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跑出来小解,却是突遇毒虫大军。]

    丰小依都被惊呆了,这密密麻麻的毒虫如潮水一般的掩来,所过之处当是活物无存,而且目标正是两人藏身的山洞。

    丰小依起身就走,一下子差点摔倒,原来裙子都忘记提了。

    “哎呀呀丢死人了,我的淑女形象啊,不能慌,不能慌,保持淑女形象,我是淑女,是淑女、是淑女···”

    丰小依又开启了自我麻醉大法,而后整个脸上刮起了冷漠之色,同时快速的提上了裙子,只是脸上荡漾着红霞不退。

    丰小依几个起落回到山洞之中的时候,萧云正举着火把向石壁上看,原来石壁上竟是刻着字。

    “写的什么?”丰小依稳了稳心神,她不想露出失态,装淑女很累的。

    “寒灵真人留下的,算是遗言吧,写的就是他到这里来的经历,原来如此!”萧云的眉头紧皱。

    “看完了吗?”

    “嗯,小依姐,你刚干什么去了,我还以为你也负气走了呢?”萧云回头问道。

    “我是那种人吗?不过我们赶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一群毒虫向我们掩杀过来了,满地的蜈蚣、蝎子、毒蛇····”

    “毒虫?”萧云笑了笑,“没关系,我还以为满地的都是意境高手。”

    萧云的肩膀上一个毛茸茸的小家伙抬起头来,“叽叽”一声叫,一道紫影已经冲出。

    看萧云一点也没有担心的样子,丰小依也放下心来,她一着急之下却是忘记了萧云的身上也有着许多的毒虫,瓶瓶罐罐的好像也是装着不少的蜈蚣、蝎子、毒蜂什么的。

    这家伙···真的就根本不在乎这些毒虫?

    “你说这些毒物为什么向我们围过来?”萧云依旧是再看这石壁上的字,头都没有扭一下,“被人驱使赶来的?”

    “对啊,就是针对我们呢,那你说是谁做的?”丰小依眨巴着大眼睛道。

    “你很得意呢?不过我相信不是琉璃姐···”萧云笑了笑。

    “哼!”丰小依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然后看向石壁上的字。

    石壁上的字刻的不是很清晰,在这黑暗的石洞之中还真的难以发现,也不知道萧云是怎么发现的,借着萧云火把上的火光丰小依终于也清楚了事情的始末。

    “萧盟主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萧云紧紧的握了握手,眼中已经布满了血丝。

    “云,你不要这样,你刚才不是说过了吗,这里面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原来石壁上所刻的文字是寒灵真人留下来的,记录的就是三十年前的经历。

    这经历和江湖上的传说几乎相吻合,那就是正魔大战之后的十年之后,天道正教的掌教萧百荣突上昆仑山,来见昆仑掌教寒灵真人以及各大长老。

    之后寒灵真人以及昆仑山上仅存的几大意境高手突遭暗算,之后醒来的时候就到了阴风谷内。

    但是噩运随后而至,他们的体内被强行灌注了某种奇怪的功法,这种功法自信运转,而后化成了血红色的气劲,在之后就是意识不清。

    寒灵真人的意识偶尔清醒过来,之后就逃到这山洞之中,趁着清醒的时候刻录下了经历。

    同时寒灵真人还说到了,这种功法修炼之后就要不断的饮血,人血、兽血都是一样,同时战斗力大增,而且精力极度的旺盛。

    年逾九旬的寒灵真人,在修炼这这种功法之后精力极其旺盛,有一种越活越年轻的感觉。

    在之后就是真正的遗言了,作为昆仑派的掌门在没有传下掌门人大位的情况下就到了阴风谷内,昆仑一定是乱了。

    寒灵真人遗言:埋我遗骨者可得昆仑掌门,持掌门令符,可为昆仑掌门。

    “掌门令符?”萧云看着墙壁上的刻字发呆,他不知道这所谓的掌门令符到底是什么?

    “那里!”丰小依用手一指,萧云顺着他的眼光看去,就看见高高的石壁上嵌着一块青色之物。

    萧云纵身而起,施展出了壁虎游墙功,几个起落已到了那青色物前,伸手一拔····

    萧云顿时怔住了,居然没有把这青色之物拔出,这···

    “不过是寒灵真人的一个考验而已,连掌门令符都拔不出来的话,自然就没有资格继任昆仑掌门不是么?”丰小依提醒道。

    “这肯定是寒灵老头用多重劲力打进去的,若是强行拔出可就难了,你莫若施展多重劲力试试?”

    萧云果真试了,结果很快就出来了,但是没有成功,很快萧云的额头就冒出了汗来。

    “你的内力阴柔,怕是拔不出来,莫若破坏石壁!”丰小依摇了摇头,又提示道。

    萧云点了点头,当下云梦柳宝剑出鞘,轰然击向石壁。

    石块脱落,噼里啪啦的滚下,而后萧云的右手就握在了那青色之物上,用力一拉,将那青色之物取在手中,居然真的是一块令符。

    是一块青铜令符,正面是一个大大的“令”字,周围是无数的龙形花纹,在背后却是刻着四个篆字,周围也是龙形花纹。

    这四个字···萧云不认得。

    丰小依拿过青铜令牌,看了看道:“元始之章。”

    萧云极其尴尬的笑了笑,接过掌门令符。

    “有了它,我就拥有了自己的势力,如此一来,推到天道正教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东西没什么用的,云,你想想啊,现在昆仑派的代掌门是段惊羽,他会乖乖的凭借着三十年前的前掌门人的一块令符就任你摆布?”

    “而且谁可以作证你是得了寒灵老头子的遗命来当这昆仑掌门的?没有吧,若是段惊羽倒打一耙的话,说你害了他们的前掌门,你说,后果如何?”

    这事情萧云还真的没有想到,嫩啊,果真是嫩啊,但是她怎么会想到这么多,很明显她的江湖阅历也是不多,都是初出江湖的新人吗,差距怎么这么大啊?

    “叽叽、叽叽···”紫电貂一阵的嘶叫,声音之中充满了愤怒。

    随后悉悉索索的声音此起彼伏,那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挡住了,居然挡住了?一只小小的紫电貂,巴掌大小,状如小松鼠,居然挡住了无数的毒蛇、毒虫,这让人有些意外。

    “这是什么?”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但发声的人绝对不是梦琉璃。

    “紫电貂!它怎么会在这里,它不是应该守护在百花总坛之内吗,怪不得见不到它了,就连赤炼闪灵蛇也不见了,难道闪灵蛇也在这里?”另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山洞之外是谁驱动毒虫来犯?