璃一定去回合别的人了,这里不安全了。”

    萧云摇了摇头,“我不走,我就在这里,我相信琉璃姐···”

    丰小依又将眼睛睁开,“你是还不死心吧,想要证实一下,但是这很危险,甚至···丢掉性命!”

    “我不相信琉璃姐会出卖我们?”萧云笃定道。

    “小孩子习性罢了,果然还是小啊···”丰小依嘟囔道。

    萧云感觉又被无视了,自己男人的尊严又被践踏了,丰小依虽然是嘟囔着,但是她的话萧云听得很清楚,丰小依的话很像刀子直插心脏,还不如直截了当的换一个说法“小屁孩!”

    自己是小屁孩吗?在生理上也算是成年了吧,心理上绝对是成年,甚至中年,但是在认知上···小屁孩?

    过了一天一夜,平安无事,丰小依也睁开眼,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起身向外走去。

    “去干嘛?”萧云问道。

    “要你管?别跟着我···”丰小依说完人已不见。

    丰小依当然不是出走,她才不会离开萧云,她红着脸,钻入到了草丛之中麻利的解决了一下个人的问题,然后···似乎听到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丰小依眉头一皱,将内力集中到了眼和耳朵之中,透过杂草间缝隙远远的看去,却是一无所获,倒是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而且声音嘈杂,似乎是一大群爬虫在草丛中爬行!。

    不远处的杂草晃动,丰小依集中目光看去仍不见什么,但是向草根处一看,却是头皮发麻,地面之上蜈蚣、蝎子、毒蛇爬满地,向着这边掩来。

    千万毒虫现身,围堵住了山洞中的两人,两人又将解决眼前危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